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一门心思想害死他的母亲

更新时间:2018-11-24 12:48:03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336

待得黎璟桦带着人,离刹拖着那丫头一起出了黎家大门,门头将大门又关上了。

  黎老太爷扭头看向了黎王氏,淡声道:“跪下。”

  一直都是黑沉个脸一脸冷漠的看着黎老夫人处理事,连先头那丫头那般叫出来都没有变脸色的黎王氏脸色终是变了一些。

  她再度朝黎文景看去。

  黎文景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头磕在地上道:“都是儿子不好,是儿子无能!”

  黎老太爷没有看黎文景,而是盯着黎王氏,再度厉声道:“跪下!”

  这次的声音高了许多,带了显而易见的怒气。

  黎王氏咬着唇,脸色透了些苍白,却依然没有动,只是拿眼睛看着黎文景的后背。

  黎老夫人冷笑了一声道:“王氏,你号称自己出身于书香名门,成天见的规矩规矩的放在嘴上,如今,这是公公的话也不用听了,

  呵呵,不过你们王家可以做无赖泼皮,什么下贱事都可以做,我们黎家却是不行的,你若是不想听也可以,

  今儿,便拿着休书给我滚出去!你也不用看文景,我们这做父母的,单你一个不敬长辈,便可以直接休你出门!”

  黎王氏脸色一下苍白,这下是再也不敢顶着,走了几步,跪在了黎文景身边,然后呢,便嘤嘤嘤的小声泣哭起来。

  这黎王氏年纪已经奔五,孙女都那么大了,却依然做着那般少女装哭着……

  这番惺惺作态,除了黎文景略有些不忍之外,其余人等,真真的跟吞了只死苍蝇一般的恶心。

  黎老夫人强行忍着那想吐的感觉,对李氏道:“你先带孩子们出去,去看看厨房的饭菜做的如何。”

  瞅着孩子们那模样,只怕等下晚饭都吃不下了。

  李氏应了一声,忙推了下黎露,带着孩子们退出了正堂。

  这再怎么说,下面跪着的都是她的公公婆婆,按照许山长夫人说的,大户人家的规矩,公公婆婆跪,她们这做小辈的就得一起陪着跪。

  她可不愿意带着孩子们一起陪这个狠心凉薄自私自利的黎王氏跪!

  如今已经是十月,天已经很冷了,那正堂下面铺的可是麻石地板,跪着不光痛,也凉啊。

  黎露紧跟着李氏后面走出了正堂,待最后一个黎昊炙出来,还非常贴心的,将正堂的门给关上了。

  若说以前她对黎王氏还有着一些祖母的血脉情分,那么,在知道黎王氏差点就为了娘家兄弟的三千贯把她卖给一个瘫子做媳妇,那心里便彻底的凉了。

  现在,她对黎王氏可是一点同情都没有。

  大门关上,正堂里面便暗了下去,温度也好似低了下去。

  在一片沉寂的冷漠之中,黎王氏慢慢的止住了哭泣,抬头看向了坐在上头的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

  上合镇的黎家,就算是旁支的旁支,家境也不算富裕,也就是能过得去,但是当年黎老太爷是有名的才子,

  虽然只有秀才功名,这两浙路却都知道,黎老太爷那是真正有学问的大家,他没有考上举人是被人害的,而且也是因为他的铮铮傲骨,所以干脆不考了,所以,当年黎文景也是很被人看好。

  她如愿嫁入了黎家,黎家的公公婆婆的确也是明理宽厚的,只不过就是有些小家子气,她不过是拿了些钱贴补了下娘家,就被黎老夫人收回了管家权,

  不过她当时也不过是气恼了几个月而已,因为她怀了身孕,然后生下了一个儿子,这她儿子都生了,只要自己夫君再中举,这家里还不是她说了算。

  可是,黎文景连考三次都没有考上,而黎老太爷居然不让他再考了!

  这夫君中举飞黄腾达连带着她也富贵逼人的命没有了,黎老夫人倒是又将管家权交给了她,可她不过是帮衬了下娘家兄弟,这黎家两老便不得了了,夺了管家权不说,就连儿子娶媳妇也没有她开口的份。

  随后这儿媳妇进了门,明明不过是个商户人家的闺女,也就认识几个字,诗词歌赋那是一概不懂,她是真真的替自己儿子委屈,可这黎家二老却是喜欢,还想把管家权交给李氏!

  简直是当她这个黎璟桦的亲娘是死的!

  只不过那时候黎家穷,李氏又连生了四个孩子,她最多也就是逼着李氏不带太多嫁妆,免得将她给比得寒掺,逼着李氏不能拿娘家任何资助,就让李氏自己做所有的家务所有人的衣服,逼着李氏和娘家断绝往来,来消消心头的闷气。

  却无法找出理由来让黎璟桦休了李氏。

  这口气她一憋就是这么多年!

  好不容易,黎璟桦中举了!

  而且家里也有钱了!

  她便是帮衬下娘家又怎样?!

  她都没有阻止李氏和李家来往了!

  可是,这些人,这些人却一再的用这种事来逼她,甚至,黎文景还骂她!

  这么多年的夫妻了,黎文景居然骂她!

  而且,这黎老太爷居然让她跪下!

  在这马上就要下雪的天气里,跪在这冰冷坚硬的麻石板上!

  她娘家兄弟死了,娘家侄子也死了,这两个老不死的还想要她怎样!

  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瞅着黎王氏那神色,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在心里长叹了口气。

  都不用说,他们两人都能知道黎王氏在想什么。

  她一定是一点都不认为自己错了,而是认为黎家对不起她。

  黎老太爷轻咳了一声,对着抬头可以说是恶狠狠的瞪着自己的黎王氏,淡声道:“看样子,想和你讲道理是没有用的,你到现在,都不认为你这么做是害黎家,害你夫君,害你儿子,害你的孙子孙女。”

  “儿媳妇不敢,儿媳妇从来没有想过要害黎家!”黎王氏咬着唇恨声道:“儿媳妇也从来没有害过黎家!儿媳妇生了璟桦这么好的儿子,这一切本就是儿子应该孝顺的!”

  黎老太爷轻笑了一声,而黎文景则是不敢置信的扭头看向了黎王氏。

  黎老太爷看着黎文景那样子,不觉轻摇了下头,对黎王氏道:“你既然这都不懂,跟你说也没有意思,不过呢,我们可受不起你这种人的一句儿媳妇。”

  “父亲!”黎文景又扭回了头,看向了黎老太爷,带了些哀求的道:“她毕竟是璟桦的母亲。”

  黎老太爷冷笑了一声道:“一个一门心思想害死他的母亲?”

  说着,也不等黎文景和黎王氏说话,黎老太爷便道:“我也懒得和你多说,你现在,就亲笔写一个保证书,保证以后没有我,你夫君,你儿子的同意,你绝对不出家门,不见外客,不再插手家里任何事情,

  不再偷窃家中任何财物,不再意图为了娘家卖子孙,不再插手家中孩子的任何亲事,不再为了你那娘家做任何对不起黎家的事,

  不再做任何不守妇道不遵孝道之事,你写这封保证书,你以后,就还是黎家的儿媳妇,如果不写,那么,今儿,便带着你嫁妆里的那几床被子,滚回王家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