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整一个码头行脚

更新时间:2018-12-08 11:39:46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18

这是要出门查探行情,又是去南城,黎露特意换上了原来在上合镇时穿的布衣,头上包了块布,脸上抹黑了一些,而且也没有让丫头跟着,就带着也穿着布衣的黎尘(布衣舒服),还有跟着黎尘一样穿着的李欢(好洗破了也不心痛)和离刹(理由一样)。

  四个人从小门溜出去后,便顺着墙根出了巷子,到了外头大街。

  这离刹是一大早的就出去探了一圈,李欢跟着李七过来的时候也记下了路,瞅着黎露那左顾右盼压根不知道往哪走的模样,李欢便主动带着她们先去了南城的那条商业大街。

  虽然南城有钱人没有别的地方多,但是那条大街却是非常热闹,因为街上铺子的经营种类实在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走了不到两百米,黎尘便瞅见了两家赌坊!

  再过去两百米,就看到了一个万花楼(青楼)。

  万花楼再过去三百余米,则是一个综合了赌坊和万花楼的巨大的酒楼,也不知道占地多大,庭深几许,就那临街的四层高的门楼上挂着的写着巨大梵楼两字的牌匾便有几米长,从街头都能一眼瞧见。

  此时已经过了饭点,可那梵楼门前依然是车水马龙,客人络绎不绝,而且是穿绸缎的也有,穿布衣的也有,在二楼和三楼的走廊上,还有好些个衣着轻薄艳丽的女人对着外头招手。

  黎露一瞅,便赶紧的拉着黎尘快步走过。

  黎尘倒是很有些兴致的回头往那楼上看去,还对李欢道:“你听到什么声响没有?”

  李欢脸色微红,连连摇头。

  这他和李七是上午的时候从这条街走过的,那时候这梵楼和万花楼都没有开门,哪里知道是这种地方……

  黎尘啧了一声,眼珠转悠了一圈。

  黎露用力拉了她一下,道:“别给我想些乱七八糟的,赶紧走!这里不是正经人来的地方!”

  黎尘挑了下眉,用眼角给离刹递了个眼色。

  离刹抿着唇的微微点了下头。

  黎尘满意的转回头,老实的跟着黎露快步走过梵楼那长达百米的门口,拐进了另外一条街。

  从那条街再走过两条街,便到了一条很多不大的门面组成的一条商业街,这里来往的人也很多,不过衣着就没有很是华贵之人了。

  布店,米店,杂货店,糖铺,点心铺,铁匠铺……

  店铺也非常正常。

  黎露满意的点点头,便慢慢的一家家的逛了进去。

  黎尘跟着逛了两家,瞅着黎露进了家布店,便打着要挑一匹棉布的借口跟那店家问各种布料的价格,自己站在了门外,对离刹抛了个眼神。

  离刹凑近了她,低声道:“那赌坊只午后才开门,赌大小的比较多,也有骨牌牌九,梵楼则是午时初开门,开通宵,卯时才关门休息,里面什么都有,三天还会有一次大赌局,而且只接受白银黄金和珠宝做赌资。”

  声音顿了下,离刹又道:“这梵楼,是温家的产业。”

  黎尘点了点头,低声道:“那赌坊,你以前赢过钱没有?”

  离刹脸色有些讪讪的道:“以前,属下是知道有这种地方,但是自己没有赌过。”

  黎尘不觉斜瞄了他一眼,啧啧两声道:“看不出啊,你还是个正经人。”

  离刹笑了一下,低声道:“不过,尊上若是需要,属下可以立刻去学。”

  他做鬼使的时候也是去赌坊引过魂,当时好奇还多看了会,他是鬼使人类看不见他,出老千也不会避着他,倒是让他旁边看也是看清楚了里面的门道,再加上现在他耳清目明,要想赢钱,倒不是什么难事。

  黎尘哼了一声,压低了声音道:“这个不急,回去后,本尊教你,这种东西啊,很好学的,不过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好进去,进去了赢多了也不好。”

  离刹不觉低声道:“尊上很熟悉这个?”

  看这眉眼都飞起来的模样,只怕不止是熟悉。

  黎尘再又哼了一声,得意的道:“你家尊上我啊,当年可是赢垮了京城所有的赌坊。”

  说完又赶紧加了一句道:“那时候本尊可是跟现在差不多!”

  是普通人类,靠本事赢的!

  绝对不是仗着天尊的实力来讹诈这些人类!

  离刹憋着笑的连点了几下头,然后低声道:“那,尊上这次也要……”

  赢垮这里的所有赌场嘛?那赢回来的钱几百万贯都有了。

  黎尘啧了一声摇头道:“本尊才不要再做那种傻事了,钱这种东西,够用就行。”

  当年为了对付那些被赢垮的赌场找来的杀手们,她可实在有些……

  最重要的是,赢来的钱,她一文都没有享受到!这种傻事,打死都不要再做!

  “尘妹妹想做什么?我去做。”李欢手里拿了一包饴糖跑了过来,将糖递给黎尘,笑着问道。

  黎尘接过糖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欢。

  这两年李欢的个头窜的快,如今都已经快一米五了,稍微装扮一下,还是可以进出赌坊的。

  嗯,回去就教他这手!

  “掌柜的!”一个妇人刚走到门口便大叫了一声,叫完了后又瞅了眼站在门口的黎尘三人,然后再对着里面叫:“掌柜的,那种粗麻布还有没有?我家夫人让你再送二十匹过去。”

  里面掌柜的应了一声有,又笑道:“不是十天前才送过去十匹嘛?就不够了?”

  “是啊。”那妇人走进了门,见掌柜的已经迎了出来,就没有往里面走,站在门口笑道:“咱们将军把少爷们都给带进了军营,说是要什么训练,我们家二少爷啊,每次回家,那一身衣服就完全不能再穿了,夫人说,做上三十套粗布的,尽着他去摔。”

  掌柜的笑道:“你们二少爷才多大?也就是十一岁吧,就进军营了?”

  “可不是嘛,那么大点的孩子,我瞅着都心痛,不过夫人说北边那头军户家的孩子,大多十四五岁就从军上战场了,这要是不练点真本事,那以后上战场那就死得一个快。”那妇人道。

  掌柜笑道:“贺将军家,这是将门无犬子啊。”

  妇人道了声可不是,瞅了下伙计拿出来看的布样道:“对,就这种,那你们赶紧的送过去啊,到时候一起结账,我先走了。”

  说完,便挥挥手径直走了。

  掌柜的便交代伙计送布过去,转头便问黎露:“姑娘可挑好了?”

  这都在我这里问了所有布料的价格了,到底要多少啊?

  黎尘指着那伙计手上的布道:“就这种粗布的!来三匹!”

  做一身短打衣服给李欢穿上,整一个拿着点小钱去赌坊的码头行脚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