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在下温暖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0:13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073

好吧,这么想清楚后,黎尘还是觉得有些内疚的。

  所以抱着他坐下的时候,特意的避开了他的伤处,以一个他能最减轻痛苦的姿势让他靠着自己,同时手按在了他的后背,往他体内输入了一些温暖之气。

  那些气进入体内便沿着筋脉流转,身体里的那种寒冷和痛意一下便缓和了许多。

  少年轻吸了一口气,又附在黎尘的耳边低声道:“多谢,我叫温暖,你叫什么?”

  黎尘把头往旁边挪了下,很是不爽的道:“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老这么对着人家的耳朵吹气,不知道很痒嘛?

  那少年笑了起来,将头立直了,神色很是诚恳的道:“在下姓温名暖,字入玉,行九,敢问姑娘贵姓?”

  “本尊为什么要告诉你?”黎尘瞪着他道。

  温暖脸上的笑意更浓,柔声道:“你若不告诉我,我又如何去找你,去报答你呢?”

  “不需要。”黎尘哼了一声道。

  本尊不过是本能的救了你出来而已,报答个毛啊!

  “姑娘。”那位顶尖高手有些听不过去了,插嘴道:“九少很有钱的!”

  这要是在京城,不,在杭州府,不,是在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大户人家里,但凡九少露出那么一点子善意,得多少姑娘小姐追着他跑啊!

  你这丫头,居然直接说不需要?

  黎尘很是不屑的斜藐了那顶尖高手一眼,哼了一声。

  钱?跟本尊谈那些黄白之物?

  瞅着她那神色,温暖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柔声道:“姑娘高义,暖却是不能不报恩的,姑娘,黄白之物你看不上,要不,暖以……”

  他话还没有说完,那几个身着淡蓝色衣服的随从这个时候总算是冲到了他们面前,跟着跑在最前面的那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起噗通噗通的就跪在了两人面前,那少年口中还叫道:“九少!九少!都是小的无能!您,您还好吧!”

  温暖收了声,扭过头。

  在他看向了面前少年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先头那种神色,而是带着一种高冷的淡笑道:“我没事,你们把东西收拾收拾,再问下那边那位马车主,可否让我借坐下车子,我们先回去织坊。”

  少年身后的人应了一声,站起来看了下后,便向李四的车子跑去。

  这李四虽然是让车子赶远一点,但是想着黎尘可还在那边呢,这车子也就没有赶太远,现在看到那人跑过来,而黎尘又是远远的抱着那少年坐着,那心里着实忐忑。

  直到那人容色很是和善,语气也很诚恳的道:“这位先生,我们是温家的人,家里的车子出了事故,能否麻烦您,借用下马车,送我们少爷去前头的碧织织坊嘛?”

  李四那心才一下放下。

  然后想起来了,这碧织织坊,不就是那个他们要去看的大织坊嘛!

  再然后,李四想起来了,温家的人……

  能这么自称的,难不成是那个温家的人?

  这下,李四便连连点头,招呼马车夫将马车赶了过去。

  看到马车往这边赶,其余的几个随从便起身去收拾那些散落了一地的东西,还有那车厢的残余部分。

  那个少年则是伸手,准备接过温暖。

  温暖慢慢的松开一只手臂,再慢慢的松开了另外一只手臂,正准备放下手伸过去给那少年……

  黎尘却是抱着他站了起来,语气很是有些郁闷的道:“你断了两根肋骨,不能乱动,算了,本尊送你上马车。”

  她算是知道为什么这家伙一直紧抱着她脖子不放了,的确不是因为想占便宜,而是因为他无法放下来,他当时出于保命的本能以这个姿势抱住了她,然后靠着一股子气支撑着,但他其实应该很痛了,痛到,连松手这么一个简单动作,他的身体都在发颤。

  这要是递到那少年手里,没了她的真气输送,那少年又不知道他伤在何处,这家伙又继续顶着这性子一声不吭,那到马车还要上下,他不得痛死?

  温暖那手立时不放下了,就那么搭在她的肩头,身子靠在她怀里,低声道:“多谢。”

  黎尘哼了一声,放稳了些脚步,从那一脸惊讶的少年身边走过,走到马车前的时候又回头道:“把你们车子里的褥子和暖炉什么的拿进来,还有,你们应该有带大夫吧?派个人回去,让他候着,再收拾间暖和屋子出来。”

  少年连应了几声好后,才惊讶的啊了一声。

  不对啊,说话的不是我家少爷啊,我应什么啊!

  “快去。”温暖轻喝了一声,同时朝黎尘很是温柔的笑了一下。

  黎尘是没有看到他这一笑,黎尘正等着里面黎露掀开车门帘呢,那少年却是看到了,当时身体便抖了一下,然后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对着那顶尖高手道:“齐叔,您陪着少爷,我先回去织坊准备,喊人去追柳大夫。”

  那齐叔应声的时候,黎露已经掀开了车帘,侧开身子让黎尘好上去。

  这她虽然在车里,但是那些话还是听见了,也撩起车窗帘子看清楚了外面,确定自家妹子肯定没事之后才稳稳的坐在车里的,然后呢,先头那温家下人的话和黎尘说的她也听见了。

  所以在黎尘走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让出了位置,还将坐的地方给轻拂了一遍。

  李四的这个马车属于轻便马车,里面贴着车厢壁放置了两个长软靠凳,对面而坐,可以坐四人,但也就是能坐得舒服而已。

  幸好温暖的身体不过是个八九岁孩子大小,黎露让出了宽大一些的那边位置,他倒是刚刚好能躺下。

  黎尘抱着温暖上了车后没有马上放下他,而是等着外头齐叔递进来一条干净的熊皮褥子,再等黎露将那褥子折好整齐的铺好后,才将温暖小心的放在了那褥子上。

  可就这般小心,温暖那脸色也一下苍白得一丝血色都无,豆大的汗珠滚滚直落,他还猛的紧紧咬住了嘴唇,将痛呼给忍了回去。

  黎尘心头一软,那输送真气的手便没有从他身上离开,只不过下意识的,又沿着他的筋脉探了一下。

  然后眉头猛的一皱,低声道:“你还中了毒?”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