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速度比你更快

更新时间:2018-12-02 09:17:30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14

舜带着黎尘,从她们最开始进来的那个门走出去,门外李四的马车已经等候在那,后面还有一辆放置了两个箱子和一堆打好的包裹的货运马车。

  舜指着那马车道:“这是九少送给黎姑娘的礼物,那大箱子里是熊掌鹿茸红花那些药材,那个小一些的箱子里是一些小玩意,那些包,是五十匹红罗一百五十匹锦缎还有五十匹绢绸,九少说,将近年底了,给姑娘做衣服穿。”

  做衣服?这么多要做多少件衣服?

  黎尘瞪着眼睛看了一会,呵呵了一声当做笑纳了。

  舜瞅着她再没有别的表示了,虽然想着温暖特别交代不要多嘴,可还是忍不住的道:“黎姑娘,九少活到现在十二个年头了,这是第一次送人礼物。”

  而且,还是撑着那样的身体,让人从库房里抬了几箱子的东西出来,再自己亲手从里面挑选了那一箱子小玩意……

  黎尘却是压根没有听出舜想说的意思,而是只听到中间那句话,挑了眉头道:“他十二岁了?那腿瘫了有快六年了吧?那时候,他六岁?”

  六岁,正是一个孩子最能体现出天赋的时候……

  舜很是噎了一下,又下意识的点头道:“是的,那时候他才六岁半,腿被人废了,还被人下了毒,后来又……”

  声音一顿,舜满脸警惕的道:“姑娘问这个做什么?”

  黎尘哼哼一声,斜瞄着他……

  好吧,舜个头比她高,两人同时站着,她斜瞄不到……

  黎尘便又哼哼一声,向李四的马车走去。

  问这个,当然是确认一下那家伙果然就是个倒霉催的啊!

  舜跟着黎尘走到了马车边,想了一下,上前帮她挑起了车门帘,低声道:“九少的那个怪病,今儿早上好了。”

  黎尘愣了一下,明白了,这说的是那碰不得人的怪病吧?

  难怪刚才是齐叔在旁边待着,在她进去前好似还刚刚给温暖喂了水……

  看样子,果然如同她想的那般,那怪病应该是那个毒引起的一种对某种人类身上通常有的东西的过敏症,那种过敏症不需要等到解毒,有她的那点灵气便可以解除。

  舜见她那幅了然的神色,想起温暖所说,他的那个怪病能解是因为她给了那解毒药里面的一味极其珍贵可遇不可求的药,而再等拿到另外一味药,他的毒就可以完全解了,心里立时明白黎尘是知道那药可以解毒的。

  这可跟给温暖当肉垫的救了温暖,那是完全不一样了……

  舜退后一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还砰的一下磕了个头。

  然后迅速的站了起来。

  那速度……就黎尘看了个一清二楚,前头的马车夫一点感觉都没有……

  黎尘看着他,嘴角都有些抽。

  显摆是吧?显功夫好是吧!显速度快是吧!

  本尊速度比你更快!

  等等,本尊干嘛要跟他比磕头的速度啊!

  嘴角再度抽了一下,黎尘瞪着他道:“你作甚!”

  不是她的手下,亦不是她的奴仆,年纪比她长,无缘无故的突然行磕头大礼……她也是要还的好不!

  “九少是我们的命。”舜脸色一片凝重,靠近了她一些,压低了声音道:“姑娘救了九少,就是救了我们大家的命。”

  黎尘眨巴了下眼,好吧,救命之恩嘛,磕个头也是应该的。

  黎尘很是大度的挥挥手道:“行了,这个礼本尊受了,不过你也不用在意,本尊不过是顺手而已。”

  她这么不在意,舜的心里真真的是复杂难言……

  有心想告诉她这句话背后是他和齐叔他们的一个承诺,但是转念一想,这小丫头片子又怎么可能知道他们的承诺有多重……

  (昨天她就没当回事!)

  在舜差点憋出内伤之前,黎露和李四还有离刹出来了。

  看到那个车子,黎露很是惊讶,带着他们出来的随从便道,这是家里主子给黎姑娘的谢礼,谢谢黎姑娘做了肉垫救了主子一命,说完又拿出了一个信封递给李四,说这是主子借马车的谢礼。

  虽然那些包裹包的严实,看不出到底包的是什么,可是这么大的量,黎露和李四同时在心里道了声,果然是豪族温家,这谢礼都够豪。

  两人上了马车后,外头舜喊了一声小心送黎姑娘回去,两人又不约同时挑开了窗户帘子往后面看。

  这才看到,不光是那辆装货的马车跟在后头,还有两个穿着青衣的随从上了马,看这架势是要护送他们回去。

  李四和黎露放下了车窗帘,待车子开始走动后,两人又同时道:“这是温家的哪位?”

  问的是黎尘。

  黎尘一脸茫然:“啊?”

  什么哪位?

  黎露便转向了李四道:“四舅舅也不知道吗?”

  李四摇头道:“只知道肯定是温家的人,但是听说温家有好几房,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尘姐儿没问?”

  这来的时候一路上那些人就没有和他说过话,到了这里也是黎家姐妹进了房间,后来他只透过大门看了那织坊一眼就不敢进去了,便被请去了喝茶,是真真的喝茶啊!

  茶是顶级的碧螺春,点心也不错,但是就他一个人喝!今儿也是,直接说送他们出来,就这么送他们出来了……

  他哪知道这到底是温家的哪位主子啊!

  要说知道,那也只能是黎尘这个跟那主子待那么久的啊……

  黎露瞅了眼黎尘,对李四笑道:“四舅舅也别问尘丫头了,她从来不会管这些的。”

  李四想想也是,黎尘虽然说不似以前流传的是个只会睡和吃的傻子,但是的确也只对吃和玩感兴趣,她是绝对想不起去问这主人到底是谁的。

  黎尘瞅了一眼两人,淡声道:“他是谁重要吗?”

  李四一愣,随之便笑道:“尘姐儿这话对,他是谁?跟我们都没有关系。”

  这种人家和他们那是天与地的差别,不管是哪房都不是他们能高攀得起的,再说,人家都送了这么重的礼,那当肉垫的恩怎么都算是清了,再要去问是谁,去沾上去,就是他们落了下成了。

  想到这里,李四想起了那信封,拿出来一看,里面装的是五百贯的交子……

  这钱,都可以重新买两部这种马车了……

  长吁了一口气,李四再不想这事了,转而和黎露说起了一些生意上的闲话。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