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膨胀的黎王氏

更新时间:2018-12-04 09:10:22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3261

黎璟桦上了船后自然是先拜见了已经站在船头的黎老太爷和黎文景,再给黎老夫人见礼,顺便给自家媳妇递几个眉眼,然后才想起黎王氏。

  正往船舱后看去,黎昊炙在一旁道:“祖母先下船了,她说要第一个踏上京城的土地,让春樱扶着她下去了,呐,现在已经上了抬椅去马车那里了。”

  他和黎昊然住一间,房间也是在船尾,到岸的时候他跑去看船尾的人停船,正好就听见黎王氏这般吩咐春樱,又看着她已经走过踏板这才跑到船头来,现在见黎璟桦在找人,怕黎璟桦怪李氏没有先去招呼黎王氏,便干脆直接说出来。

  至于说出来之后,黎老太爷和黎文景那脸色,他就管不着了。

  黎老太爷重重的哼了一声,带了些冷色的道:“是啊,她这个生了璟桦的,自然是功劳最大的。”

  连踏上京城的土地都要第一个!

  怪道要从船后面偷偷的下去。

  黎文景心里也很是不高兴,跟在黎老太爷身后下了船,也没有去黎王氏上的那辆马车,而是和黎老太爷上了一辆,还直接唤了黎璟桦也上了车,连黎璟桦去看下黎王氏的时间都没有给他。

  李七来接船,是雇了四辆坐人的马车,黎家三个爷们坐了一辆,李氏和黎老夫人还有黎露坐了一辆,黎昊然和黎昊炙和黎尘坐了一辆,离刹坐在了车辕边,李欢则是跟着李七一起骑马,谁都没有去黎王氏那辆马车。

  李七的人早在去年就替黎家在城西方向花三千贯买了一处三进的院子,这个院子很周正,占地面积和上合镇的那个院子差不多,不过房子却是要多一些,

  前头大门旁边便有两间门房,一个是住人的,一个是供给来客暂时歇息等候的,第一进的院子也很是大气,还有一个专门待客用的书厅和书房,

  第二进带了一个专门做厨房杂间的小跨院,还有一个三连间的库房,第三进便是一个很是舒服规正的大院,也带了两间库房,只不过住的地方大了,那个些花园便没有了,只是院子围着的一个方井式庭院。

  当初买下屋子之后,李七的人便送了布局图回去,所以黎老太爷是一早就做了布置。

  这他是要去书院教书的,既然带了黎文景过来,就干脆带着黎文景一起去书院,按照书院的规矩,一旬才得修三天,也就是他们得住在书院,七日才能回来住三日,

  所以,便干脆说,第二进的主院就给黎璟桦一家子住,黎老太爷黎老夫人带着黎文景和黎王氏住了第三进的那个院子,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住正屋,

  黎文景和黎王氏住东厢房,黎文景还特意的提出厢房安置两间卧室,他和黎王氏分开睡,黎老太爷自然是同意的。

  这么安排后,李七带着黎璟桦到了京城的时候,便带着人这么布置了房间,而且那个时候李七便已经买了一个书童一个门头一个打扫的婆子在院子,后来过来,又听从黎老夫人的吩咐买了几个婆子和三个小厮,还有四个小丫头。

  估摸着黎家的船这两天会到,李七早使唤了人将屋子给全部打扫干净,换上新的被褥,新的下人也已经调教了一番,事先教了他们黎家主子有哪些。

  所以马车到了门口,那些人是一拥而出,倒也是没有太乱。

  小厮本就是跟着黎璟桦一起去接人的,自然是招呼了黎家三个爷们,四个小丫头往孩子们的马车前招呼,几个婆子则是满脸堆笑的去扶黎老夫人和李氏,有两个看到插不进手,想起还有个黎夫人,便赶紧往最后一辆马车走。

  黎王氏昏了一路,到马车到地方之前人又醒来了,正有些发晕自己怎么就在马车上了,就听得外头人声沸腾,有人喊着老爷太太回府了。

  黎王氏打了个激灵,人便完全清醒了,看了下车子里居然只有春樱陪着,便黑着脸问道:“老爷呢?少爷呢?”

  春樱低声道:“都在前面的车子里。”

  “他们不知道我痛昏了吗!”黎王氏厉声道。

  春樱吓得往后一缩,低声道:“奴婢不知道,老爷和少爷是……”

  正说到这里,车门被打开,外头那两婆子满脸堆笑的道:“夫人,到府了。”

  春樱便赶紧呲溜一下先下了车,这黎王氏下不了床后,她便被派过来伺候黎王氏,很是被她又掐又打了好几回,现在看黎王氏这个样子,还是先避开一下比较好。

  黎王氏看到春樱自己下了车,更加生气,将那婆子伸进来扶她的手一拨,大声叫道:“你们是谁!你们想干嘛!李氏!你是死的嘛!你居然不来我这里伺候着!你居然让你婆婆我受这种罪!黎璟桦!你这不孝子!还不休了那贱妇!”

  她叫的非常大声,又凄厉又尖锐,便是门前一片热闹欢庆,也是让人听了个清楚。

  李氏的脸色一下白了,而黎老太爷则是气红了脸,扭头便瞪向了黎文景,厉声道:“还不快去把那疯妇送进去!丢人现眼!”

  黎文景的老脸也不觉一红,带着黎璟桦便赶紧往那马车走去,走到马车前,里面的黎王氏正骂道:“黎文景你这个混蛋!你居然敢丢下我不管!”

  黎文景将那两脸色尴尬又害怕的婆子往旁边一推,头伸进了车厢里,对着黎王氏道:“你再叫一声,便拿着休书滚!”

  黎王氏的声音一下就顿住了,看着黎文景满脸的不敢相信,半晌之后才道:“我,我都痛昏了,你们都不管我,现在,现在……”

  “你昏了?你不是都能自己下船,要赶在父亲母亲之前第一个踏上这京城的土地嘛?你会昏?”黎文景冷声道:“王茹,别再耗费我的耐心了,老老实实的下来,进去,要不,李家的船还在码头。”

  黎王氏张着嘴,又闭上,再张开,却还是闭上,最后恶狠狠的将视线瞪向了车外的春樱。

  这个话,她只对春樱说了,黎文景怎么会知道!

  “母亲,我抱您下来。”黎璟桦轻推了下黎文景,伸手进去,用力将黎王氏抱了起来,转身快速的往院子里面跑去。

  一边跑,还一边低声道:“母亲,这是京城,不比上合镇,您要再这样,祖父和父亲真的会休您回去的。”

  这京城可是天子脚下,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几千,城里的坊间分布也是非常有集中性的,皇宫位于北城,高官贵族们大多住在北城和东城,中等官吏和大商们则多是住在西城北面,而西城南面则是一些中下等官员和普通老百姓(有钱的)住着。

  现在这个院子所在的这条巷子,便有六户人家,都是三进的院子,三户是家中为七品官员的,两户是有秀才功名的商户,还有一个就是他们家。

  现在黎家搬家,其余几家也有人出来看着,黎王氏这么一叫,保不定就成了今儿晚上这几家饭桌上的谈资。

  这对他来说,可是非常不好……

  要是黎王氏再出幺蛾子,那黎老太爷和黎文景为了黎家的名声,绝对会和她断绝关系。

  黎璟桦抱着黎王氏飞一般的跑走了,门口只静了一下便恢复了原来那种热闹的模样。

  下人迎着主人们走进去,李七则是带着人卸行李。

  那几户人家的人在外头听了好一会,都没有再听见别的,而那黎王氏是用江南话叫的,他们也没有听懂到底是喊了什么,回去之后跟自家主人汇报,也只能说好似是某个夫人腿脚不方便,那位新进的黎贡士抱着她进去了。

  这黎贡士能抱着的,要不就是自己的夫人,或者是姨娘……

  这要是姨娘……

  当时,就没有人想到那是黎进士的亲娘。

  而黎老太爷进到院子里后,在正堂一坐,第一件事就是认人,请李七帮忙带着人将东西先放入库房,然后便是拿着花名册认人,分配工作。

  这门头自然是守门,小童便去跟着黎昊然黎昊炙两兄弟,三个小厮黎家三个老爷一人一个。

  然后黎老太爷便将花名册交给了黎老夫人,带着黎文景和黎璟桦还有男仆们走了。

  黎老夫人转手就把花名册递给了李氏。

  下面的婆子和丫头们便明白了,这李氏才是真正管家的。

  四个丫头都不过是十一二岁的丫头,正是好调教的时候,李氏便指了两个看着稳重的给了黎露,刚想指另外两个给黎尘,黎尘自己先出声道:“本尊有离刹了!”

  李氏想着黎尘醒来后连春樱都不让靠近,这几年就只让离刹和李欢跟着,便也没有勉强,将那两丫头分一个去伺候黎老夫人,另外一个……

  还没说话呢,黎老夫人便淡声道:“你婆婆腿脚不方便,春樱都招呼不过来,放一个力气大些的婆子过去好了。”

  说着,便指了一个膀大腰圆面生横肉一看就力气够大脾气也应该有点婆子道:“你去伺候老夫人。”

  声音顿了下,黎老夫人又道:“如今璟桦中了,这府里的称呼就得变了,他才是老爷,文景是老太爷,老爷子嘛,那就是太老爷。”

  那婆子里有聪明的便立时道:“是,奴婢们听夫人和太夫人的吩咐。”

  李氏便笑着应下了,随之便点了那说话的婆子侍候黎老夫人,其余三个婆子,留了一个跟周妈一起管厨房,另外两个则是管打扫和杂活。

  剩下的那个丫头,李氏便留在了自己屋子里听候使唤。

  待人分配完,便让她们按照职能赶紧的上岗干活,孩子们也自去自己屋子里收拾。

  于是,又是一番各自的热闹。

  到的晚间,除了黎王氏留在了自己的屋子,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吃了晚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