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谁敢打我的主意?

更新时间:2018-11-21 10:26:11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36

其实吧,黎尘是连锣都拿出来了(黎老太爷的),小手绢也准备好了(黎露的),不过准备敲的时候,瞅了一眼杏眼含泪的黎露,到底还是没有真正的敲起来。

  送了黎露回房后,黎尘刚回到自己屋子,李欢便进来了。

  李欢回来那天,就被黎昊炙拖着打雪仗,后来便喜欢上了这种每边八人,要守住不同的山石小路和树木的游戏,这些天在黎尘和北冰魄蹲屋子里玩骨牌的时候,便跟着黎昊炙一起和那些随从侍卫们玩的那是不亦乐乎。

  有时候不落雪了,还和那些随从们一起,耍起了刀剑。

  这个首先还是起缘于,有一次,云逸飞那个最是强壮的侍卫在劈柴,顺手将自己的剑放在了一边,而李欢正好走过,很是好奇的拿起了那把剑……

  单手……拿起了……那把据说重量有一百斤重的玄铁重剑!

  这让当时散落在院子里干活的侍卫包括云逸飞的眼珠子都惊掉了出来。

  云逸飞便跟黎璟桦说,这孩子天生神力,是学武的好材料,而且吴夫子也夸奖他兵法学的好,要不,让他跟着去西北,他亲自带他。

  黎璟桦愣了半晌后便拒绝了,说这是舅兄的长子,这个说好是来学学问的,突然变成了去西北,这跟舅兄无法交代啊!

  云逸飞很是可惜,那些侍卫也很是可惜,不过还是一有空,便拉着李欢过去教他一些功法招式。

  那些功法招式,在这个世界里算是这些身经百战之人提炼出来的最适合战场的战技。

  但是在黎尘眼里却是……看不上眼的。

  只不过是看到李欢在学习之时那眼睛都亮得比夏日的阳光还璀璨,才好几次停驻了脚步在一旁观看。

  那个时候,她便已经做了决定。

  所以,当李欢进来后,低着头低声说想继续练武后,黎尘便道了声好。

  李欢有些惊讶,抬头看向了她。

  黎尘伸手捏了一下他那已经不那么肉呼呼的腮帮子,道:“你不要去练他们教你的,明儿早上,本尊教你。”

  说完,黎尘又问道:“不过,你怎么会想练这种战技?”

  可别说是因为云逸飞引诱的你啊,你这人人小心性可坚定的很,若不是你自己想,谁引诱你都没用。

  李欢愣愣的看了她一会,眉眼都微翘了起来的笑道:“我想变强,不是像姑父那样中举中进士的变强,而是变得强壮,谁都打不过的强壮,这样……”

  李欢声音顿了下,将后面那句这样我才能保护你给吞了下去。

  好吧,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黎尘有多强的……

  一百斤的重剑又怎样,那时候修建寒舍的时候,一块巨石挡住了路,几个工人都抬不起来,那天晚上,黎尘过去后趁着没人直接掀开,丢到了一边去压住一个地下蛇洞去了。

  而且,他很明白,要不是黎尘教他的那个练气的法子,还有每天带着他练的那几个简单招式,他也不可能有现在这般力气,他以前,也就比黎昊炙强壮那么一丁点而已。

  (黎昊炙:我能提起三斤的米袋子!)

  可就算如此,他也希望变强,变得很强,变得,至少他能在她有需要的时候出力。

  黎尘瞅着李欢眨巴了下眼,悠悠然的道:“这次回去,发生了什么事?除了那臭老太婆想卖了大姐姐那事之外,还发生了什么事?”

  这段时间被北冰魄那妖孽缠着,她都没有空问李欢,两千亩良田退约,哪里那么容易摆平……

  李欢微微思忖了一下,低声道:“这次回去,我爹一直把我带在身边,那个,那个黎夫人收了人家钱,又不肯退,还让人告诉那些人说不要怕,说儿子是听她的话的,

  所以那些人,一开始都是不肯解约,都说,这是我爹搞鬼,是我爹想自己占便宜,所以让别人都退出去,当时,姑父和那些人讲理,讲了很多道理,

  又说,那挂名并不是他本人,不过是别人偷着他印章盖的,这个是做不得数的,可都没有用,怎么说都没有用,那些人压根不听,

  后来,我爹便说,那既然你们说这田契转名算的数,那么现在这些田就属于姑父了,那我买下这些田,这些田以后就是我的了!

  那些人说那怎么行,他们有协议,我爹便说,你那协议跟谁签的?可有姑父的亲笔签名和手印?没有就不算数,作数的只有这田归了姑父!”

  黎尘眨巴了下眼,嘀咕道:“对哦,还可以这样哦?”

  李欢噗嗤的笑了一声,道:“这个是我爹吓他们的,哪里能这样?那些人也说了,要是这样,他们就去官府告,告那个王家人,也就是黎夫人的兄弟,算起来应该是你的舅爷爷,还要连着黎夫人一起告,姑父哪里敢啊。”

  黎尘哼了一声。

  李欢又轻笑了一下,接着说道:“有些人被吓唬住了,又看到姑父说愿意三倍返还,啊这个呢,我爹说,姑父是钱多烧得慌的,哪有三倍的,给两倍就了不得了,

  不过既然姑父说了三倍那就三倍吧,而且,那些人本是有地方可以挂名,正高兴可以省下不少税,这一下失望了,就当做是什么失望补贴吧。”

  黎尘也不觉笑出了声,心里道了声难怪李七能靠着那么一点钱做这么大,的确厉害。

  李欢见她笑了,脸色也放柔了一些,道:“不过,也有一些还是不愿意,还想狮子大开口,说要十倍,我爹呢,就直接带着人上前揍了,直接揍得那家人签字画押,拿钱算数,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姑父再会讲道理,可真遇到事了,还不如我爹的拳头得用。”

  声音顿了下,李欢又压低了声音道:“还有一件事,那姓王的,仗着黎夫人,仗着姑姑是黎家的媳妇,跑去我家欺负我娘,找我娘要钱不算,还对我娘动手动脚的,说了好些肮脏话,

  我爹可生气了,回去后,就给那姓王的下了个套,引了那姓王的借了份子钱,又输了个精光,本是想借机找他算账的,谁知道他居然打起了大姐姐的主意,想卖了大姐姐,

  我爹气死了,花大价钱请了江湖高手,用了什么暗劲揍了那姓王的,我爹说,外头看着是要躺几个月,其实过几个月,那姓王的必死无疑。”

  声音再又顿了一下,李欢带了些羞涩的道:“所以,我也想学习这种武功,以后,若是谁敢打你的主意,我就这么弄死她!”

  黎尘瞪大了眼的看着他,这这……谁敢打我的主意?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不是……是你说这种话的时候……你这一脸的羞涩是几个意思!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