第一百二十三章 自古孤臣不好做

更新时间:2018-12-17 09:41:34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67

李氏今天特意嘱咐周妈多买了些好菜,大鱼大肉连鱼翅燕窝都有的,准备了一大桌,还准备了几坛子好酒。

  黎老太爷特别高兴,不光默认了让黎王氏上桌,还准许了黎昊然和黎昊炙两兄弟也上了正桌,跟他们一起碰杯喝酒。

  李氏和黎露则是在旁边伺候着,不停的给他们添酒夹菜,间或也端起酒杯和黎璟桦碰上一杯。

  至于黎尘……

  她坐在黎老夫人旁边只顾着低头吃肉。

  一家子人都极为高兴,连黎王氏都没有找黎尘的麻烦,连着喝了好几杯酒,心里只想着,如今黎璟桦考了状元,她就是状元他娘,明天那王阁老家的夫人前来看她,就等于是认了她是王家人!

  那个时候……

  正这么得意的想着,黎王氏只觉眼前一黑,人便往后倒了下去。

  这一下吓得旁边的黎文景惊叫出声,一家人也顾不得再吃喝了,忙喊了人抬了黎王氏回房间,又准备让人去唤大夫。

  可那黎王氏到了房间里又醒了过来,却是打死不让黎文景去喊大夫,只说自己是高兴的,睡睡就好,明日一定能见贵客。

  黎老太爷听得她说了这话,便冷笑了一声,让下人回来不用去找大夫了,只让李氏去炖一碗燕窝粥给她醒酒。

  只不过这么一闹,那热闹的心情便也淡了一些,一家人回到饭桌也没有再喝酒,把饭菜吃完便各自回房。

  而黎璟桦想想,回到房间里洗了把脸,便又去找了黎老太爷,在黎老太爷的书房里,黎璟桦把皇帝私下召见他,还有那位余公公提点他的事细细的说了。

  黎老太爷听完之后,第一反应就是,赶紧的,让门头还是继续关大门!

  “这是为何?”黎璟桦不解的道。

  “皇帝看重你,就是因为你在京城没有任何根基,你不属于任何派别。”黎老太爷微眯着眼睛道:“还有,因为这段时间咱们一直关门,不跟任何人去搭关系,

  所以,皇上认为你可以做为孤臣,也就是,不会受任何派别引诱,而只忠心于他的臣子,因为这样,所以皇上才钦点你为状元,并且私下召见你,就是要探问你是否如他所想!

  而现在并没有放榜,知道你被当庭点为状元的,都是那些朝廷重臣,如果我们明天就开门,那么……”

  “那么皇上就会认为我是装的,其实一旦高中就会被那些人给拉拢了去。”黎璟桦接着黎老太爷的话道,说完,背后不觉冒了一层冷汗出来。

  黎老太爷点点头道:“不错,璟桦啊,皇上现在对你看重,抱以厚望,是好事,但是也是重压,自古孤臣就不好做。”

  黎璟桦轻笑了一声道:“是不好做,但是至少有皇上撑腰,总比我这寒门出身,便是中了贡士,那些高官贵族也可以随意的轻辱践踏要好。”

  那个黎文枞能那般行为,无非也是因为黎家穷,没有背景势力,所以才能那般轻辱他和他的家人,还当是对他的施舍。

  因为,在黎文枞的心里,他黎璟桦只能依靠他这个同宗,所以不管他做什么说什么他黎璟桦都不能反对。

  黎老太爷轻拍了下黎璟桦的肩头,道:“你有此觉悟就好,不过,若是要做孤臣,只怕这次,你就最好不要留京,最好是让皇上将你外放出去。”

  黎璟桦有些不解的看向了黎老太爷。

  这在庐山书院,许山长也跟他们说过一些京城官场之事,许山长说,留在京城当官,升官职是比较容易的,毕竟担的责任少,三年一考核,得优的机会多,提升的机会也多,

  如果外放,升官就不那么容易了,地方官一是不容易做,二是绩效考核都看上司怎么判定,一旦和上司的关系不好,这连着几年差等,说不定连官都丢了。

  如今皇帝看中他,留在京城不是更好?

  黎老太爷摇摇头,沉声道:“你虽然中了个状元,但就算皇帝破例提拔,最多也就是个从六品,京城这里高官这么多,你能得罪谁?少不得会有应酬来往,可这一应酬来往,皇上只怕就不喜了。”

  黎老太爷的声音顿了下,很是郁闷的道:“就比如今儿,那王阁老府里的人下帖子,说是本家,明日要来看你母亲,这种事能拒绝嘛?而一旦她来了,必然就会有其他的一些人情来往,你能拒绝得了吗?”

  说到这里,黎老太爷只觉得心口都闷了起来。

  早知道皇帝私下召见了黎璟桦,还是这般作态,那么,便是会得罪王家,会让黎王氏气个半死,他也会以黎王氏重病起不了身为借口,拒绝了王家。

  只现在都已经说了,王家那边已经得了准信,黎王氏先头又是那般做派,生怕他用了这个借口……

  可要真见面了,这事要是传到皇帝的耳朵里面去,说不定便会认为黎璟桦狡猾,故意欺骗于他。

  听皇帝问的那些话,还有那位公公提点的话,都说明皇帝是让人打探过黎家底细的,说不定这会外头还有人在监视着呢!

  (陈冬:黎老先生您多虑了,皇帝还真没那闲心派人监视您家。)

  黎璟桦听得黎老太爷这般说,又想起先头黎王氏那强撑着也不让喊大夫的模样,不觉轻叹了口气。

  他何尝不知道黎老太爷的担忧,甚至说,今天在见过皇帝之后,他更加明了什么叫天威。

  明明皇帝一直是和颜悦色,可他却是已经汗湿了内衣。

  如果真的像黎老太爷猜测的,皇帝是想将他当做孤臣来用,那么,黎家和王家沾上亲戚关系,就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他也知道,一旦黎王氏和王家人见面勾搭上,那么以黎王氏的虚荣心,肯定会要到处去宣扬,甚至要求王家出面,往她能出门走动。

  但是,作为儿子,他却无法去劝阻母亲不要见王家人,他无法去阻止自己亲生母亲这心心念念一辈子了的愿望。

  思忖半晌,黎璟桦低声道:“明日咱们家还是继续关门,只不过,这王家的媳妇要上门来看望本家,也是情理之间,只要我跟王阁老家没有关系,应该也……”

  黎老太爷长叹了一口气,头微垂的道:“哎,算了,明日王家的人来,你不要出去,她既然说是看你娘的,便让人直接引到你娘那边的屋子坐着就好。”

  哎,当初怎么就不能狠心,不让儿子娶了那个贱*妇……

  那个灾星,总有一天会害死黎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