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就是不孝敬你

更新时间:2018-12-03 09:52:08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3193

黎家的人是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好料子,当然李家的人也没有看到过。

  黎老太爷做主,让李氏挑一些让李四带回去,送给李家。

  因为李家是没有功名的,红罗和上等锦缎都不能穿,李氏便挑了十五匹绢绸和六匹素色的锦缎让李四带回去,由李武氏去分配。

  李四道了谢后,看看天色,便带着东西先行告辞回去,说好等考试完后再来接孩子,便赶着马车走了。

  待李四走后,黎老夫人便挑了十几匹锦缎出来,让李氏找人给全家人做几套新冬衣,正好穿着过年。

  至于其他的,就先全部包好装箱,到时候带着进京城。

  到京城之后,再看情况裁衣或者是送礼。

  那黎王氏本是一直在自己屋子里,后来听得人声说什么很漂亮很漂亮,出来一看,一眼就瞧中了那红罗,听得黎老夫人只挑了锦缎出来做新衣,便忍不住出声,说为什么不用红罗做些春衫,还指着一匹颜色特别靓丽鲜红的说她要那匹。

  黎老夫人冷冷的扫了她一眼,道了句这可是尘姐儿救了人,那人送的谢礼,人家可特意说了是给尘姐儿做衣服的。

  说完便让周妈带着人将那些全部收拾起来。

  黎王氏被噎得半死,可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黎文景又完全不理她,只能自己愤愤的走回屋子里,生了一晚上的闷气。

  次日知道黎尘将那人送的东西又分给了黎露李氏和黎老夫人,就是没有她的份,便又说了几句酸话,话里话外的指责黎尘不懂规矩,这次是黎文景直接对她说,那是人家专门送给尘姐儿的,尘姐儿拿出来就是她的孝心!你也不想想,为什么尘姐儿就是不孝敬你?

  黎王氏这次是气得饭都吃不下了,缩在屋子里又生了好几日的闷气。

  不过就算黎王氏觉得自己都快气死了,黎家也没有人理她,连黎文景都没空理她。

  县里童生考试的那天,下了大雪,李七和李四早早的便到黎家,接了自家孩子和黎昊然一起,前去县里学衙考试。

  这一考,就是三天。

  (当然,是每天可以出来的)

  好在有北冰兄弟送的皮毛,李氏抓紧时间给几个孩子都做了毛皮靴子手套和皮袄,四个孩子穿得暖暖和和的,没有受冻,发挥都很好。

  考完之后三天放榜,四个人都通过了考试,也就是有了考秀才的资格。

  黎家是意料之中,李家却是狂喜,李七和李四带着孩子回去后,那是大宴了一天宾客。

  然后,李七就又将李欢给送到了黎家。

  这明年二月考秀才,还是得继续突击学习才行。

  李四本也有这种想法,不过两个双胞胎不干了,说这黎家的孩子都不是人,连带着李欢都成了精!他们每天跟着他们读书,被比得成天的就想挖个洞自己钻进去!太伤自尊心了!

  还不如在家里跟着老秀才勤学,虽然说那老秀才跟黎老太爷没得比,但是他们的目标不过是考上秀才,让家里有个功名可以住大些的房子而已,就不要再去黎家成天的被黎昊炙那小屁孩拿……你这都不懂的眼神看着了!

  学霸的世界,真心不是学渣能待的啊!

  (黎昊炙:切!我还成天的在三年不叫的鸟的世界里呆着呢!也没见我挖洞啊!)

  这次李七送李欢来,黎尘想起了温暖的话,便让李欢将温暖说的话转告给了李七。

  李七当时愣了好一会,才长吁了一口气,对李欢说他知道了。

  他今年没有跑船,除了要留在家里处理一些事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今年去询问的时候,温家那边确是告诉他,没有办法再给他提供上次那么多的货了,因为温家织坊换了主人,温二爷自己铺子的货都不够,没有办法再融出来了。

  不光是他,便是他原来的老板徐老板,今年都没有拿到足够的货物,最后还是到乡间去收的一些低端绢绸和一些低等瓷器装的船。

  他要是明年跑船的话,只怕也只能像徐老板一样,去乡间收一些低等绢绸,只是,在番外低等绢绸虽然也是两三倍的利润,但是到底比不上上等丝绸的利润,而且,没有上等丝绸拿过去交易,那些番外贵族也不会拿出好的香料宝货来交易,甚至都不会愿意卖多少货物给他。

  所以他都在考虑,去京城的丝绸铺子,直接高价购买一些红罗花平罗和高端锦缎,就算不赚钱,也得让那些番外贵族愿意卖东西给他。

  现在……

  有了那黎尘这话,也就是说,黎尘这次救的应该是温家比温二爷都说得上话的人物,所以才能调配一些货给他。

  就算只能给他几十匹红罗,都够他打开番外贵族的大门了。

  不过,黎尘让李欢特意交代的不能告诉温二爷,也就是说,温家现在,应该是有内斗……

  想到这里李七摇摇头,这种事,不是他能去想的,他能做到的就是,人家愿意帮他,他也没有说要害人家的理,所以这次他还是得高价在杭州府和京城买一点高端丝绸,至少要做做样子。

  这么想着,李七便直接去了杭州府,想趁着年底,各家店铺都会放些新货出来售卖的时机收一点好货。

  十一月底,黎露找了李七帮忙,在靠近湖州那边买了一片山林,又趁着年底有人出手,在靠近杭州府,好吧,也就是她们上岸的那个地方,买了一个两百亩田地的小庄子。

  黎昊然过了童生,家里钱粮布都足够,而有了那九百亩的良田,送过来的一些农产品也多了些,黎家的年过得很是丰足热闹。

  在此之中,黎王氏嚷着说自己腿脚很痛便只成了一个小小的杂音而已。

  那是大年三十的时候,按照规矩,小辈都要给长辈磕头,黎王氏再不被待见,那也是母亲和祖母,在给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磕完后,就要给她和黎文景磕。

  可黎王氏刚坐上那椅子便喊着腿好痛,痛的都坐不住了的往下滑,当时黎文景和黎璟桦是吓坏了,忙一左一右的扶着,可跟着黎王氏便说,一定是上次黎老太爷让她跪在正堂里害的,害的她的腿这般痛,都好似是断掉了一样。

  那黎文景和黎璟桦心里便不舒坦了。

  这离当时罚跪都过去两个多月了,要疼不早疼了,现在才来疼?而且,那次跪过之后她也喊了好几日的疼,黎家也是请过大夫的,人家大夫都说了,没多大事,就是揉点药油就好了!而后来她也没有再叫唤了,现在都隔了两月却这般说……

  这肯定是想趁着大年三十搞事啊!

  这般一想,黎文景那脸色便不好看了,淡声说道,你既然这么疼,那便回屋子里去躺着吧,让周妈给你揉点药油。

  就这么,把黎王氏给送回了卧室。

  接着一家人便高高兴兴的继续给黎文景磕头,再给黎璟桦和李氏磕头,然后长辈们发压岁钱,吃年夜饭,放鞭炮烟花,开开心心的守夜。

  到了初三,又跑去李家玩了一天。

  如此一晃,便到了初十。

  李七送了李欢来,黎昊然和李欢两人便又开始跟着黎老太爷读书,而李氏则是开始给黎璟桦准备行李。

  黎昊然考秀才是在二月,而黎璟桦也是二月就要考会试,要是中了还要参加四月殿试,所以最后决定是黎璟桦先和李七去京城,待黎昊然考完之后,黎老太爷再带着一大家子一起上去京城。

  这一大家子里,黎老太爷本是没有考虑带上黎王氏的。

  可是,黎王氏自从那天喊痛之后,倒是真的起不了身了,天天喊得黎文景也觉得不对了,便让老仆去县城里请了一个大夫过来。

  那大夫仔细看了之后,说道,黎王氏这是自己郁闷出来的毛病,说当时受寒是受了些寒,但本来吃点药就好了,

  可是黎王氏自己折腾,天天不出门,大太阳天也抱着个火炉子烤着结果形成了内火,偏生有时候又没有注意,下雪的时候又受了凉气,两相一来,自己把自己腿给折腾坏了,估计这腿以后行走都有些艰难。

  这大夫说完,黎老夫人便嗤笑了一声,带着李氏走了。

  黎文景那心里也百般不是滋味,不过晚上还是找了黎老太爷,希望能一起跟着去京城,说不定京城有好大夫,能治好黎王氏的腿。

  黎老太爷看黎文景这样,也是不敢再留他们两夫妻在上合镇,便让黎老夫人准备,带着他们一起进京,到时候在他们眼皮下面看着,也安心一些。

  元月十一号,李七便带了黎璟桦一起进京。

  二月,李七快马赶了回来,和黎家一起送黎昊然和李欢入场考试。

  三日后放榜,黎昊然得了头名,成了大穗朝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秀才,而李欢,以倒数第三名的成绩低空飞过,也中了秀才。

  李家七房,这下便有了功名。

  李七摆了三天的流水宴席,只要来贺喜的,便免费吃上一顿,又散了百贯的铜钱出去大肆庆贺。

  如此热闹了一番后,便又带着李欢到了黎家。

  黎家已经收拾妥当,留了那老仆和陈婆子他们几人守家,带了周妈和春樱一起上京。

  李七早准备好了车队和船,接了黎家人在杭州府上了船,便沿着运河往京城走。

  正是阳春时节,春暖花开,草长莺飞,绿水泛波。

  说不尽的风流景色。

  而且春水潮起,运河的水位够,船速也快,黎家的船在京城最美的春色里,进了东城门外的码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