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点为状元

更新时间:2018-12-13 10:09:50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4206

看到黎尘来,那摆摊的老头便笑道:“姑娘,有喜欢的嘛?八十文,随便拿一样。”

  黎尘从那一堆长萤石指环里,挑了一个怎么看都是石头做的,上面还有个难看的窟窿眼的指环,仔细了看了一会后,将那指环握在了掌心里,挑着眉头的对离刹笑道:“付钱!”

  离刹应了一声,从荷包里掏了一串铜钱出来丢在了摊子上。

  那是一串一百文的铜钱,摊主一看大喜,那眼角眉角都笑翘起来,忙伸手去拿。

  一边拿一边道:“只要八十文,姑娘这给多了,要不,姑娘你再挑一样,便凑做一起,一共一百文如何?”

  看到那老头的手都快摸到铜钱了,黎尘却是哼了一声,伸出一只脚踩在了那串铜钱的尾巴上,道:“等等,老伯,你这指环上面缺了东西吧?怎么这里有个这么大的窟窿眼?”

  那摊主的手一顿,脸色亦有些僵硬,眼珠转悠了一下后道:“这个,这个就是这种形状!”

  “你哄谁呢?搁这里骗孩子啊!”黎露走到了黎尘的身边,先看了眼黎尘手上那指环,对着摊主道:“这明显就是上头本是镶嵌有东西,硬生生的被扳了下来。”

  先头对着两半大不小的孩子,摊主还能硬着脸说瞎话,可这黎露一来,李氏也跟着往旁边一站,摊主的脸便有些挂不住,松开了拿钱的手道:“这个,这个,要是姑娘不喜欢,那便换一样?”

  黎尘眼珠转悠了一下,脸上带着天真的笑容道:“老伯,这上面原本是什么东西啊?这是你自己做的嘛?”

  许是黎尘那笑容太和善,又或者是她那眼睛又大又亮好似一汪幽深碧水,摊主不由自主的道:“这个啊,是老汉捡的,就在我们村外的路边捡的,当时就是这个样子,上面已经是有一个窟窿眼,也不知道原本是镶了什么?老汉也是看着这东西也还有趣,所以便捡了回来。”

  “然后便拿来卖钱啊?”李氏哼了一声道。

  她这一哼,倒是让那摊主回过神来,带着尴尬的笑容道:“这个,这老汉也不骗人,要不,二十文?”

  李氏又哼了一声,准备拉着黎尘走,这种随便在路上捡的石头指环有什么好要的。

  黎尘却是蹲下了身子,在那堆东西里面又翻了一下,捡出了一根木头簪子,对那摊主笑道:“那这个呢?这个可是老伯的手艺?”

  那是一根乌黑乌黑的木头雕刻而成梅花簪子,先不说木头居然是雷击枣木,就那梅花便雕刻得栩栩如生,很是灵动。

  摊主笑道:“是,这个是老汉雕的,这个啊,是用咱们村头那棵树上的树枝雕的,那可是上千年的枣树,十年前遭了雷击都没有事,我们村老人都说,这树枝能辟邪呢。”

  黎尘拿着那梅花木簪站了起来,笑道:“好,就这两样,一百文。”

  说完,看着摊主一下高兴的笑起来的模样,黎尘好似不经意的问道:“老伯,你们村是哪的啊?”

  那摊主一边将那一百文捡起来,一边笑道:“咱们村就在京城南面,再走出去四十多里地就到了,叫林村。”

  “什么林村啊,叫守灵村才对!”旁边那大摊子的摊主笑道:“姑娘,他们那村啊,旁边不远的山上便是以前汉国的皇家陵墓,那里啊,旁的不多,挖坟的最多!姑娘,你还是看看我这里的东西好。”

  “你这人!”摊主叫了一声,赶紧的将钱揣进怀里,低声道:“姑娘,你别听他胡说,我们村可干净了!那些人,那些盗贼,不是我们村的!”

  黎尘笑了笑,将指环和木簪都收入了袖子里,笑嘻嘻的道:“嗯嗯,老伯的手艺好。”

  瞅着黎尘把东西都收了进去,摊主才松了口气,道:“姑娘眼力好,这可是老汉我最得意的一枝,还有啊,那指环虽是顽石所做,但是雕工很古朴大气,这种大开大凿的手法居然能成就这样小的一个指环,这种精巧可是极为难得,这必是大家所为!”

  听得摊主这话,黎尘那眉头顿时翘了起来,带了些得意的道:“那是!”

  那必须得是大家啊!

  因为这指环,就是本尊亲手所雕刻开凿!

  (某上神:你怎么不说你开凿的时候,这块上古神原石是磨盘大小!)

  瞅着她那模样,摊主笑道:“姑娘还有喜欢的不?老汉可以都做一百文两样。”

  黎尘还未说话,人就被李氏给拽着往前走,嘴里还道:“行了行了,就这两样可以了!”

  黎尘本也是没有再看中的,便由着李氏拽着离开,走到外面正街上,忍不住开心的,蹦跶了好几下。

  那般欢乐的模样,连离刹都瞪着眼睛看了她好几眼。

  李氏是赶紧的拖住了她,低声道:“大街上呢!”

  要蹦也回家再蹦啊。

  黎露则是捂着嘴对着李氏笑道:“妹妹这肯定是憋坏了。”

  说着,又对黎尘笑道:“就再憋两天,待爹明日考完了,咱们就能出门了。”

  黎尘嘿嘿笑了两声,也不接她们的话,只是一直带着那般得意的笑脸回了家。

  从后门偷偷的进了府,黎尘便赶紧的回了自己房间,离刹将东西交给李氏的丫头们拿了后,也赶紧的溜回了房间,瞅着黎尘那般高兴模样,低声唤道:“尊上?”

  黎尘瞟了他一眼,将掌心摊开,指着那石头指环对离刹道:“知道这是什么嘛?”

  离刹细看了好一会,带着不确定的道:“看这上面的刻痕,倒是有点像符文,像是纳戒的符文,不过,这上面一点灵气都没有,就是个普通的石头啊。”

  而能开启异空间的纳戒,必须得是灵石以上的能量石才可以制作。

  “哟,你还能看懂纳戒的符文啊,不错不错!”黎尘夸了离刹两声,便得意的笑道:“这的确就是纳戒,没有灵气,那是因为本尊下了封印,没有本尊亲自解开,它就是一块石头!”

  本尊的纳戒!居然就这样回到了本尊的手里!

  好吧,虽然上头的灵珠不见了,便是现在的她也打不开,但是,纳戒回来了,里面的东西便也回到了她的手上!

  这可是她这么多年才积攒下来的家当啊!

  要是被别人弄了去,那可真得心痛死她!

  当初以为这个世界是灰色的,而且还有那个什么降临限制,所以她是一点也不担心自个的纳戒会出问题,但没有想到这个世界居然还有修行者!

  当然,修行者也是无法打开她的纳戒的,但是……有修行者就有变数!

  没想到,她这刚担心,这纳戒就回到了她手里。

  果然是她亲手打造,又灌注了那么多灵力培养,还滴过她的心头血的灵器啊!

  离刹看着黎尘那变幻的脸色,轻咳了一声,道:“尊上现在还解开不了吧?”

  这指环现在依然是一块石头一般,一点灵性和温润都没有,而要是能解开,按照她那性子,她肯定是第一时间就给解开了……

  黎尘连咳了两声,道:“这个,这上面的灵珠估计是被人当做宝石给抠掉了,本尊当时封印的时候,下了两道封印,要想完全解开封印,得要那灵珠也在才行,或者是,等本尊完全恢复灵力……”

  声音顿了下,黎尘神色微敛的道:“离刹,你今日可感觉到了?”

  离刹微愣了一下后,眼睛猛然一瞪,道:“尊上,那个人,那个香炉旁边的人,真的是修行者?”

  他当时要护着李氏和黎露,并没有上树,不过,钟声响起的时候他便察觉到了异常,后来那个吟唱声从广场那边传了过来,他便知道不对了,马上凝神,然后,便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

  这种气息,这种在低灵气世界里才有的修行者专有的元气,比起黎尘这个甚至连神觉都拥有的上界最高等级的天尊来说,他这个做了几千年鬼使的,更加熟悉。

  所以,便是隔了人群,他也感觉到了那种气息,他还特意的跳起来看了一眼,看到了那个站在香炉旁边的道士。

  当时他便觉得那个道士是修行者,现在看黎尘这模样,那就应该是确定无疑了。

  “果然,你也感觉到了。”黎尘点点头道:“你出去,到书坊里去找找,把那些记录了怪异奇事,还有地理杂记的书都给本尊买回来,对了,今儿听那些人说,几百年的乱战是怎么回事?”

  离刹先是应了声好,然后眉头微蹙的道:“这个,黎老太爷讲过,说是七百多年前,这片大陆发生过一次很大的天地震动,大地开裂,高山耸起,那个时候,本是一个叫汉国的国家统治着我们现在所在的这片土地,而且疆域面积比大穗国更加大,

  但是因为那个大灾难,地形变了,京城全毁,很多地方还堵塞住了和别的地方失去了联系,幸存的皇族分作几派在各地自立为皇,又有封疆大吏领军将领们也各立山头,整个国家打成一团,四分五裂,连中原都被划分为了八个国,

  然后,那些外族也开始入侵,甚至有段时间,他们都占领了燕云十六洲,将那一片的汉国人给杀了大半,剩下的纷纷逃回中原,就这样,打来打去的乱了四百多年,一直到一个叫北冰阳的晋国校尉,一步步的统一了中原,再将外族赶了出去,然后,他的孙子建立了大穗国。”

  离刹声音顿了下,吸了口气后接道:“大穗立国到现在,也有过好几次战乱,都是因为争夺皇位引起,不过,战乱都是发生在某一个区域,并没有影响到全国,所以……”

  “所以,还算是残喘至今了。”黎尘轻啧了一声,道:“好了,你把这几百年来的大事记,也给本尊买来。”

  本来她是不想理这个世界的发展轨迹的,因为不管这世界以前怎样,对她都没有影响。

  所以她是从来不去看这个世界的那些书,也懒得听黎老太爷他们讲史论今。

  可是,现在这里出现了修行者,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她得知道这些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存在的,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隐藏起来。

  隐藏到连黎老太爷都不知道有这么一种人,提都没有提起过。

  “是。”离刹应了声,转身准备走,脚步却又一顿,回头问道:“尊上,这些人……”

  他话只说了一半,黎尘便轻笑了一声,挑着眉的道:“哼,就算有修行者又怎样?难不成本尊还怕他们?!有,就最好,有这些人,就说明这个世界肯定还有灵力充沛的地方,而且,这个世界的魂核还在,魂核还在,这个世界就有救!”

  离刹轻吁了口气,低声道:“可是,这样,这个世界的规则,就会对尊上您更加严苛。”

  黎尘再又轻笑了一声,道:“那又如何?”

  她的声音又轻又柔,说的时候,唇角微微上翘着,眉角也挑着,明明是一副娇俏可爱的女娃笑脸。

  离刹却好似又看到了那个就算是浑身浴血,一条手臂重伤到无力垂下,也依然踩在混沌身上张扬大笑的那个金红色身影。

  纵横五洲界,威震三千寰宇世界的离尘天尊……

  离刹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黎尘鞠躬一礼,道:“属下知晓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

  到得晚间,离刹背了一大包袱的书回来。

  里面除了有大事记,更多的是一些怪谈传说。

  那一夜,难得的,黎尘看了一晚上的书。

  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看了一晚上的书。

  一直看到天色将明,正屋那头有了动静,黎尘才收了书本,微微推开窗户往外面看去。

  李氏已经起来,急匆匆的自己跑去厨房煮了一碗面,上面还盖了两个荷包蛋,然后端了进去。

  再不多会,黎璟桦身着一身青色衣衫走了出来,李氏紧跟在他身边帮他拂衣角,整衣袖,又低声嘱咐提着书箱的小厮要伺候好老爷,要在外头等候。

  黎璟桦走到了通往后院的月门处,对着后院深鞠一礼后,便带着小厮快步走了出去。

  黎尘看着李氏追了出去,再看了看天色,便吹熄了蜡烛,爬床上睡觉去了。

  她一觉睡到了下午。

  而黎家也没有人喊她起床。

  一家人都安静的各自干着各自的事。

  就连黎昊炙这个坐不住的,都跑到了黎老太爷的屋子里,等着。

  等着消息。

  将近黄昏之时,小厮跑得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一进门便大叫道:“太老爷!老太爷!夫人!老爷,老爷,被皇上当庭点为状元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