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让她写这个保证书

更新时间:2018-11-24 12:51:19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333

黎老太爷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完,黎文景的脸色也一点点的发白,然后发红,最后,又一点点的沉淀下来。

  这封保证书,一旦写下,便等于黎王氏承认自己曾经偷窃家中财物,承认自己为了娘家卖孩子,为了娘家害黎家,而且不守妇道,不遵孝道。

  一旦黎王氏以后再做出什么,黎家只要出具这份保证书,就等于是休了她。

  但是,至少有这份保证书,黎家现在就不会休她,只要黎王氏以后守规矩,不再做那些事,那么黎家还是会容她,以后黎璟桦高中了,飞黄腾达了,也还是有她黎王氏的一份诰命。

  这,是自己爹娘为了自己和黎璟桦,给黎王氏最后一份体面。

  想清楚这点后,黎文景揉了下眼角,对着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磕了一个头,然后扭头对黎王氏道:“我去拿笔墨,你快写。”

  “我不写,我没有做过!”黎王氏厉声叫道。

  “茹娘!”黎文景也叫道:“你还糊涂啊!你没做过!那你害得璟桦欠下李家那么多的钱,你差点就把露姐儿给卖了,你还偷家里的房契,你敢说你没有做过!”

  黎王氏脸色微僵了一下,便对着黎文景叫道:“那个钱本来就没有必要退,这中举的举人,谁家不是收受人家的田挂名?就和璟桦同年的那个刘举人,他们家就收了三千亩!

  为什么到了我这里就不行了?还不是那个李七,为了他自己的田能挂名,所以想着法子把别人给挤出去了!”

  “你还知道那些田是人家李七的?那你还跑去找人家要田租要田契?我说王氏,你们王家几十年前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知道你们这么不要脸,你们家祖宗会不会跳出来骂你啊?”黎老夫人淡淡的道:“要我说啊,你以后可千万别说你是宁城王家的人,丢你们祖宗的脸!”

  黎王氏脸色不觉一白,叫道:“才不是!那既然是挂了璟桦的名字,按照你们说的,不能挂隐田,那为什么他李七就能挂!”

  “因为李七帮我们家很多!而且,就因为你说的这话,李七都直接将田给了璟桦!他给的是黎家,是自己妹子的夫家,可是你呢!

  你却是想将黎家,将你夫家给搬空,全部给搬回去到王家!王茹,你倒是说说,你到底是谁家的人!你到底是靠着谁过日子?

  你之所以想着把黎家搬空了,把房子都卖掉了也没有关系,无非就是因为,那些钱你给了王家,而黎家空了,李七自然会再补贴回来!

  因为李七的妹子是你的儿媳妇,所以李七绝对不会不管自己妹子!所以你才这么肆无忌惮!”黎文景厉声吼道:“你到底,还要脸不要脸!”

  听得黎文景这般吼出来,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总算,这个儿子还没有糊涂到底。

  黎老太爷站起身来,淡声道:“没关系,你想不通没有关系,你就跪在这里慢慢的想,什么时候想通了,写了保证书了,便起来,你也可以不写,不写也可以起来,大门就在那,不写的话,你起来后,就直接出门去,回你的王家。”

  黎老夫人也跟着站起身来,扶住了黎老太爷的胳膊,对黎文景道:“文景,走,去吃饭去,这里的门开着,让她自己想。”

  黎文景踌躇了一下,手撑着地站了起来,轻揉了下膝盖,黎文景上前扶住了黎老太爷的另外一只胳膊,看都不看黎王氏的道:“王茹,你自己想清楚吧,你也别指望璟桦回来会帮你,家里有祖父和父亲,这到底应该听谁的,你不会不知道。”

  事到如今,黎王氏依然是这般态度,看着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那一下衰老了许多的面容,黎文景真的很想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下去。

  这次,他是再没有脸替黎王氏说话了,要是黎王氏不写那保证书,他也只有休妻一条路,否则,黎家真是会落到黎老太爷在信里写的那般地步,若是想保住孩子们的性命,那黎璟桦就不要再考进士了,一家子继续留在上合镇,或者是庐山书院教书为生得了。

  撂下了那么一句话,黎文景便和黎老夫人扶着黎老太爷走出了正堂,直接去了吃饭专门用的偏厅。

  而正堂的大门也打开了半扇,嗖嗖的凉风直往里面灌。

  黎王氏完全不在状态的看着黎文景走了出去,就那么半开着门,丢着还跪在地上的她,直接走了……

  她的脑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后,便是滔天的愤怒。

  黎文景,居然敢这般对她!

  她刚欲起身,想去追上黎文景,追上去拉住他,质问他,当年他求娶她的时候答应她的话,他可还记得!

  只她身子才一动,就瞅见了一个人。

  那个人靠在了那半开的大门上,抱着双臂,眼神极其冰冷的看着她。

  黎王氏猛的打了好几个冷战之后,才想起来,面前这个身形拔高了许多,完全没有以前那种婴儿肥,虽然没有黎露那么艳光四射,但也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少女,是黎尘。

  那个,睡了六年,醒来后只会吃肉的傻子!

  那个傻子……

  居然这么冷的看着她,就好似她是一个死人……

  黎王氏下意识的又打了个冷战,然后挪动了下身子,便准备起来。

  “你要起来了?要回王家了?”黎尘靠在了门上,声音又脆又冷的道。

  黎王氏一下又跪了下去。

  再打了好些个冷战后,她到底是冷静了下来。

  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她也是明白,黎老太爷看着是个温和良善之人,其实骨头很硬,性子很倔,一旦决定了的事,谁都改变不了,当年他名声极盛,明明再考一次就怎么都会中举,可他就是不考,连自己儿子也是如此。

  所以,黎老爷子说出的话,是没有人能改变的。

  她要不写保证书,那就真的只有回去王家一条路。

  但是,如今的王家,她兄弟侄子都死了,如今家里的嫂子还有侄媳妇只怕不会善待她,再说,她给兄弟的那些钱都被兄弟给输光,被侄子上青楼给花掉了,那家里也没有多少钱剩。

  她要真带着两床被子回去,只怕真会饿死……

  可是,要让她写这个保证书,这么丢人且无理的保证书……

  黎尘靠在门上,看着黎王氏跪在里面纠结,她轻动了下手指,引着外面的冷气向正堂里面的麻石地板上汇集。

  看着那些冷气在黎王氏的膝盖下面都泛起了霜色,黎尘心里轻哼了一声。

  虽是动用了灵力,但她只是引点冷气,是黎王氏自己要跪的,那天道反噬可算不到她头上。

  而这人的身体就是这样的,刚跪的时候觉得又冷又硬,可是到了一定程度的冷,反而感觉不到了。

  何况,是黎王氏现在这般纠结的时候。

  黎王氏纠结了大半个时辰,才大声喊黎文景拿笔墨。

  她写了那份保证书。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