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没下限的黎夫人

更新时间:2018-11-20 09:43:54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28

初雪下之前,黎璟桦还没有回来,云逸飞便带着人下了山,按照黎露提供的单子,买了三倍于去年的物资回来,还带着随从,在山上就地砍了一些杂树,劈成了木材,又在山里打了一些野味备好。

  这下,黎家寒舍便更受欢迎了。

  而下雪之后,孩子们也多了一项乐趣,堆雪人,打雪仗,有时候玩的热闹起来,那些随从也会加入,云逸飞还带着黎昊炙玩起了两军对垒。

  十一月底的时候,黎璟桦带着李欢千辛万苦的进了山,回到了寒舍。

  李欢是行李一丢立时就被黎昊炙拖着加入进去打两军对垒,黎璟桦则是被黎老太爷喊进了屋。

  他们是九月上旬走的,就算去掉路上要花费的时间,在上合镇里也待了一个半月有余。

  黎老太爷可不认为,这是黎璟桦自己想多待些时间。

  到房中坐下,喝了一杯水后,黎璟桦便低着头道:“祖父,孙子已经将所有的钱都退了回去,那些挂着的田契也退了回去。”

  “等等,挂着的田契是怎么回事?”黎老太爷冷声道:“是你母亲私下动用了你的印鉴去官府办理了过户手续?!”

  黎璟桦脸色微白的点点头,低声道:“是。”

  “挂了多少?收了多少钱!”黎老太爷带了怒气的问道。

  黎璟桦犹豫了下,到底是不敢隐瞒,低声道:“挂了两千亩良田,母亲她,预先收了人家两千五百贯,还说好,以后每年按照一亩三百文收取好处费。”

  “贱妇!”黎老太爷将手中的茶碗都给砸了出去。

  黎璟桦起身,噗通一下就给跪下了。

  黎老太爷忍了下气,沉声道:“李家舅舅,帮我们垫了多少钱!”

  两千亩啊!而且是已经过户挂名了的!

  江南的田地好,产量高,按照这大穗朝的官税,一亩田合计下来得要交五六百文的税,而挂在黎璟桦这个举人名下,就可以省下这五六百文,还可以免去一些劳役。

  但是,若是官府查出来这些田地是挂名的,那么黎璟桦这个举人就要受到严惩!

  那些人好不容易找到路子可以省税,又如何愿意退还,肯定是要要挟黎璟桦的,比如说,去官府出首,剥了黎璟桦的功名什么的。

  现在黎璟桦说田契都退了回去,也就是将那些人都安抚了下来,这不出大价钱怎么可能安抚的下来!

  黎璟桦脸色苍白的道:“都是按照三倍还回去的,收了两千五百贯,还了七千五百贯,再加上那些路费,一共是八千八百贯。”

  说完,黎璟桦又赶紧接道:“这些,是我用的自个的钱,这次舅兄回来,给我们分了五万多贯的红利,这些钱……”

  “那是你媳妇的钱!”黎老太爷恨声打断了他的话,再又厉声接了一句:“你媳妇兄长拿命帮你们赚回来的钱,就这么被那贱妇败了!你要自己赚,你多久才能赚到!她王家便是几辈子都看不到这么多钱!”

  黎璟桦脸色一白,随之又是一红。

  说实话,他回去的时候听到这些实情,那真是气的吐血的心都有,可,再怎样,那都是自己的亲娘……

  可是现在,他很是愧疚,真的是愧对李氏和李七。

  黎老太爷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些人,也是李七帮你去谈妥的吧?”

  自己孙子虽然聪明,也机灵,但是到底是读书人,只怕是搞不定那些人的,说不得,应该还是李七出手。

  黎璟桦满脸愧色的道:“是的,是舅兄帮忙,找了些人,才算说服那些人。”

  “李欢那个孩子,你要更用些心教。”黎老太爷轻叹了口气,顿了一会道:“这个,便用了这么久?”

  黎璟桦脸色又是一白,低声道:“舅兄办事利索,这些事,倒是大半月就处理好了,是,后来又出了一件事。”

  “什么事?”黎老太爷哼了一声道:“是不是看你能拿出那么多钱去还,所以找你要钱了?”

  黎璟桦面色微赫,道:“这倒不是,我是当着父亲母亲的面,找舅兄借的钱,还写了一张欠条给舅兄,说好我的束脩和田租加在一起,每年还五百贯给舅兄。”

  黎老太爷点点头道:“算你聪明了一次。”

  这么做,就算那贱妇还不知悔改,自己儿子黎文景却是会知道什么叫羞愧的。

  随后便又问道:“那是何事?”

  居然耽误了这么久?

  黎璟桦脸上带了一些怒色的道:“我们处理好所有的田契后,我便在外头放话了,然后母亲找了我,问我要露姐儿的庚帖,说是帮露姐儿订了一门好亲事,说,趁着我在,便将庚帖过了,将亲事确定下来。”

  “她订!她凭什么订!老子还活着呢!”黎老太爷大怒,将黎璟桦喝的茶杯也给摔了出去,厉声道:“她找的亲事?她能找什么好亲事!还不是想卖了露姐儿!”

  而这茶杯一摔,那带着李氏走到门口的黎老夫人便将身体往门口一掩,偷听起来。

  瞅着黎老太爷那大怒之色,黎璟桦很是有些汗颜。

  还是祖父厉害,这只一听,便知道了不是好事,想当初,自己还……

  黎璟桦啪的一声抽了自己一巴掌。

  这一巴掌倒是把黎老太爷的怒气打掉了些,沉声道:“你从头说,仔细的给我说!”

  黎璟桦脸带愧色的道:“母亲找孙子要庚帖的时候,说是订的是杭州府的冯家,也就是跟杭州府黎家嫡系联姻的那家,以前是杭州府同知,去年直接升了知府,订的,就是那冯知府的嫡次子。”

  黎老太爷重重的哼了一声。

  偷偷的看了一眼黎老太爷,黎璟桦道:“孙子当时听了,觉得还是不错的亲事,这冯家家境不错,而且嫡次子媳妇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不过,幸好当时舅兄进来找我,我便让母亲等等,我办好事回来再写庚帖。”

  黎老太爷抬脚就在黎璟桦肩头踢了一下,然后道:“继续说。”

  有这句幸好,也就是事没成……

  黎璟桦脸色更红了,低声道:“我出去的时候,和舅兄说了这事,舅兄便让我不要着急,他先去打听下这位嫡次子的人品,我想想也是,便以和同年相聚的名义,和舅兄一起到了杭州府。”

  说到这里,黎璟桦的脸上带起了鲜红的怒气,沉声道:“我们都不用怎么花功夫打听,便听到了那个冯公子的事!

  那个嫡次子,是个有名的纨绔子弟,平日里就走狗斗鸡逛青楼,没有娶正妻屋子里就有了好些个姬妾,在中秋节的时候为了抢一个头牌和人打了起来,结果从花楼上摔了下去,摔成了一个瘫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