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没有下限的作死

更新时间:2018-11-23 10:05:19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24

得了许山长这个话,黎老太爷便答应了应天书院的邀请,约好次年开春便进京,随后,黎老太爷便让家人收拾东西,待过了中秋,选个天气还好的日子出发回家。

  同时,黎老太爷让黎璟桦派个人悄悄的给定西侯府送了信,告诉那边他们已经离开庐山书院,今年就别来了。

  黎家在这里也住了三年,加上北冰兄弟送的东西,那行李也是有些多。

  全部收拾好送下山,时间便到了九月下旬。

  黎老太爷把寒舍借给了许山长住,象征性的收了三年五十贯的租金,然后带着一家人下了山,从江州坐船回家。

  因为去年出了王家和黎夫人那事,再加上去年赚了大笔的钱回来也要做些安置,所以李七告诉过黎璟桦今年不会出海,会留在家中处理一些事,所以,黎璟桦在出发前半个月便派人给李七送信,并且告诉了他大约到达的时间。

  从江州往风陵渡是下水,船行速度很快,不过四日便到了风陵渡,李七接了黎璟桦送回去的信,已经带了人在风陵渡等着,等船一到,便直接换上了李七租借的运河船只。

  上船之后,黎老太爷便先找了李七道谢,吓得李七赶紧的回礼,又扶了黎老太爷回舱房。

  黎老太爷在椅子上坐下后,便连声让李七也坐下,等李七坐好后才问道:“黎家,今年可还有什么事?”

  “无事无事,都挺好的。”李七笑道了一声后,见黎老太爷那神色,思忖了下便道:“就是,今年四月,府上那位王家舅爷去世了,他儿子去贵府上闹过,听说是被亲家老爷给赶了出去。”

  李七这话说的有点轻描淡写,但是只要回到上合镇,自然黎家人就会知道当初那王家儿子是怎么闹的,也会知道,那黎王氏居然偷了家中的钱和房契,约了王家儿子,想将钱和房契给他,然后被黎文景给堵个正着,

  而且,这事还惊动了左右,弄成了上合镇到现在都有人在说笑的大八卦。

  当然,李七也绝对不会说,这黎文景能堵个正着,已经全镇都知道这事,是他的手笔。

  黎老太爷瞅了瞅李七的神色,便估计这个闹后面还有故事,只不过,这事牵涉到黎王氏,李七到底是顾忌到这是妹子的婆婆,所以没有深说。

  便也不再问,只心里打定了主意,自己回去后,便去亲自打听。

  随意的说了几句话后,李七便告辞出来,带着人去安置那些行李和其他人。

  忙碌了半天之后,船往杭州府走,李七才算歇下来。

  可才跟李欢抱了一下,就被李氏喊进屋子里去了。

  李氏喊着李七坐下后,便道:“哥,谢字我就不说了,妹子记在心里,不过,这王家真就闹了一下?”

  去年那事,要是没有李七,别说黎璟桦搞不定那两千亩,便是露姐儿,只怕一辈子都毁了。

  李氏再是良善,那心里也是恨死了黎王氏,同时,也对李七那是感激得不知道怎么表达。

  只不过她也知道自己这个同胎哥哥的为人,所以也不会说什么感激的场面话,她只把李欢当做自己的儿子一般,一心的去为李欢前程考虑就是。

  所以,今天她找李七,并不是为了道谢,而是因为,她熟悉李七,瞅着李七和黎老太爷说话那样子,便知道这事一定不简单。

  李七瞅着李氏笑了笑,将事情说得详细了些,他说王家那儿子跑到黎家砸门,又说了一堆混账话,连带着黎老太爷都骂了,黎文景才派人赶了他走,可随后没有几天,黎王氏便派了身边的婆子去找到王家儿子,

  又趁着黎文景出去喝酒的时候偷了家里所有的钱和房契,约了王家儿子在镇子里面的茶楼见面,偏生,这黎文景正好就约了人在那茶楼喝酒,还就在黎王氏和王家儿子见面那间包房的隔壁,将事听得清清楚楚,当时气得就冲了进去。

  所以,这事茶楼里的人都听见了。

  随后黎文景让人以盗窃罪将那王家儿子送进了衙门,再拖了黎王氏回家,关上大门,再不准黎王氏出门。

  而那王家儿子本来身上便有脏病,下身都烂的差不多了,在衙门被仗责了五十大板之后,送回家不久,便病发死了。

  而至于王家儿子死了,那黎王氏有没有再闹,李七说黎文景关闭了大门,所以他也不知道。

  其实呢,那黎王氏是找黎文景闹过,不过黎文景也是完全对她死了心了,黎王氏只找黎文景哭着说娘家不容易,黎文景便拿出了自己已经签好名字的休书给她,说她随时可以回王家。

  这下,黎王氏是真的老实了。

  也是因为黎家关紧了大门,所以这事上合镇也就当当八卦说说,倒是没有影响到黎璟桦和黎老太爷的名声。

  李七说完那些事之后,李氏那脸是气得通红,李七便又道:“黎家在上合镇住了那么多年,镇上的人都是知道黎家的,这事,对妹夫并没有什么影响。”

  李氏微微摇头道:“不,这事,对孩子们的影响是大的,我在书院那边,许山长的夫人也会时不时的上山来,

  她告诉过我,这大户人家找媳妇,除了看门第,也是会看家长女性长辈的为人行事,现在,祖母做出这种事,万一要是有人去上合镇打听,那么对露姐儿和尘姐儿一定会产生影响!”

  李七的神色不觉一沉,暗暗的想了一会后道:“无事,左右明年妹夫便会上京赶考,只要妹夫考上,镇上那些人便不会再说这些闲话,若是没有考上也没有关系,总会有些新鲜事让那些人忘掉这个事的,一定会有的!”

  就算没有,我也给你折腾出来一个便是。

  李氏叹了口气道:“也是希望如此了。”

  船行几日到了杭州,李七已经备好了马车,下了船后,在杭州府住了一晚上后,便往上合镇走。

  李氏细想了一番后,那天晚上便将事情告诉了黎璟桦,黎璟桦大惊,转而就告诉了黎老太爷。

  而黎老太爷在船上考虑了几天后,下船之前对李七说,他明年就会去京城应天书院教书,正好黎璟桦也会进京赶考,便干脆,带着李氏和孩子们一起去京城,

  又说,十月底正好有童试,可以让李欢跟着黎昊然一起考,若是过了,再加紧补上一段时间,明年二月一起考秀才,考完了直接进京。

  李七大喜,连声说好。

  当下便派了人直接从杭州府进京,先去摸摸京城的情况,比如宅子价格,生活费什么的。

  次日,一行人坐着马车回到了上合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