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这种时候,翻墙而来……

更新时间:2018-12-11 09:58:00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3246

这外头那些大户官宦人家私底下笑话那位黎大人和黎府的那些女眷,黎家人并不知道。

  因为那天下午黎老太爷去了刘山长那里,把黎府的事说了之后,便表示,为了不让黎大人再自作多情,他也不便马上前去应天书院讲学,还是等殿试完之后再去。

  刘山长很是惋惜的应了,少不得又骂那黎大人臭不要脸,三年前便闹出了那么一件事,弄得那些个本是中了的,却晚了三年才得以高中,那里面,可有好几个是应天学院的学生!而朝廷三年前也压根就没有录取到什么有志之士,现在居然又来这一手。

  巴拉巴拉的,骂了足足有一刻钟后,又主动邀请黎文景也去应天书院做讲学。

  黎老太爷答应了,回来之后,便让人关了府门,只说黎璟桦要读书,而且为了表示跟那位黎大人没有任何关系,黎家在京城也没有任何熟人,这任何人的礼物和帖子都不接了,还请那些人见谅。

  黎家这么表态,外头便也没有人来,便是左右邻居也没有了动静。

  而黎尘在问过离刹,是用什么法子诱导了那些黎府下人们到处去跟人宣扬,确认了那些人是将黎府老太君见了长辈也是半躺着一点礼貌都没有,黎府夫人就一个见了礼,那杭州府来的堂小姐居然直接指着自己的长辈训斥,

  黎府的夫人居然说黎家的姑娘是傻子加要饭的,还准备了肉骨头当喂狗,还说黎璟桦这个第三名是主考官看在黎大人的面子上才给的黎璟桦,这些事都一字不漏的说出去后,便点了点头,不再过问这事了。

  这人就是这样的,那些大户人家,自己处在黎府的地位上,看那些远房穷亲戚只怕也是同样的心态,但是一旦别府发生的事,是旁人做的这等事,那便成了黎府的不懂规矩不懂礼,完全是看黎府的笑话,

  当然,黎家的笑话也是会说上一说,但是那可完全比不上看着京城有名的,家里曾经出过尚书的黎府的笑话。

  而一般这种看笑话的心态,是最容易让流言传出去,最后,从这些中层官宦人家传到那些掌权者的耳中。

  那个时候,就是要看这位黎大人到底有没有被皇帝看重,到底有没有能力,有没有人脉关系的时候了。

  而在黎府关门的第五天,晚上戌时三刻,有人从后院和二进主院之间处,翻墙进了黎家。

  那时候,正好是李氏和黎璟桦带着孩子们给黎老太爷他们请安后,正从后院往二进主院走,准备回去睡觉。

  那墙头一动,离刹便冲了上去,直接拽了他腿,将他本来一个漂亮的飞跃落地姿态,摔成了一个狗啃泥。

  好在黎尘认得这人的气息,及时喊了一声,离刹才没有再上前去重重的踩上一脚。

  (这一脚踩上肯定要断点什么)

  而直到黎尘出声,李氏和黎露还有黎璟桦才看到那个人,三人刚准备叫,黎尘便道:“别叫,是云逸飞的人。”

  三人立刻将嘴巴闭上了。

  那人苦着脸从地上爬起来,再将脸上擦了一下,黎昊炙便道:“啊!是陈冬大哥。”

  那时候在庐山,黎璟桦李氏和黎露是跟北冰兄弟和云逸飞接触的多,但是他和李欢可是天天跟这些侍卫随从们玩的,熟得不能再熟了!便是这黑漆嘛黑只能借着月光看人,他也认得出来。

  陈冬应了一声,先对离刹道了声你这力气真是越来越大了,差点被你给摔死,再转身对着黎璟桦正经的施礼道:“黎先生,在下是奉殿下之命前来的。”

  黎璟桦神色微变,挥手让李氏带着孩子们先回自己屋子去,再让陈冬在暗处等着,自己赶紧转身去了后院正屋告诉了黎老太爷。

  黎老太爷披了件外衣便跟着黎璟桦出来,出正屋门的时候,黎璟桦问了声可要喊黎文景,黎老太爷瞅了眼东厢房,摇了摇头,带着黎璟桦走到了角房,再让黎璟桦喊了陈冬过来。

  角房位于院子最偏僻处,而且前面都被树挡住,可就算如此,黎老太爷也只敢点了半截蜡烛,露了一点光出来。

  这种时候,翻墙而来……

  陈冬进了门先是对黎老先生抱拳一礼,随后便压低了声音道:“老先生,殿下让我来传几句话,这次黎府之事,工部尚书秦尚书已经听说了,

  而且还转达给了皇上,皇上很是生气,不过,秦尚书在皇上面前夸了黎先生,说黎先生是有真才实学的,倒不是黎大人那等假货,而且黎先生跟黎大人并没有任何关系,

  不过就是百多年前一个祖宗,后来都分了祠堂的,是那黎大人自作多情,还将先生一家喊进府里去羞辱一番,黎老先生当日便放话出来,两家连同宗都不算了,

  皇上便说,要在殿试之时好好考下先生,若是真有真才实学,必要重用,不让那黎假货又害朝廷损失人才。”

  黎老先生和黎璟桦一听这话,那心里真真是如同涛涌,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他们是想和那位黎大人撇清关系,可真没有想到这事居然会传到皇帝耳朵里,这幸好是秦尚书说的,要是旁人,那……

  两人不觉的,背上便冒了一层汗。

  陈冬瞅了眼两人,笑道:“两位先生不必紧张,殿下前日听说了这事时就说了,这事对黎家无碍,倒是那黎大人,他这般说,就等于是明着说秦尚书和何御史两人营私作弊,事先内定了考生名次,这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

  秦尚书和何御史要不赶紧去澄清,要是被政敌利用,那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秦尚书或者是何御史,一旦听到这些话,第一时间便会去告知皇上,而且肯定会说点先生第三名是因为先生有真才实学,跟那黎大人没有一文钱关系!

  而因为那位黎大人上次做的蠢事,再加上先生表现出来的态度,皇上只会恼怒那黎大人而已。”

  声音顿了下,陈冬又道:“殿下让在下告知先生,此事不用在意,不用紧张,殿试之时按照平常发挥就好,若是皇上提问,先生只当皇上是许山长一般即可。”

  黎璟桦心头一动,脑中顿时一亮,点头道:“多谢殿下指点!”

  黎老先生却是问道:“殿下回京了?”

  陈冬点点头道:“是,半个月前回的京,去年年底,皇上派人过去定西侯府探看,见殿下已经恢复神智,便召了两位殿下回京,我等一共五十人,跟着两位殿下一起回的京。”

  半个月前,那便是在黎璟桦的成绩出来之后,而黎家未到京城之前……

  那位殿下虽然并没有来拜访,可却是一直关注着黎家……

  黎老太爷不觉在心里嘀咕了一声。

  陈冬瞅了两人一眼,又道:“还有一事,殿下说,先生如今做的很好,就这样关门不见客,如今京城局势复杂,殿下也不便与先生们明面上来往,不过先生也请放心,殿下必不会饶过那些胆敢欺辱姑娘们的人。”

  黎老太爷和黎璟桦的眼皮子同时一跳,两人对视一眼,又往陈冬看去。

  这话……这话可说的……

  陈冬轻咳了一声,对两人一抱拳,道:“这个,我们做属下的,就是传个话,那,话传到了,在下告辞了!”

  说完,陈冬再低头一礼,身形一扭,便打开房门溜了出去,转眼便不见了踪影。

  黎老太爷又和黎璟桦对视了一眼,黎老先生轻声道:“就听殿下的,你也不要紧张,就当那是庐山学院的讲堂,那皇上是许山长便是。”

  黎璟桦点点头。

  黎老太爷瞅了他一眼,又加了一句道:“露姐儿的婚事,你也不要着急,不用看人了。”

  黎璟桦微微一怔,带了些惊讶的道:“祖父,可,那是皇子……”

  黎老太爷叹了口气道:“是啊,正是因为那是皇子,人家冒了那么大的风险去探听秦尚书和皇上说了什么,又派人来告诉你,还说要替露姐儿报仇,这等心意,咱们也不能当做不见,只不过,咱们家的姑娘,万不可给人做妾。”

  黎璟桦很是呆了一呆。

  祖父您这意思是,觉得北冰朔不错,但是要人以正妃的名义迎娶黎露……

  您这是,高看我?还是高看那北冰朔啊!

  黎老太爷瞅着黎璟桦哼哼两声,背着手哼着小曲的出了门回房去了。

  黎璟桦一个人在角房又站了一刻钟,才吹熄了那蜡烛,带着一颗:老子不管了,总之一切都等考完殿试再说的心回到了自己屋子。

  然后对李氏说了句,先不用操心黎露的婚事了,便脱衣睡觉。

  此后数日,黎家关上门过日子,便是周妈出去采买也绝不多话,日子平静而过。

  在殿试前三日,李七回来了,带回来了已经买好的两个一千五百亩庄子的田契,还有已经托人买好的,位于南城一条普通大街上的布店,再就是一个京城旁边有六百亩地的庄子的田契。

  李七说这京城附近的庄子是运气好,他是留了话在经纪那里,说只要看到五百亩左右的庄子便买下,当时还留了一些钱给那个经纪,

  但是并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能买到,听说是那人家里出了点事,着急用钱所以才出手卖那个庄子,那经纪便直接替他做主,付了定金,他一回来,便去付了全款,拿下了这个庄子,不过另外一个,就只能再等机会了。

  说完,便将余下的三千五百贯交子交还给了黎露。

  李氏和黎露自然是万般感谢,李七道了声不客气,便告辞说要先回去,估摸着时间,吴氏也是快生了,再说他今年要带船出海,还得回去做准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