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路遇传闻

更新时间:2018-12-08 11:45:15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89

黎露掏钱买了那三匹粗布,让离刹拿着,几人从那布店出来又去逛了几家。

  眼瞅着天色不早了,这才往回走。

  这黎露可比不得黎尘她们三个的体力,先头逛铺子记价格是人兴奋着不觉得,这一往回走,走了没多久,便觉得有些累了,正巧旁边有个茶铺子,便带了三人进去,点了一壶茶并一些果品点心小吃。

  待那小二拿了吃食过来,黎露先自己喝了一杯茶,然后指着那三匹粗布道:“妹妹你要这种布干嘛?”

  这种粗布很结实也很糙,做成的衣服耐穿不怕磨,但是也磨皮肤,是那布店里面最便宜的布料,一匹才两百文,应该也就是一些苦力,或者是先头那妇人说的,军营里面的士兵穿的多。

  她们家,便是最穷的时候,也是买的那种三百五十文一匹的粗棉布做衣衫的。

  黎尘哼哼两声没有回答她,转而问道:“大姐姐想好开什么店了吗?”

  一说到这个,黎露那眉头便翘了起来,也不再去想那粗麻布了,得意的道:“想好了!就开布店!妹子啊,你看,那店里卖的最贵的,就是咱们在村里看到的那种绢,他们这里可是卖一千八百文一匹!”

  那种绢,那个村妇是五百文一匹卖给游商,游商又卖给李四这种长途商贩,而李四卖给京城这些店铺的价格是一千一百文到一千两百文,这里的店铺卖价就直接到了一千八百文!

  而且,看那店子里的存货,这种绢的销量还不错。

  如果她开个布店,让李三李四直接从江南那边收购绢绸和棉布上来,这中间,就至少能赚六百文。

  若是一年能卖个两千匹布,一年就能赚到一千贯了。

  就算减少一半,那也是五百贯。

  “那别的铺子不开了?”黎尘一边问一边挑了一个果脯,还没吃便被李欢拿了过去先放自己嘴里。

  “先不着急,这做生意的门道很多,咱们有布料的货源,而这里的价格已经成行,几家布店的卖价都是一样的,定价就按照市价来订就是,只要请个好掌柜和伙计,怎么着都不会亏。”

  黎露微微思忖了一下后接道:“而别的,咱们不熟行,不熟悉就很容易被人蒙骗,到时候买了铺子,到底生意怎样也不知道,那还不如不买,所以先不着急,多看看再说。”

  黎尘嗯了一声,张开了嘴,李欢正拿起了先头她拿的那种果脯(尝过味道不错)准备放她嘴里。

  手才伸过来,就听得一声大吼:“店家,快点,整五斤酒,切五斤肉来。”

  随着声音,两个人从他们桌边大迈步的走过。

  那带起的风,吹起了一些形状不明的东西落到了那果脯上面。

  好吧,虽然是只有他看得见的微小,李欢还是收回了手,将那果脯自己吃了,再拿了块新的放进黎尘的嘴里。

  黎尘咬住了那果脯,扭头朝那两人看去。

  那两人身上穿的是衙役的衣服,风尘仆仆的,口音也是南方的,应该是从南方上来送信的。

  不过,外头并没有看到马,也就是说,他们不是送信的途中,而是已经送完信了。

  李欢见黎尘那模样,不觉也微眯起了眼,竖起了耳朵,将听觉放了出去。

  那两人在屋子里面的角落坐下,离了他们还有好几桌,距离很是有些远。

  两人坐下后,一人便低声道:“二哥,你瞅着,这上头是什么意思?就这么让咱们回去?那回去怎么说?”

  “能怎么说?照实说呗。”另外一人冷声道。

  “照实说?说上头不管?就让咱们县太爷自个去对付?那可是山匪,几百人的山匪,咱们县统共才不到三百的士兵,而且,那些士兵跑得比咱们都快,哪里会去剿山匪!”先头那人声音虽然小,却很是有些怒气。

  后头那人哼了一声,道:“那能怎么说?人家不是说了,这事得先报告福州知府,由知府报告福建路巡抚,再由巡抚报上来,

  咱们这么跑上来,那是越级,按照规矩他们就可以不受理,现在还接了公文就算客气了,我说啊,指不定我们一出那个门,那咱们县太爷写的文书都不知道被丢到哪去了。”

  “可,可这也要他们管啊!这要是他们管,咱们犯得着这么老远的跑上京城来吗?”头前那人急道。

  “那也没办法。”后面那人叹了口气道:“行了,快吃吧,吃完了,咱们还得赶回去,回去劝劝县太爷,这事,咱们也别管,左右那些山匪待着的地方本就是没有人的山里,山上毒虫又多,不去剿,他们也会被那些毒虫弄死。”

  “可县太爷说,那些人也是可怜,都是莫名其妙就没了茶山没了田地,没有饭吃才上山的,这要是现在朝廷能给点安抚,就能招抚下山,要是真被逼得没有活路,那说不定咱们县城就得遭殃。”先头那人叹气道。

  后面那人啧了一声,眼睛往两边溜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道:“我跟你说啊,我听说那些人的茶山和田地,就是被巡抚的小舅子给骗了去,

  有两千多亩茶山和将近千亩的良田啊,一文钱都没有出,便成了那小舅子的财产,他还派人去那些茶农家里,看到漂亮的小姑娘就要直接抢回去,那些人受不住了,才结伙跑进了山里。”

  声音顿了下,那人又轻声道:“你知道那小舅子是谁不?那小舅子就是户部侍郎的儿子,他娶的是安定侯家的女儿。”

  先头那人惊讶道:“哇,二哥这你都知道!”

  后头那人又啧了一声,低声道:“我知道个啥啊!就先头你去找地方方便,我不是在门口那等你嘛,

  我是听那接了咱们文书的那个人在跟别人说,说咱们县太爷胆子真肥,居然点了那户部侍郎儿子的名字,这户部侍郎家还好说,安定侯可不是好惹的,到时候有我们县太爷的好果子吃。”

  “那……”先头那人着急的道:“那可如何是好?”

  后头那人摇摇头道:“不知道,反正文书我们也送到了,便赶紧回去,把事情告诉县太爷,别的我们也管不了了。”

  说到这,店家送了酒肉上来,两人便也不再说话,大口喝酒吃肉。

  黎尘皱了下眉,扭头看到李欢一脸茫然,才想起来,那两人说的是闽南话,李欢这个江南人自然是听不懂的。

  便一笑,夹了个小烧麦给他,再对黎露道了声休息好了我们回去。

  黎露便喊人结账,几人慢慢的走回了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