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焦躁的五皇子

更新时间:2018-12-14 10:07:32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26

大穗国的皇宫最开始不过是占据了北城一边,周回也不过十里,不过两百多年过去,已经扩建成了一个周回三十里的巨大宫城,还引五金河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御湖,又将蒙山整个围入了进来,建成了一个巨大的拥有山林湖泊的林园。

  宫城的城墙亦分作了两层,外层是将整个林园都包围了进来,墙高两丈,而在原本周回十里的皇宫区域,则是高三点三丈,以糯米汁做粘合剂用巨大的花岗岩砌成的巍峨城墙,以这道城墙区分,这宫城,便也分为内宫和外宫。

  七十年前,许是接受了自己登基之前和兄弟们斗争的教训,当时的皇帝下旨,皇子一旦年满十二岁,便会由内宫里面搬到外宫的宫殿居住,待封爵之后,再由外宫出宫,到外头开府独立。

  这个规矩一直延续至今。

  北冰朔在上次去江南之前,便将要到年纪,所以宫里是已经给他准备好了外宫的清远殿,只是北冰朔回来后就成了个傻子,随后便由定西侯给接走了,这座宫殿便一直空着。

  这次北冰朔回来,自己主动要求不入内宫,直接去清远殿住,只是要求让北冰魄也跟他一起,搬去清远殿居住。

  想着北冰魄年纪也差不多了,而且母妃已经亡故,在内宫也没有人能照顾他,皇帝便点了头。

  这外宫的区域很大,修建的宫殿范围也大,清远殿算是那些宫殿里面最小的一个,可光屋宇的占地面积就有几十亩。

  而且正对着浩瀚的御湖,旁边依着蒙山,风景极好。

  在临湖的水榭里,微风轻拂,清波涟漪,湖里有小荷初绽,水榭边蔷薇开得正好。

  北冰魄将一颗白玉棋子放在了棋盘上,很是惬意的吁了口气,对着对面的北冰朔道:“哥,该你了。”

  北冰朔啊了一声,有些茫然的转头,顺着北冰魄的手指看了下棋盘,又啊了一声,才好似是回过神来一般,拿了一颗黑玉棋子随便对着棋盘里一下。

  北冰魄啧了一声,道:“哥,你这是要直接认输吗?下这里?”

  北冰朔又啊了一声,再低头看了下,才发觉自己居然下在了死眼里,忙又拿起了棋子,看了下棋盘后,带了些烦躁的将棋子一丢,道:“我认输,不下了。”

  北冰魄轻笑了一声,伸手去捻起棋盘上的棋子,笑道:“哥,你这般焦躁干嘛?你要相信黎先生。”

  “我相信啊,以黎先生的才学,前三是肯定没有问题的。”北冰朔道。

  “那你这么坐立不安作甚?”北冰魄轻笑着问道。

  “我……我……”北冰朔连我了两声,眨巴了下眼,转而道:“那个,我这不是……不是,不是那谁透的信过来,说那圣合塔的上师对父皇说,天道未变,现在没有必要立太子嘛?”

  北冰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这是好事啊,父皇可是很听那圣合塔上师的话的,这现在不立太子,大皇兄那边肯定是气个半死,三皇兄和四皇兄则是高兴,这生气也好,高兴也好,都容易做出不过大脑的事,

  哥你正好趁着看戏的时候,让父皇早日封爵开府,早一日将嫂子娶回来,你也就不用这么心不在焉的拉着我下棋了。”

  北冰朔听得早一日娶嫂子,那脸色是一红,笑容都快溢出脸颊了,再听最后一句,脸色更是一红,哼了一声道:“我这不是怕你无聊陪你嘛!”

  北冰魄将身子对着后面的软枕一靠,笑道:“多谢,不用,我啊,就这么躺着晒太阳睡觉,才是最舒服的。”

  “就你会想!”北冰朔斜眼瞪了他一眼,道:“你啊,还是别这么懒了,你说你,书也不愿意读,武也不愿意练,整日里就是晒太阳睡觉!舅父说你的那些话也没错,就说现在,就你刚才说的,要是我真的开府出去了,你一个人在这宫里,至少要有自保的能力吧!”

  北冰魄手指抵在了下巴,悠悠然的道:“那有什么,反正父皇也知道我这身子骨不好,说不定到时候让你开府出去,顺便就将我这个讨厌鬼给带出去了。”

  “你别胡说!”北冰朔的脸色一沉,厉声道。

  北冰魄轻笑了一声,瞅了一眼水榭外头的小道,没有继续说下去,伸手,端起了旁边小几上的茶。

  北冰朔看着北冰魄那模样心里不觉轻叹了一口气。

  明明只有十岁,脸蛋身形都还不能称为少年,却已经是风华绝世天人之姿,便是这么一个伸手端茶的简单动作,都带着一种极致的优雅和诱惑。

  也难怪,定西侯府的那些小丫头都忍不住,找着机会便往他身边凑,各种献殷勤,各种心机谋算……

  好吧,那些女人最后惹毛了北冰魄,让北冰魄第一次展现出了身为定西侯外甥所拥有的云家血脉的魄力。

  北冰魄直接拔剑将定西侯夫人身边的那个胆敢偷看他换衣服的大丫鬟给杀了……

  而回到宫里……

  想想,要不是父皇看到自己新纳的宠妃居然对北冰魄抛媚眼,父皇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他带着北冰魄住到这清远殿来。

  而且,从出来到现在为止,一次都没有召北冰魄进内宫见面过。

  “殿下!”一声急促的呼唤打断了北冰朔那不知道发散到哪去了的遐想。

  北冰朔神色一敛,回头看是陈冬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微蹙了眉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何事了?”

  不是让你去看着黎家的安全吗?难道……

  想到这里,北冰朔猛的一下站了起来,急道:“是不是黎大姑娘出事了?”

  陈冬冲进了水榭,喘了口气道:“是,是出事了。”

  “什么!走!”北冰朔脸色大变,转身便欲走。

  陈冬赶紧的挡住了北冰朔,道:“殿下,不是,不是黎大姑娘出事了。”

  “不是?那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北冰朔不悦的瞪着他。

  陈冬再又喘了口气,道:“也是,是关黎大姑娘的事。”

  瞅着北冰朔那神色又不对了,陈冬赶紧道:“是这样的,殿下,那个,那个黎大姑娘昨天去大相国寺上香的时候,被大皇子给看到了,估计昨天派人就去打听了,然后,然后今儿,皇后身边的人说,皇后准备向皇上提出,给大皇子纳一个奉仪,纳黎家的姑娘为奉仪。”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