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收个猪头做姨娘?

更新时间:2018-11-23 10:12:24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47

黎家这次回家,黎老太爷是特意让黎璟桦告诉了李七,但是也是特意叮嘱了黎璟桦不要通知家里。

  所以黎家的马车到达之时,那新雇来的下人还完全不在状态,挡着门说家里老爷吩咐了,不准外头人随便找。

  好在黎家的那位老仆也在门房住着,出来一看,便打了一下那人的头,一边忙着打开门,一边让他去通知黎文景,黎老太爷回来了。

  这下,黎家是一顿忙乱。

  好在李七带的人都是一些利索人,黎老夫人也懒得理那些新招来,人都认不清,缩手缩脚都不知道自己要干嘛的人,直接指挥李七的人将一些封好的箱子都送进库房里锁好。

  这些箱子里面,大多是北冰兄弟送过来还没有做成衣物的皮毛,还有一些就是定西侯送的药材。

  黎老太爷告诉了黎老夫人自己的打算后,黎老夫人便带着李氏清理出来了这些东西,并且封了箱,明年就直接带进京城。

  而各房的行李也都是打好包的,直接往原本各自住的地方送就行了,李氏便带着周妈春樱和孩子们一起自己送自己的行李。

  只不过这个送呢,黎璟桦和孩子们是没有问题,本来他们就是住第三进的那个偏院,只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

  他们原本住的是那正屋,现在,可是被黎文景和黎王氏给占了。

  黎文景在听到前头来报说是黎老太爷回来了,连鞋都来不及穿好,便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和黎老太爷黎老夫人一番热泪盈眶的见面后,才想起这茬,

  转身便吩咐那黎王氏身边的婆子搬东西,将东西搬到厢房去,可那婆子却是偷偷看了一眼一直黑沉着脸跟在黎文景身后的黎王氏一眼,没有马上回答。

  黎文景那脸色顿时就红了,正准备大声斥责,黎老太爷却是挡住了他,让人先把东西往厢房里面送。

  忙乱了总有一个多时辰,东西才算是安置好,李七便带着李欢先行告辞。

  待得李家人走后,黎老太爷便让老仆关上了大门,自己和黎老夫人在正堂的两个主位上坐了,让家里人分立旁侧,然后便让黎文景将家里新买的下人都喊上来。

  黎文景去喊人的时候,黎老夫人则是带着一种很浅的冷笑让黎王氏将这些人的卖身契和雇佣书都拿出来。

  这事她也是早就问过黎璟桦了,知道这些人的卖身契和雇佣书都是在黎王氏手里,黎璟桦作为儿子是不好要,黎文景只怕是压根都想不到这一茬。

  黎王氏本还想说些话推诿一下,可是看到黎文景已经沉着脸走进了正堂,便也不敢再说不,只是一步三回头的往卧室走,只希望黎文景能说一句话。

  可她都蹭到门边了,黎文景也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只是微微鞠着一点身子跟黎老太爷介绍跟着他进来,跪在正堂里的家里新增加的那些下人。

  这黎老夫人在先头指挥着人搬东西安置物品的时候,就已经将这些人都溜了个遍,心里已经大致都有了个底。

  待得黎王氏将卖身契和雇佣书(不卖身只做雇工)都拿过来后,黎老夫人看了一遍后,便只挑了那先头不给开门的门房兼任马车夫(雇佣的)牛大,厨房里干粗活的刘婆子(雇佣的),后头管打扫的陈婆子和管花园水道什么的陈二,这四个人的契书和雇佣书。

  这牛大看到他们这么多人,还有李七带着那几个很是有些凶狠的随从,都能硬着脖子不开门,口中还说着,谁知道你们是不是王家那帮不要脸的喊来的。

  就冲这话,黎老夫人就觉得可用。

  而那两个婆子和那个陈二,则是她没有吩咐也是主动上前帮着抬箱子,而且还是属于不声不语,一点都没有往她跟前凑的。

  至于其他人,有两个倒是也去抬箱子,只不过呢是只在她跟前抬,但凡有人接了手,就立刻丢开不管,而再其他的,则是连手都不伸了,那个应该是服侍着黎王氏的丫鬟,妖妖艳艳的,居然还对着黎尘和李欢指手画脚!

  她年纪大了,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搞这种大户人家才有的斗争。

  黎老夫人将那四人的契约拿出来,其他的对着黎璟桦一递,道:“都去发卖了,不论多少价格,今儿就送了出去。”

  黎老夫人这话一说,那个妖妖艳艳的丫头便直着脖子叫了起来:“我可是夫人的贴身丫头,你怎么能卖我!夫人说了,可是要抬我做姨娘的!我是夫人的人,你们谁敢卖我!”

  这话一叫,黎家除了黎王氏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对了。

  黎尘瞅了眼黎文景,再瞅了眼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都快气晕了的样子,轻哼了一声。

  离刹从她身后一晃而出,谁都没有看清楚他怎么就到了那丫头的面前,只听到了啪啪啪啪啪啪的连番脆响后,黎家人才看清楚,离刹在抽那丫头的耳光。

  当然,看清楚,是因为离刹停了手,而那丫头……

  呃,原来长啥样来着?

  离刹抽完之后,便身子一闪,又缩回了黎尘身后。

  黎昊炙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先暗暗的冲着黎尘比了个大拇指(离刹只听黎尘的话),再一脸天真的对着黎文景道:“祖父,这样的猪头您都准备收了做姨娘啊?要不要孙子给您去采点药,洗洗眼?”

  黎文景那脸色一下是涨得通红,可却也不能去斥责自己的孙子(童言无忌),只能转头对着黎老太爷一跪,道:“儿子,儿子断无此意!儿子从来没有碰过她!”

  黎老太爷冷哼了一声,黑沉着脸的对黎璟桦扬了下下巴,道:“还不赶紧的卖掉,这种人,留着脏屋子嘛?”

  黎璟桦便再不迟疑,招呼了留下来的那四个一声,对其余的人道:“我数一百,你们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在前院集合,到时间来的人,我会送你们去张经纪那,如果没有按时来的人,我就送你们去刘经纪那。”

  这大穗朝买卖下人也是有规矩的,除了荒年战乱之时百姓卖儿卖女或者自卖那是管不了,一般情况下,都是要通过经纪来买卖,

  而每个经纪也都有自己的客源,这张经纪是做正经买卖的,走的都是大户人家和正经人家(像黎家这种不算有钱的读书人家),而刘经纪,不是青楼便是矿区……

  黎璟桦这话一说,再说还有那猪头展示着,一众人再不敢多话,忙不迭的跑去自己的屋子收拾东西。

  不到一百数,除了那个还瘫在地上的猪头(她还发晕中),其余人都到了。

  黎尘又哼了一声,离刹从她身后走出来,一把拎住了那猪头的衣领,直接拖了出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