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难得勤奋的皇帝

更新时间:2018-12-15 11:49:38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4492

殿试殿试,顾名思义,那便是在朝堂大殿之上,由皇帝亲自主持的考试。

  只不过大多时候,这皇帝亲自考试不过是个仪式,基本上都是由大臣们阅卷定名次,最后皇帝就是签个字盖个玉玺而已。

  上一次皇帝甚至连名次都没有看便签字了,后来闹出了黎大人那事之后,是气恼之下直接贬了黎大人的职位,但是因为玉玺已经盖下,便是皇帝金口玉言了,后来也没有去重新考试,依然是按照原来的排名录取。

  所以这一次,皇帝居然直接上殿了,还微服跑去看那些贡士答题,还老老实实的在后殿等着秦尚书和内阁阁老阅卷……

  (以往都是直接去后宫找美人玩去了好不!)

  这已经是让那些朝臣们吃惊了。

  没有想到,当秦尚书和内阁宋阁老将排名名单递上去之后,皇帝居然要看前十名的试卷,看完了之后,居然还喊了那前十名到大殿,当着那些朝臣们亲自对那些人提问,要那些人解答。

  一众朝臣那是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下来。

  然后呢,就听得皇帝很是高兴的,将本来排名第八的黎璟桦点为了状元,其余人等往后推一个名次,别的不变。

  这虽然是等于只动了一个人,但是,却是有时候一个多月都不会上朝的皇帝亲自策问之后,钦点的状元!

  当时朝堂之上,不说那些新进进士们(这些人不知道皇帝的习惯),秦尚书他们那是下巴都差点给掉地上去了,回家之后,便有各种消息和说法流传了出去。

  而皇帝钦点了状元,定了名次,便宣布殿试结束,回到后殿之后,让身边太监去宣黎璟桦到后殿觐见。

  黎璟桦整个人完全还处于没有回过神的状态。

  我,居然,被,皇上,当庭钦点,为,状元……

  状元!

  脑袋里一直回旋着这句话,连旁边人的纷纷贺喜,都只是下意识的抱拳反应。

  直到那太监上前,低声说:“黎状元,皇上宣你去后殿觐见。”

  黎璟桦都有些蒙蒙的,连声道了几声好,可身子却是下意识的转了几圈。

  那太监瞅了一下四周,轻扶了下黎璟桦的手臂,引着他面向了正确的方向,然后笑道了一声,这边请。

  黎璟桦呵呵一笑,脚步好似踩在了云朵之上的,跟着那太监走进了旁边的走道。

  走过那条走道,瞅着旁边没有什么人了,太监低声道:“黎状元,这可是去见皇上!”

  太监的声音极轻,却好似带着千钧之力,那最后皇上两字特意上挑的加重音,让黎璟桦如同被重锤猛的一敲一般。

  是啊,他可是去见皇帝!

  俗话说天威难测,这要是应对不好,说不定他这个状元还没有宣布出去……

  黎璟桦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清醒过来了。

  太监看了下他的神色,很是满意的轻点了下头,再又轻声道:“黎状元也莫要太紧张,只记住,若是问策,便按照先头殿上回答一般即可,

  若是问状元的家里,状元可要记住了,您家里一直贫寒,跟那黎府已经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处,在京城,更是没有关系,便是京城的宅子,都是向舅家借钱买的。”

  黎璟桦心头一怔,忙点了下头后,轻声道:“多谢公公,公公……”

  “黎状元不必谢咱家,咱家也是受人所托。”太监淡笑道:“黎状元还要记住一事,待会若是皇上问你家眷,特别是问到你家姑娘,你照实说就是。”

  黎璟桦心头又是猛然一跳,重重的点了下头。

  太监便笑笑,不再说话,一路引着黎璟桦到了后殿宫殿群里,皇帝专门用来休息和见私客的致远殿。

  皇帝虽然年纪还不到四十,容颜看着还俊逸,不过脸已经有些浮肿,身形也已经发福,也很容易疲倦。

  今儿他难得的这么勤奋,亲自策问的时候,人兴奋着还没有觉得,这事一完,便觉得有些疲惫,也没有去外头的正堂,而是在暖阁里,歪靠在了软枕上,慢慢的喝着一碗人参粥。

  待得外头来报,说是黎璟桦到了,皇帝也只是轻抬了下小指,淡声道:“让他进来说话。”

  外头太监引了黎璟桦进来,黎璟桦首先便是对地上一跪,行了个跪拜大礼。

  皇帝瞅了他一眼,笑道:“行了行了,起来说话。”

  黎璟桦站了起来,低着头的站在了那太监背在身后用手示意的地方。

  皇帝很是满意这种距离,笑道:“黎卿,听说你和翰林院那位黎文枞是亲戚?”

  黎璟桦噗通一声又跪下了,还磕了一个头后才道:“启禀皇上,学生跟那位黎大人,只不过是一百六十年前共一个祖宗,

  当时景华之乱,黎家在京城有两个儿子,其中长子逃亡去了江南,次子留在了京城,长子回到江南之后,奉了江南祖先祠堂,

  而次子则是在京城另外开了一个祠堂,以示和江南的黎家脱离关系,当时两家便是已经分了家,离了宗,

  而学生的曾曾曾祖父,是继妻所生,年少之时便被黎家本家分了出来,在上合镇落户,学生家在上合镇已经住了百年,

  别说跟这位黎大人,便是杭州府的黎家,都早已经出了五服,平素都没有什么来往,学生,实不敢攀附这位黎大人,做他们家的亲戚。”

  声音顿了下,黎璟桦又道:“学生家里其实一直都不知道这京城还有家姓黎的,是后来,是后来出了一事才知道还有这么一家姓黎的,

  那是弘景十年,学生祖父去考乡试,当年是那位黎大人的父亲前去江南做主考官,他只看到学生祖父姓黎,便说要避嫌,将学生祖父从第一名解元给直接从榜上剔除了出去,让学生祖父落了榜。”

  黎璟桦说前面那些话的时候,皇帝还在悠悠然的喝着粥,听到他后面这句话,那口粥是直接喷了出来。

  好在黎璟桦离得远,这口粥是喷了满地满桌,皇帝身上都沾了一些。

  旁边站着的一个头发都花白了的太监忙上前,拿着帕子去给皇帝擦。

  皇帝挥挥手让他退开,自己从软塌上下来,站了起来。

  那一直垂首站在黎璟桦旁边的太监赶紧上前,帮皇帝解开了腰带,再又从旁边衣架上取了件新的外袍替皇帝换上。

  皇帝由着他换,嘴里问道:“老余,这事你怎么没有查到?”

  太监手脚麻利的换着衣服,低声道:“是老奴的错。”

  皇帝想了下,又笑道:“不怪你,黎文枞的父亲,朕记得是先皇时候的礼部尚书,做了两年便病死了,当时先皇还说,再不病死就干脆赐死他算了,这黎文枞朕还想不明白,怎么就蠢成这样,原来,他们家都这样。”

  余公公没有说话,那花白头发的太监笑道:“可不是,幸亏皇上英明,要不这次黎状元又要被他连累,说不定连秦尚书都被他害了。”

  皇帝瞟了眼那花白头发的太监,笑了笑,对他道:“你,去后头库房,给朕把上次江南进贡的那个什么白玉白菜给朕找出来,再封两百两黄金过来。”

  花白头发的太监诺了一声,转身往外面走的时候,往黎璟桦投了一个很是有些复杂的眼神。

  黎璟桦只做没有看到,将头压得更低了一些。

  皇帝换好了衣服,对余公公挥了下手,余公公立时弯着身子退了出去,还将房门给关上,让外面伺候着的太监和宫女都退后了几步。

  皇帝坐回了软塌上,声音带了轻笑的道:“朕听闻你那祖父是江南有名的名士,还有些奇怪,为何这等名士却不入科举,不来为国效力,原来是因为如此。”

  黎璟桦再又磕了一下头,道:“因为此事,当时江南流言四起,祖父无法,只能说自己才疏学浅,再不入科举,只以教学为生。”

  “姓黎的混蛋!”皇帝骂了一声后,道:“黎卿家不必担心,朕不会再受他欺瞒!”

  这卿家一喊,黎璟桦那心头便不由微松了一些,忙又磕了一头。

  皇帝笑道:“行了行了,你别老磕头了,起来说话。”

  黎璟桦站了起来,依然是垂头站在原处。

  皇帝看了他一会,道:“朕还听闻,你有两个女儿,其中一个是傻的?”

  黎璟桦心头微动,低着头道:“回禀皇上,学生的小女儿,是东海大海啸的那年出生的,当时生的是双胞胎,先出来的是学生的大儿子,后面才是她,

  学生家贫,请不起接生婆,是学生祖母亲自接生,当时海啸临近,镇上的人都去躲难去了,学生夫人难产,连药都买不到,

  所以,小女儿出生之时,几若是个死胎,后来好不容易存活下来,身体确是受损厉害,瞌睡迟钝,六岁的时候方学会说话,但是,学生的小女儿虽然是迟钝了些,但也不是……不是……不是个傻子!”

  说到后面一句,黎璟桦脸上带出了怒气,声音也不由自主的拔高了一些。

  皇帝心里点了下头,暗道这倒的确是个疼爱孩子的父亲,笑道:“爱卿不用跟那等蠢货家里人生气,对了,朕听说你那大女儿倒是聪颖敏慧,知书达理。”

  黎璟桦脸上又带起了骄傲之色,道:“回禀皇上,学生不敢自夸,不过,学生的大女儿自幼跟随祖父读书,帮着贱内操持家务,的确很是懂事能干。”

  皇帝瞅着他那脸上神色,笑道:“爱卿好福气啊。”

  黎璟桦赶紧收了那神色,又忍不住的嘿嘿笑了两声。

  这般直爽性子倒是让皇帝心里很是舒坦,又再问了黎璟桦一些旁的事,比如可是第一次到京城,住在什么地方?在京城可有认识的人?

  黎璟桦老实回答,是第一次到京城,住的是舅兄帮忙买的一个宅子,京城并无认识的人,不过,此前因为应天书院邀请祖父前来讲学,所以祖父前去拜会了应天书院的刘山长,等殿试成绩出来之后,便会去应天书院讲学。

  皇帝好奇,便又问舅兄干什么的?

  黎璟桦亦老实回答,舅兄家是商户,原先跟着人家跑船,跑了十多年积攒了一些积蓄,便自己也凑份子开始跑海商,

  前年回来赚了万贯家财回来,因是他中了举,黎老太爷又要到应天书院讲学教书,便做主在京城买了这个宅子让他们家先住着。

  如此这般聊了一下家常,外面余公公敲了下门,说是胡公公回来了。

  皇帝那本是欢快的笑脸一下淡了下来,唤了声进来吧。

  余公公便推门站回了原来那位置,旁的太监宫女也回了原位,待得胡公公捧了一个大托盘进来,里面就如同他走之前一般模样。

  胡公公将托盘呈给皇帝看,唤道:“皇上。”

  皇帝眼神淡淡的瞟了一眼盘子里,手指轻挑的指了下那黄金,道:“京城居住不易,朕赐你两百两黄金,好生安个家。”

  却没有提那一颗晶莹剔透如同真正刚从地里摘下来的白玉白菜。

  胡公公的心不觉落了下去,转身将托盘先放到一边的桌上,从里面拿出了四锭金元宝递给黎璟桦道:“恭喜黎状元。”

  黎璟桦恭恭敬敬的接过了金元宝,又对皇帝道谢。

  皇帝挥挥手,对胡公公道:“朕也乏了,你送他出去。”

  胡公公应了一声,躬身请了黎璟桦出去。

  待他们两人走后,余公公关上了房门,将白玉白菜拿起来,放在了软塌后面的窗台上。

  这颗白玉白菜用料和雕工都是绝品,价值连城,要真是赐给了黎璟桦,明面上是给了天大的荣耀,可这样一来,朝堂上下的眼睛都会盯着黎璟桦了,而有些人心里肯定会冒出一些念头。

  现在皇帝不赐了,反倒是说明皇帝对黎璟桦有了维护之意,比如说那位胡公公背后的人,便会觉得皇帝对黎璟桦也不过如此。

  皇帝的身子往软枕上一靠,低声道:“老余,你说,这黎璟桦的女儿给朔儿为妃,真的好嘛?”

  余公公默默的将白菜摆正,没有说话。

  皇帝便自个接着道:“黎璟桦学识深厚为人直率,人品和能力都不会差,假以时日,会是个很好的能臣,而且他出生寒门,在京城并无人脉,也不会和任何势力搅和到一起,

  便是沾着点关系的黎文枞,现在都势同水火,选他女儿为妃,便不会形成妻族势力,那些人便也不会在乎,更不会阻扰,也会因此不再把朔儿当做威胁,

  而且看黎璟桦的长相,他女儿绝对不会难看,又是寒门出生,也不会有那些贵女的臭脾气,仗着家世欺负人,对朔儿来说,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只不知道,朕如此做,朔儿会不会认为朕偏心。”

  “五殿下是个孝顺的,必然会知道皇上的一片苦心。”余公公低声道。

  声音顿了下后,余公公又道:“先头在外殿,老奴偶尔听了一耳朵,陈大人说五殿下也到了议亲的年纪,陈家倒是有个合适的姑娘,是三房的庶女。”

  皇帝脸色顿时一沉,道:“你去,拟旨,待放榜之后,便去黎家宣旨!”

  这事绝对不能再拖了!

  要不是老余下午提醒,他差点就错过黎家这么好的一个对象,但是要不快点给儿子订下,别说那些人会打鬼主意,就这黎璟桦成了状元,少不得他的女儿就成了香馍馍!

  这他为了儿子的脸面才钦定的状元,结果成了别人的岳父!

  万万不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