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这是大妈们的爱好!

更新时间:2018-12-01 09:51:15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3365

黎尘看着舜出去,再扭头看向了温暖。

  温暖脸色本是有些复杂,见她看过来,便恢复成了那种轻柔若水的神色,道:“熊掌和鹿茸做起来要点时间,要不,先让他们上些点心?”

  黎尘看了他一会,摇头道:“等下舜回来了,本尊要去看看大姐姐。”

  看这样子,温暖接着就要处理一些内部问题,这种事她可没有兴趣,还不如去看黎露打着各种小算盘各种纠结那模样有趣。

  温暖微怔了下,便点头道:“好。”

  刚才他是必须马上对春水下手,他原本以为春水会逃走,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胆子回来,既然回来他就必须下手,否则,那些人就会怀疑,怀疑他有所准备,怀疑他以前的那些冲动易怒都是假的,那么,他们今天晚上就不会上当。

  但是跟着要做的那些事,他也的确不想让黎尘看到。

  不管黎尘到底是什么来历,但她毕竟是个小女孩,一个,对丫头爬床这种事好奇八卦的孩子……

  (舜:这是大妈们的爱好!)

  那些血腥,那些狠毒,那些阴险,他,从心底里,并不想让她看到。

  黎尘见他这么快的点头,居然一点都没有想留她下来帮忙的意思,倒是有点觉得不好意思了,轻咳了几声道:“这个,你现在应该感觉没有那么痛了吧?

  慢慢的会更好的,你放心,那个什么柳大夫是察觉不到你的疼感到底是到什么程度的,你只要表现出先头那般痛就可以了。”

  温暖笑了起来,点了点头,柔声道:“我知道。”

  那颗光珠一吞下,体内便有一股很暖很柔和的气在流动,就如同先头她的手传给他的那些气一样,让他那些久被毒素摧残的筋脉都柔和了许多,疼痛也减轻了许多,甚至,因为他这么些年形成的对疼痛的忍耐力,现在的痛,他都可以忽视掉了。

  这也让他能更加清晰的做判断,做对策。

  今天晚上,他一定要拔掉对方那颗毒牙!

  温暖这声说完,舜便掠了回来,温暖便让他派人送黎尘去黎露那里。

  舜带着黎尘出来,将她交给了门外候着的一个随从,黎尘认得是先头追上马车的那几个里面的一个,便跟着那随从走了。

  织坊并不是在某个镇上,而是在离湖州还有二十多里的一座大山的山脚下,一个由高大山峦半围成了的一个山谷,山谷面积只怕有千多亩,一大半是桑园,一小半则是布局严谨的建筑群。

  当时马车停靠的是那建筑群一侧的一个院落的后门,再说涌出来的人也有些多,黎尘并没有去注意这个建筑群的布局。

  现在这么一走,再探了一下,不觉很是暗道了声有钱人!

  这片建筑群占地有将近三百亩,其中一大半应该是织坊,另外一小半则是由高大的围墙隔绝出来的一片院落。

  这片院落的布局很有讲究,并不是正经的合院布局,而是按照八卦阵图来布局,院中有院,墙中有墙,里面只怕还有很多密道和暗墙。

  有这样的地势,再加上齐叔和舜……

  黎尘是彻底的放下心来,脚步轻快的跟着那随从走过一道高墙,一个夹墙通道,到了另外一边的织坊。

  那真的是个非常大的织坊。

  十六个足足有六米层高的独立大开间以间距六米的距离并列成两排,在隔开的通道中间还放置有高大的水桶和沙子。

  黎尘看着那些防火布置,心里便点了下头,待走进那大开间,虽是没有黎露那满脸的惊讶,却也是在心里赞了一声。

  开间面积有八百多平方,整齐的排放着六十五台织机,各种丝线则是整齐的码放在墙边的木架上,每台织机旁边都有一个木架子放置备用的丝线,另外一边则是放了一个可以放置私人物品的小木架。

  这样的空间,布局,还有两边木架的设置,可以让织女最大限度的将注意力投入进织造之中,而且也不会因为走丝而耽误时间。

  不过这个时候,六十五台织机只有十台有织女在操作,黎露就正站在其中一人的身边,满脸的惊叹。

  黎尘走了过去,见那织女织的是红罗,便明白黎露为什么这么高兴了。

  这绫罗绸缎,罗是比绢和绸价格都高的,而且红罗是属于上等罗,黎露在路上就问过李四,李四说过,一匹红罗在京城能卖到五十贯以上,而且数量稀少,基本上是只要市面有售,就会卖空,当然,李四也说了,他是拿不到红罗这种高等货的。

  而如果这个开间里的织机都是织红罗的,那么这个织坊一年至少能出来一千多匹红罗,要是安排得好,丝和织女都能保证,效率得到最大发挥,两千匹都有可能。

  “这里都是织红罗的,不过如今织女还不够,还不能全部开工,估计到明年应该就可以了,一年大概能出一千多匹红罗。”那很是恭敬的跟在黎露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道。

  “那,那边的几个房间呢?都是织红罗的?”黎露问道。

  “不是,织红罗的只有这个织间,其余的都是不同的,有专门织绢和绸的,有专门织纱和绫的,还有三个是专门出锦缎的。”

  那中年男子道:“我们这里一共有一千台织机,分作十六间房,招的织女也是有所偏重的,这里是出最好的红罗,还有锦缎那三间,招的都是最好的织女,其余的便要求没有那么高了。”

  “如此。”黎露在心里算了下这产量,正想着要不要问多少钱卖,就看到黎尘走了过来,忙对黎尘招了下手。

  黎尘左右看了下,道:“四舅舅呢?”

  黎露手挡在嘴边,凑着黎尘耳边低声道:“四舅舅到了外头大门看了下就赶紧走了,他说,这里面可是人家的机密,他不好进来看的,不过呢,我一个女孩子,又不懂这些,倒是没有关系。”

  黎尘斜眼瞟了黎露一眼,心道这四舅舅都说了是机密不好看,你还看得这么起劲?还站人家身后看?

  黎露讪笑了一声,低声道:“反正我也看不懂,你瞅瞅,我都没搞明白,她怎么就能把线织成这样?”

  黎尘眉头挑了下,扭头问那中年男人道:“你们这里的这些红罗啊,绢啊什么的卖吗?多少钱卖?”

  说着又斜飘了黎露一眼,你不就想问这个嘛?直接问不就得了?

  黎露讪笑了下,心道,我又不是你个小女孩,可以说话不遮拦,这,也要我好意思问出口啊!

  这可是温家的织坊,知道温家在京城有多少丝绸铺子不?四舅舅说,高端的都至少有十家!

  听得黎尘问,那中年人依然很是恭敬的道:“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目前织坊还没有全部开工,现在出的出品,九少说,都是自个用。”

  都是自个用,那便是不卖了……

  黎尘对着黎露摊了下手。

  黎露赶紧拉过黎尘,带了很是甜美的笑容对那中年人道:“伍管事,我妹子年纪小不懂事,你莫怪。”

  “哪里哪里,那个,黎姑娘,您看,还要看看何处?”伍管事脸色一丝未变,带着亲切可人的微笑道。

  “不用了不用了。”黎露赶紧道。

  这怎么纺织她是完全看不懂,而要想学这个织坊的做法,那么看了前面那些仓库啊,工房啊,绞丝间啊,还有现在这个车间,她是完全明白了,别说这么巨大的织坊,便是先头看的那种织坊,她都别打主意的好。

  这可不是说你有钱,买块地,建几间房子,再买些织机就能做的,这里面的手续和门道太多,必须得有熟悉此行业的人来管理。

  不光要熟悉,这个人还得忠心!

  可黎家一个穷秀才家,要说得用的老仆现在就周妈一个(另外那个老得不能动了),到哪去找这种人?

  而李家只怕也是没有,所以四舅舅连进来都不进来,就是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能力,就别想这个茬。

  “那,黎姑娘这边请。”中年人便对着门口做了个手势。

  外头那个带着黎尘过来的随从还在,听得说黎姑娘要回去了,便引着三人(还有离刹),从另外一个门,走了另外一条路回到了那片院落。

  不过,这次是进了一个带着一个小天井的小院子。

  推开门请了黎露和黎尘进去后,随从道:“黎姑娘,今日烦请在这里休息一晚,热水已经备好,饭菜待会就送过来。”

  黎尘点了下头,拉了有些惊讶的黎露走了进去。

  院子不大,就三间正屋两间厢房,房子都已经收拾好,铺好了崭新柔软的被褥,每间房还放了两盆炭火。

  两刻钟后,李四也被人带了过来,那个马车夫说是住在下人的专门房间了。

  和李四一起进来的,还有一溜端着各种食盒的下人,将菜摆了满满的一桌,中间就是一大盆的红烧熊掌,旁边则是一盆鹿茸炖鸡。

  黎尘毫不客气的自己先上桌,直接将那熊掌和炖鸡给干掉了。

  吃好饭后,黎露拉着黎尘去洗了个澡,出来后,便坐在卧室里的软塌上开始记笔记。

  黎尘看她和李四都没有说想出去逛逛,便也窝在软塌上,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黎露的话。

  黎露自己算了半天,将桌子一拍,道:“我决定了,我们就买些山地种桑树,再找些妇人养蚕丝,这织坊咱们开不了,但是我们可以种桑养蚕啊,这个可不需要什么技巧,这边的织坊开这么多,一定是需要更多的丝的!”

  黎尘嗯嗯的应了两声。

  黎露又道:“咱们京城的铺子也还是开,就卖那些乡下收来的绢和绸,还有棉布麻布,利润虽然低点,但是这京城到底是普通人多些,应该卖的也快些,我再算算……”

  如此絮絮叨叨,到了晚间,黎尘直接把她给弄睡着了,再又去把李四也给弄熟睡了,自己和离刹一人守了一人。

  那一夜,温暖住的那边起了火光,响起了砍杀声,不过,只小半个时辰便安静了下去。

  黎尘便和离刹也各自去睡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