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京城黎府

更新时间:2018-12-09 11:00:07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37

这大穗朝的京城面积极大,那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便是为了好区分所以惯用的代称。

  京城有两条主干道,一条从皇城的正门开始,一直通往南城门,这条路从皇城门出来的三里路都是由花岗石铺成,有两百米宽,可以并排行走八辆马车,

  再之后一直到南城门,亦也是青石板铺成,宽一百余米,另外一条则是从东城门到西城门,亦全部是青石板铺成,宽一百余米。

  在城墙之内,由这两条路切成的四个大区域,就是被人习惯的称为东西南北城,其实,在这主干道之北,是宫墙高达三丈的皇城,在东西南北四个城门之外,又有延伸出去的外城,而且,因为两条路并不是垂直的,所以划分出来的四个区域,也并不就是同样大的范围。

  东城的面积就是最大,不过房子密度却是最小的,因为这里都是豪宅大院,那些公爵王府里带着的花园随随便便就是几百亩,便是一般的高官宅院也是庭院深深,拥有几十亩上百亩的花园林子。

  黎府就位于从主干道再过去三条街的一条巷子里。

  比起那些豪门大院,黎府这个占地百多亩的其实就算是个小宅子了,不过在黎家人眼里,那可真是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庭院深深不知深几许,那一道道的门,一个个的弯,都不知道有多少院子,多少进的屋宇。

  黎府的管事带着黎家的马车,是从黎府旁边的角门进的门,进了门之后,便分做了两处,管事带着黎老太爷到黎昊炙等众男人往通往前院的月门走,另外一个在月门边候着的婆子则是引着女眷往后院走。

  走到月门边的时候,黎露瞅见了那边停放了三顶小轿,想来应该是接女眷进去的,便扶着黎老夫人往那头走了两步。

  可那管事婆子却是恭恭敬敬的伸手对着里面的小道一指,笑道:“夫人们请这边走。”

  黎露那心不觉一沉。

  这意思是,有小轿,但也不是给她们准备的!黎老夫人都这么大的年纪了,居然也要走进去!

  黎老夫人轻拍了下黎露的手,带着笑容的对那婆子道了声烦请引路,便很是自然的跟了上去。

  黎露的心又微微一沉,自己骂了自己一声,便赶紧扶着黎老夫人的手跟了上去。

  这她原来去杭州府黎家,还有宁城古家,并其他几处之时,什么难堪轻视没有遇到过?那个时候自己都不在意,现在却是在意……

  黎露啊,你父亲不过是中了贡士,你便这般高看自己,这般张狂可不行!

  这番警示了一下自己,黎露再露出的笑容便真心起来,眉间也没有了那丝怒气。

  黎尘再瞅了黎露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跟在李氏后面,看着这黎府的布局。

  黎府这应该是个六进大院,每一进的面积都有现在整个黎家那么大,从第二进起,便除了正院还带两偏院,后面只怕还带跨院,大大小小的院子算起来只怕有十几个,而且,这些院子之间还有一些亭台楼阁和小花园,那路就真是绕来绕去的……

  黎家人跟着那管事婆子走了差不多两刻钟,都不知道绕过了多少道门,多少条游廊,才看到前头一个院门上写着万寿堂。

  随后,那门口的丫鬟便一边往里面跑一边叫道:“来了来了,老太君,可来了!”

  黎尘听得这叫声那唇角便抽了抽,对离刹挤挤眼。

  离刹正盯着那门口的几个丫头看着,感觉到她的那眼神,侧头对她笑了一下。

  嗯,唇角有些阴险翘起的笑了一下。

  黎尘干脆轻咳一声,低声道:“今儿看戏。”

  不管这些人使什么幺蛾子,先看戏。

  离刹扬了下眉角,低声应了声是。

  那丫头那般叫的时候,管事婆子也加快了些脚步,嘴里笑道:“可得快些了,老太君都等着呢。”

  虽然一再的告诉自己要淡定,黎露心里也不觉冒了火气,黎老夫人都七十多岁了,走这么长的路不说,现在还嫌弃她们走的慢!

  黎老夫人再又轻拍了下黎露的手,依然是带着笑的,脚步稳健的跟着那婆子走到了院子门前。

  进了那院子门,便是一个汉白玉雕的影壁,绕过去,是两条抄手游廊,从游廊走过,便看到一个堆砌了假山春花开得正盛的庭院,在两边的抄手游廊上站立了十来个穿着鲜艳春衫的丫鬟,

  见了她们来,一个个如同鹦哥递话一般的笑道:“可来了,老太君都等急了,一再的催呢。”

  这下,便是李氏那眉角都抽了一下,本是有些惶恐不安的心,居然一下子,就安了下来。

  她想着昨天晚上黎璟桦特意说的,咱们家现在是和人家差的远,人家瞧不上有所怠慢,咱们不当回事就行,本就是顾念着那一点同宗的情谊,我们自己的情分做到了就好,至于别人,情分给了你,你不愿意还回来,那,以后不给了就是。

  再想想那么些年黎露都能忍住,没有她这个做娘的忍不住的道理。

  如此一想,李氏那脸上便和黎老夫人一般,带上了和蔼可亲无懈可击的笑容。

  只不过,这个笑容在不久之后,到底还是破裂了。

  那婆子引着她们从那些个花枝招展的鹦哥中间穿过,到了正堂,里面有个穿了粉红锦缎比甲的丫鬟迎了出来,接了那婆子的位置,引着众人进了正堂。

  这个正堂很大,比黎家那第一进的主堂都大,里面摆设的都是檀木做的家具,两边摆着八张檀木圈椅,坐着五个穿着很是富丽的妇人,身后站了七个一身靓丽春衫的少女。

  而正堂正面放着一张罗汉床,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斜靠在了软枕上,正往门口瞅来。

  黎老夫人看到那老妇人便松开了黎露扶着她的手,上前笑道:“老太君好。”

  按照辈分,其实黎老夫人是要高这位从四品翰林院侍读夫人一辈,不过既然对方没有一点晚辈的样子,那她便先打招呼吧。

  黎老太君听得黎老夫人这般招呼,坐直了一点子身子,笑道:“好好,老夫人好。”

  黎老夫人笑着让开了一些身子,指着自己身后的李氏等人道:“这是我孙儿媳妇李氏,那是曾孙女露姐儿和尘姐儿。”

  随着她这个话,李氏和黎露都深福了一礼口里道着见过老太君。

  黎尘站在了李氏的身后,也装了下样子低了下头,只她这头才低下去,那黎老太君右手边站的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捂着嘴笑道:“老太君,您瞅瞅,那个就是有名的傻子,听说是睡了六年人事不省,您瞅瞅,这连最基本的行礼都不会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