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便是毒药,暖亦甘之若饴

更新时间:2018-11-30 09:01:29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92

黎尘愣了一下便懂了。

  只怕这个毒温暖家里是找了很多人来治疗,这位柳大夫既然被他这么说,那便是知道这毒是怎么回事,也知道能解毒只可能是那么几种法子。

  而温暖身边有齐叔那种顶尖高手,那少年和那些随从武功也不错,说明他家里有人手,可却一直没有找到解毒的法子,这么难解的毒,如果现在突然解了,少不得有心人便会怀疑到她们身上……

  想通之后,黎尘点点头道:“你良心不错。”

  温暖笑了起来,低声道:“姑娘才是心善之人。”

  “那?”黎尘扬了下手里那点石精,问道:“你收哪?”

  “我脖子上挂着一个小荷包,麻烦姑娘放进去好了。”温暖低声道。

  想了想他断肋骨的位置的确是不好抬手,黎尘便弯腰,将他的衣领拨开,努力忽视掉那白嫩若玉的胸口和那点子小樱桃,在那樱桃旁边找到了那个小荷包。

  (黎尘:它就落在那个地方!)

  那是一个不过成人大拇指长度的白色锦缎做成的荷包,口子用一根极细的银丝系着。

  黎尘定眼看了一会,确定了那银丝是天蚕王死亡之时吐出的丝,不觉挑了下眉头。

  这种丝,别看着细,其实最是坚硬不过,这么系着,如果不是用特定手法解开,便是刀子都切不断。

  将那小荷包从温暖的脖子上取下,放在了温暖的手心里,等着他自己解开口子,黎尘淡声问道:“你确定这几日不会出状况?”

  这小荷包虽然难解开口子,但是温暖现在的身体状况,只要她离开,就很可能会昏迷,到时候被人将荷包取下拿走……

  哎,这里面的东西拿走就算了,要是她的石精也被人拿走了,那她可真是会郁闷郁闷了。

  温暖用指甲慢慢的去挑那天蚕王丝,低声道:“不会,这次是我大意,我出来的时候便怀疑了我身边的两个人之中有一人是奸细,可我还是低估他们的狠毒和狡猾,其实那两人都是,

  他们故意牺牲了其中一人,让我以为另外那人是误会了他,让他打着去追踪线索的借口带走了我的护卫们,然后再引开了齐叔,这才……”

  温暖的话说的有些急,说到这里便有些气接不上,便停住了声音,轻轻的先喘口气。

  黎尘却是已经听明白了,道:“是那个温东?所以刚才你是让你那个齐叔盯着他?然后齐叔和你的人都回来了,你便也不怕了?可要是还有人呢?如果对方还有后招呢?”

  说到这里,黎尘便将他手一按,道:“行了,别解了,不就是要让别人晚些天才知道你已经解了毒了嘛?”

  这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动个手指都费劲,得解到什么时候去?

  黎尘将那石精放在了自己的手掌心,将手握成了拳头,然后凝神静气,从掌心输出了些灵力将那石精给包裹住,等那石精形成了一颗小小的光珠之后,再打开手,对温暖道:“张开嘴,把这个吃了,

  这外头本尊包了些东西,你身体这么弱,要想全部把这些东西溶解,至少得有个十天半月的时间,等那些溶解之后,你身体才会吸收石精,那个时候毒才会解。”

  声音顿了下,想着自己也不能白做了好人,黎尘又接道:“这个包的东西啊,很好的,你呢,自己有空就想象一下肚子里有团温暖的火,

  沿着你不能动或者是痛的地方走,它可以养你的经脉,让你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嗯,说你懂的,就是,等下你就不会这么痛这么难受,也不会因为无力昏迷。”

  这样,就算有人还想暗算你,你也可以自己组织你的人反击,就不需要本尊再动手了。

  要本尊动手……多麻烦啊!

  温暖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唇角一勾,张开了嘴。

  黎尘将那小光珠丢进了他嘴里,看着他用力吞咽了下去,过了一会后道:“你还真吞了?你不怕本尊骗你?给你个什么怪东西吃?”

  比如,某个老不修的天君,最喜欢在自己身上搓皮屑,搓成一团后说是什么长生不死药骗那些凡人吃下……

  虽然说吃不死人,还有那么点治病的效果……

  但是那天君长年不洗澡的好吧!

  温暖瞅着黎尘那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连鼻尖都在抽的模样,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然后又赶紧的收住笑,很是正经的道:“只要是姑娘给的,便是毒药,暖亦甘之若饴。”

  黎尘那眉角顿时抖了抖,身子似乎都打了个冷战,赶紧的,从他手里拿过那个小荷包又给他挂了回去,再将他的衣领什么的都拉好,然后起身,也不管温暖那神色,直接走到离床边足足有五米的穿衣屏风后面去了。

  温暖惊讶又带了些忐忑的看着她,正想说你过来,我不再说这些混账话了,就听得外头传来混乱的脚步声。

  温暖立时将脸上神色一收,带了一些冰冷的看向了门口。

  不一会后,那门被猛的推开,一个三十多岁身穿青色衣服的男人和一个十七八岁长得貌美如花穿了一身青色褙子的少女带了几个人冲了进来。

  “杀了她。”温暖厉喝了一声。

  前头那两人脚步顿时一顿,而就在这瞬间,齐叔如同鬼魅般的飘了进来,一把抓住了那少女的脖子,然后噶擦一声……

  捏断了。

  那三十多岁的男人和其余几人顿时脸色惨白,齐刷刷的跪倒在地,头咚的一声磕在了地上。

  温暖冷冷的看着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缓缓的道:“春水在我车里做了手脚,她背叛了我。”

  “是,是小的不查,请九少责罚。”那男人带了颤抖的道。

  “温东,你已经错了两次,我希望,你不要再错第三次。”温暖缓声道,说完之后,微微侧头对齐叔道:“去让柳大夫来。”

  齐叔应了一声,没有马上动。

  那温东先站了起来,指挥了身后的人一起将那断气的少女抬了出去,随后有人进来擦地收拾,只不过一会,房间便恢复成了原样。

  而待温东带着人退出去后,齐叔也退了出去,他刚出门,一个身穿黑蓝色紧身衣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迈步进来。

  等他走到床边后,温暖问道:“他传信了?”

  年轻人点了点头,脸上带了一种又心痛又不赞同的神色道:“你不该如此,太冒险了!”

  温暖轻哼了一声,低声道:“我只是没有想到,春水也是他们一伙,我还以为,她一心只想做女主人。”

  年轻人呵呵了两声。

  瞪了那年轻人一眼,温暖沉声道:“今晚,他们的人一定会来和温东里应外合,这次,务必一网打尽。”

  年轻人应了声好,然后嗖的一下转身,手中已经握着一把长剑,对准了黎尘站着的方向。

  同时,温暖叫道:“住手!舜!”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