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那贱女人又打什么鬼主意?!

更新时间:2018-12-16 11:13:54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4184

那小厮回来报信,黎家人是一片欢腾,但听那小厮说并不是正式宣告放榜,而是听那些出宫的进士和大臣们议论的。

  黎老太爷便马上阻止了下人准备开门放鞭炮的动作,遣了那小厮回去宫门前接黎璟桦,吩咐前面把门继续给关紧了,等黎璟桦回来再说。

  这一等,便等了一个时辰。

  期间黎文景跑去门口看了三次,而黎王氏居然自己起身慢慢走到前院来,坐在了书房里一起等候。

  黎老太爷虽然不悦,但是也没有赶她,一家人都坐在了书房里等着。

  呃,除了黎尘。

  黎尘在自己屋子里,捧着一本怪异志在看。

  离刹端来了一盘肉饼放在桌上,低声道:“黎王氏自己走去了前堂,说是要一起等老爷回来。”

  黎尘轻嗤了一声,道:“人逢喜事精神爽,她这是太高兴了,身体机能也被触发出来了一些,只不过,这种时候身体消耗也最是厉害,她在前头逞强的越久,身体就亏的越厉害。”

  想着先头见黎王氏走出去,穿了一身华丽正装,连那支李七送的分量很足的金钗都带在了头上。

  而前头黎老太爷和黎老太太都在,黎王氏为了脸面肯定是要支撑着坐姿。

  “那,属下去让老爷再晚点回来。”离刹轻声道。

  黎尘的眉头扬了扬,笑道:“注意点,别让人发觉了。”

  离刹嗯了一声,转身快步离开了。

  黎尘便又看向了那书上。

  离刹带回来的书都有上百本了,记载那四百年混战的倒是不少,但是关于修行者的信息,却完全没有,甚至,连对那一场天地大变动的描述都少。

  唯二的两条记载,一条是简单的说,天火于黑夜降临,大火肆掠,烧毁了整座京城,一条则是说,大地开裂,高山被切断,狂风骤雨洪水猖獗。

  如果这两条都是真的,也就是说当时那种天地巨变集合了陨石,地震,洪水几大灾难,而且受灾面积遍及了大半个汉国。

  这可真是有些诡异的灾难。

  按说,地震都把大地和高山震开了,这么强烈的震度,就应该会引起连锁反应,其受灾面积会无限扩大,可是,这些灾难却好像并没有引起连锁反应。

  而如果有连锁反应,只怕这个世界在那个时候就毁灭了。

  至少,人类文明会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而不是后面接着几百年的战乱。

  黎尘的手指在书上点了几下,将书给丢在了桌上。

  算了,这种事现在想也没有必要,倒是那些修行者,这些鬼怪志异的书是多,但多是神仙鬼怪,偶有仙人,那也是传说的多,真正能跟修行者挂上的,还真没有。

  甚至,连那圣合塔外面的男人叫的那番话,都没有正经的记载。

  也许,书还不够多?

  揉了揉额头,黎尘决定暂时不去想这个事,反正黎老太爷是要进书院的,听说应天书院是大穗国第一大书院,藏书应该比庐山书院更多,到时候到那里面去找找就是。

  想完之后,黎尘便将书都拂开,拿起了肉饼啃了起来。

  很是欢快的将那一碟肉饼都啃完后,才背着手悠悠然的往前堂走。

  黎家人都坐在了那个会客用的书厅里,男性们一人拿着一本书看着,李氏手中拿着针线正在缝制一件内衣,黎露和黎老夫人在旁边看着,黎王氏则是一人坐在了一张圈椅上,神色很是欢喜的死盯着门口。

  见进来的是黎尘,黎王氏那满脸的欢喜顿时变成了嫌弃,还轻啐了一口。

  黎尘飘了她一眼,走到了黎露的身边。

  黎老太太抬头看到了她,笑着唤了一声,将她抱进了自己怀里,问道:“可饿了?”

  黎老太太这么一问,黎老太爷便道:“不等了,去,开饭。”

  这天都黑了许久,要是往常,晚饭是早就吃过了,他们这些人因为兴奋所以不觉得饿,但是孩子们可不行,特别是黎尘。

  “吃什么饭!璟桦都没有回来!”黎王氏冲口叫道,一边叫一边恶狠狠的瞪了黎尘一眼。

  黎老太爷那脸色顿时变了,只还没有开口,黎尘却是笑嘻嘻的道:“曾祖父,本尊刚吃了几个肉饼,不饿。”

  所以你们也不用着急吃饭,最好是继续让黎王氏饿着!

  听得黎尘这么说,黎昊然便道:“曾祖父,我们不饿,还是等爹回来再一起吃吧。”

  黎老太爷瞅着黎昊炙也跟着点头,便点点头道:“那,便再等等吧。”

  要是黎璟桦真是被当庭点了状元,这就是一顿庆祝之饭了,的确是等黎璟桦回来比较好。

  众人便又安静的各自看自己的书了。

  连黎尘都乖乖的坐在了黎露的旁边。

  书厅里安静下来,不过随之便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

  不光是黎王氏,其他人也不觉都抬头往门口看去。

  看到来的人是门头,众人那心都不觉提了起来,黎王氏更是直接站了起来,冲上前道:“是不是我儿回来了!我的状元郎回来了!”

  门头被她吓了一跳,忙躬身道:“回老夫人,不是老爷回来了,是前头有人送了张帖子来,说是老夫人您的本家,说明日要上门来看您,这个……”

  门头说着,便扭头往黎老太爷看去。

  这黎老太爷是说关门不见客,但是也说过是到考完殿试,这殿试今日便考完了,再说,这送帖子的可是王家的人。

  便是他这个给人做门头的下人,都知道的京城王家。

  “我的本家?”黎王氏猛的扭头看向了黎老太爷,满脸的骄傲和得意的道:“是王家!”

  黎老太爷皱了下眉头,对那门头道:“是哪个王家?”

  这个门头这段时间看下来,是个懂事懂规矩的,应该是知道黎王氏在黎家是不受待见的,现在却将这帖子送进来给他,也就是说,这个王家,以门头来看,是不好得罪的。

  门头弓着身子道:“是内阁大学士王大人府上的帖子。”

  “阁老夫人的帖子!”黎王氏大喜,冲着黎老太爷叫道:“是阁老夫人的帖子!”

  瞅着黎老太爷的眉头一皱,黎露站了起来,走到那门头面前拿过了他手上的帖子,看了看后,对黎老太爷道:“上面的落款,是王府五夫人,应该是王府第五房的夫人。”

  并不是阁老夫人。

  黎王氏脸色微怔,随后便叫道:“那也是阁老的儿媳妇!”

  “太老爷,那王府的人还在外头等着,说一定要等到回话。”门头道。

  黎老太爷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看了看黎王氏,犹豫半晌之后道:“行。”

  如今殿试已经过了,黎璟桦又高中,这门是怎么都不好关了。

  而既然要开门迎客,阁老府的帖子,还是打着自家媳妇同宗和自家媳妇会面的名义,若是拒绝了,黎璟桦说不定就要落下个不好的名声,而且,也落了阁老府的面子,对黎璟桦会非常不利。

  门头得了黎老太爷的这个字,便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黎王氏昂着头的坐回了椅子上,这下,连椅背都不靠了,而是笔直着身体,头亦高高昂起,如同斗胜的公鸡一般。

  那般模样,别说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便是黎文景不觉都皱了下眉。

  黎尘瞅了黎王氏一眼,在心里冷笑了一声,暗道就这样,继续这样坐着,待明天那王家人来了,也这样坐着,坐上一个时辰才好。

  笑完扭头看向了黎露。

  黎露正微蹙着眉头看着那帖子上面的落款。

  黎尘探头看了一眼,便背着手踱步走出了书厅,到的外面,见着没人看她了,拔腿跑向了后院。

  跑到二进和三进之间的那道走廊处,黎尘一个翻身便上了墙,然后落在了外头的那个狭小巷子里。

  这里是黎家和旁边那家之间的一个防火用的隔墙通道,很窄,两边的防火墙又高达三米五,平素都没有人行走,最是好掩藏行踪。

  黎尘从巷子里走到了巷子口,果然看到陈冬窝在了巷口的那个石墩后面。

  轻拍了下陈冬的肩头,在陈冬倏然回头之时,黎尘退后了两步对着陈冬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陈冬那一招猴子偷桃使到一半便硬生生的收了回来,甩了下由此扭到的手,低声道:“二姑娘,你吓死我了!”

  黎尘哼了一声,懒得和他说笑,道:“你知道不知道王阁老家里的情况?”

  “王阁老家?”陈冬眨巴了下眼,道:“我还真的知道。”

  这自从皇帝派人去定西侯府看望两位皇子,定西侯就将他们这些人给了五皇子,五皇子呢,便派了他先到京城来偷偷的打探消息。

  这要打探消息,自然首先就是要知道那些朝中重臣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位王阁老,他可是费了一番功夫的,重要核心消息也许是没有打探到,但是这家里的事是清楚的。

  “他们家有个五房,那是嫡子还是庶子?”黎尘问道。

  “五房?”陈冬想了下后道:“是庶子,而且,还是一个很不得阁老夫人喜欢的庶子,王阁老一共有六个儿子,四个都是阁老夫人生的,还有一个,是王阁老娶的一个良妾所生,

  那个良妾难产死了,那个儿子是由阁老夫人视同亲子一手养大的,他也视阁老夫人为亲母,唯独这个老五,是王阁老出去参加酒宴带回来的一个歌姬所生,

  而且,那歌姬还很得阁老宠爱,活着的时候没少让阁老夫人吃瘪受苦,那庶子也不是个玩意,仗着亲娘受宠那是一个嚣张跋扈,只不过那歌姬在庶子十三岁的时候死了,

  人一死,阁老又正是想升官要靠着阁老夫人娘家的时候,便开始不管那庶子了,所以呢,那庶子是一路向坏,除了读书不会,正经事不会,吃喝嫖赌样样俱全,

  后来又娶了那歌姬早先订下的媳妇,那一对真真的是对搅屎棍,把阁老夫人给气病了好几次,还是后来,那位良妾的儿子中了进士之后娶了陈家的女儿,

  那位六夫人可是厉害的,将五夫人给连骂带罚的狠弄了几次,又搞了个什么公中用度出来,堵上了五房拿钱的门路,将五房直接给打压了下去,

  如今啊,那五房在阁老府那是最不受待见,也最抬不起头来的,这么说吧,阁老府六房,外加三个嫁出去的姑奶奶,其余五房和姑奶奶们,就没有一个把五房当自己兄弟,只要阁老一死,铁定是被扫地出门的下场。”

  说到这里,陈冬嘿嘿一笑,道:“前些时候,我听说那王阁老身子骨可很不好,从年前起便在家休养,听说,只怕活不了多久了。”

  说完,陈冬才觉得奇怪,问道:“二姑娘你问这个干嘛?”

  这王阁老家在京城虽然有名,但是跟你们黎家隔的可远了,你怎么会知道他们家?还知道他们家有个五房?

  黎尘挑了下眉道:“刚才,那位五房夫人送了个帖子进来,说是跟黎王氏是同宗,所以明天要来拜会黎王氏。”

  黎王氏?那不是黎璟桦的娘嘛?

  没有意识到黎尘居然不喊祖母,只是想到了黎王氏是黎露的祖母,陈冬那眉角顿时挑了起来,下意识的道:“那贱女人又打什么鬼主意?!”

  说完又觉得不对,忙对着黎尘尴尬的笑道:“二姑娘,这个……”

  “你回去告诉你那殿下一声,想做什么就赶紧的。”黎尘打断了陈冬的话,说完之后便转身往巷子里走去。

  那位五夫人想打的鬼主意,无非是想拉上某种关系,然后利用黎璟桦这个新进状元身份趁着阁老还没有死,替自己这五房来谋求一些利益。

  而现在的黎家,一旦黎璟桦这个状元公开,像五夫人这种人便会蜂拥而至。

  这种,以为黎家是寒门,没有根基没有钱没有背景没有靠山,便可以仗着自己那么一点子的家世,来加以利用甚至是当做踏板的烂人。

  当然,这些人黎尘是不会看在眼里的。

  所以,当时她说这句话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

  可陈冬却是一听就着急了,也顾不得再等着看黎璟桦安全回家了,呲溜一下蹿了出去,沿着街角边的暗影狂奔向皇城。

  待得陈冬跑回了清远殿,跟北冰朔将事都说了。

  被莫名其妙的冲撞了几次只能绕道走的黎璟桦总算是回到了家。

  得了黎璟桦亲口所说,他被皇帝当庭点为状元,黎家这才真正的热闹欢腾起来。

  便是黎王氏脸色都白了也非要坐在饭桌上一起吃饭,黎老太爷都没有觉得太碍眼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