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决裂

更新时间:2018-12-10 09:24:44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449

听得这话,李氏那脚步一顿,脸色通红的想扭回头。

  黎老夫人转身便拉住了她的手,一边往前走,一边低声道:“没必要去和这等人做这种口舌之争。”

  “曾祖母。”黎露轻唤了一声,带了些忐忑和犹豫的道:“前头……”

  她们就这么走了,黎老太爷那边和还和黎府的人在一起。

  黎老夫人皱了下眉头,转眼一看,见本是一直跟在黎尘身后的离刹不见了,便对黎尘扬了下眉。

  黎尘皱着眉头道:“这家人又蠢又无礼,本尊让离刹去告诉曾祖父,赶紧走,千万别沾了这家人的蠢气。”

  黎老夫人那满心的怒气被她这话一说,忍不住的噗了一下,又赶紧的收敛住笑容,低声道:“尘儿做的对,咱们是不能跟这家人沾上关系了。”

  这她虽然是小门小户穷人家的主妇,但也知道,这家里女人的态度其实是取自于男人,要是黎府那位从四品侍读的态度端正,后面的女人再怎么样都不会这样。

  这从老太君到下头的媳妇,甚至一个杭州府来的客人都能这么说话,只能说明,黎府的那位黎大人是打从心眼里瞧不起黎家,更瞧不起黎璟桦。

  居然认为黎璟桦这个第三名,是因为看着黎大人的面子才得到的!

  她一个小户人家的女眷都知道,这会试可不比乡试!会试的考试,是要誊卷子的!就是考生答的卷子,不光是名字要被蒙上,连答案都会有专门的人誊一遍,就是为了防止考官们知道那卷子的主人是谁!

  所以,这会试的录取,都是主考官先把试卷排出了名次之后,才由人去对考生的名字。

  在此之前,主考官都不知道黎璟桦的卷子是哪张,怎么可能会是看着黎大人的这点子面子给点的第三名!

  再说,你黎大人的面子真的够大?一个被贬职了三年都没有升回去的……

  嗯,也许就是因为这一家人太蠢,所以这职位才一直没有升回去!

  这样的人,在官场上居然还能活着,还真是一个奇迹。

  但是自家的确是没有必要和他们有关系,否则,好处是一点没有,一旦他们家出事,说不定还要被影响。

  对,就趁着这个机会,将事挑出来,关系直接撕破掉拉到!

  心思一定,黎老夫人那脚步都快了些,而且有着黎尘不经意一般的引路,她们也没有走先头那管事婆子特意绕着带的路,不到半刻钟,便看到了出去的那道月门。

  几人加快了点步划,直接走出了月门,黎老夫人瞅了一眼门口便带头往自家马车走去,刚走了几步,就见通往正堂的那个月门里,黎老太爷一脸沉黑的带着黎文景等人走了出来。

  黎老太爷看到黎老夫人脸上的神色微微一怔,脸上便掠过明了,淡声道:“走吧,咱们回去,这等蠢货家,以后不要来了。”

  这语气……

  黎老夫人差点笑出了声,那满脸的怒色一下都散了个干净,应了一声好,便松开了黎尘,转而扶住了黎老太爷,一起上了马车。

  黎家来的时候有三辆车,黎老夫人黎老太爷和黎文景坐一辆,回去的时候自然也是这么坐的。

  马车出了黎府角门后,黎文景带了些忐忑的道:“父亲,这样不大好吧?这……”

  “什么叫不大好!难道还坐在那里任由那混蛋指着你儿子鼻子说那些混账话嘛!”黎老太爷怒声道:“他那说的是人话嘛!这帖子是他发的,结果却成了咱们上他们家的门来蹭他的光,还口口声声的说,让璟桦不要丢了他的脸!

  说这次是看在他的份上,璟桦才得了这么好的名次,放屁!璟桦考的好关他屁事!就他那话,殿试璟桦考的不好,那是因为没有本事,枉费了他的脸面让璟桦得了第三名,要是考的好,那也是他的脸面,皇上才给的这个面子!这说的是人话嘛!”

  一顿话叫完,黎老太爷喘了口气,对黎老夫人道:“那后面的人说了什么?让你气成这样?”

  黎老夫人呆了一下,道:“离刹没有找到你们?”

  “找了,不过那时候我都被那混蛋气晕了头,带着他们已经走出来正堂,正赶着出来呢,只听他说你们要走,没有细问。”黎老太爷道。

  黎老夫人便将后面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个字都不错的,将那些人的态度,她们说的话全部都说了。

  许是气过了头,黎老太爷倒是脸色没有那么红了,只阴冷着声音对黎文景道:“如此,你也认为是我们失礼了?不应该对那黎大人这般?而是应该继续忍气吞声的让他们家侮辱璟桦,侮辱你的母亲,你儿媳妇,你的孙女们!”

  黎文景低着头道:“儿子错了,可是,这样等于是和黎府决裂,这对璟桦以后的仕途……”

  “文景,我一再的告诉你们,最重要的一句话是什么?”黎老太爷脸色一沉,声音都拔高了一些的道:“是骨气!人活着,就得有骨头,有正气!

  卑躬屈膝,趋炎附势,那是丢了骨,丢了气,如此一般,和那些狗和虫豸有什么区别!人若敬我,我自然敬人多三尺,可人若辱你,你还自己凑上去,那叫贱!”

  黎文景脸色不觉有些红的点头道:“父亲说的是。”

  黎老太爷哼了一声,轻吁了口气道:“何况,这等人,蠢到这种程度的人,与之交往,说不定会连累璟桦才是!”

  这么说完,黎老太爷心里便打定了主意。

  当日,回到府里,简单的吃过饭后,黎老太爷便又出门,去拜会了正好回家休息的应天书院的刘山长,在和刘山长一番长谈,两人甚是相合之时,黎老太爷偶然提起了上午前去黎府的事。

  当日晚上,便有话从刘山长这里传了出去,说是那翰林院侍读黎大人旧病重犯,自以为黎璟桦被点了第三名,是主考官看在他的面子上才如此,所以喊了黎家全家前去训话,为此,那江南名士黎老先生是非常气愤,

  直接说自己家和这京城黎家不过是一百多年前共一个祖宗,早不知道隔了多少代了,如今自己家可万不敢和那位黎大人沾上关系!两家虽然都姓黎,但是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这话,就等于是通过刘山长的嘴,向京城宣布,黎家和黎府,脱了宗!

  这京城大户人家的小道消息是传的最快的,这些话传出去的时候,又有另外一波话传出来了。

  说是那黎府的下人跟旁边几个府里的下人说的,说黎府人是看在黎家穷的份上,怕黎家一下中了进士得了势便张狂了,所以特意喊了他们家人来家里训话,可这黎家真的就是穷乡下人,居然坐了没有一刻钟便直接走人了。

  还将那黎府是怎么教育黎家人,说黎家人姑娘什么什么的,和那黎家傻子姑娘说的话还有黎老夫人说的话全部给复述了一遍,当然,连黎府特意多煮了些肉骨头给黎家人吃这话也说了出来。

  这黎府特意的邀请人家,人家上了门却当人家是讨饭的各种羞辱,还认为是因为自己人家才得了第三名的名次,这些话一流传开来,再加上刘山长那边传出来的话,在殿试之前,可是娱乐了很多人家的闲暇时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