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我跟你一起玩好不好?

更新时间:2018-11-19 08:49:02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44

随后那些日子,虽然黎璟桦和李欢不在,黎家却是更加热闹。

  这往常学院的学子们是知道黎家这寒舍好,但是黎家是两位老师,就算古轩这种有一点交情的,也是只敢偶尔跟着许山长何堂长前来,

  现在好了,北冰朔就住在黎家,大家都是学生,这学生之间日常走动是最正常的嘛,再加上黎老爷子的默许,便有一些学子大着胆子,偶尔没有师长们带,也会跟着北冰朔过来黎家。

  当然,既然是黎老爷子默许,那便也不是什么学生都能来的,而是那几个很是优秀,明年开课乡试十有八九会中举进而中进士的,还有几个则是非常有特长的。

  比如那徐夫子的侄子,比黎昊炙更加痴迷水利工程,甚至都将山上的一条溪流给改了道,避免了学院每年夏天南边就要被山洪冲击一次。

  当然,大多时候,还是许山长他们带着一起来,经常是十几二十多人一起畅谈。

  这天天听课,再三天两头的听这些大穗国最有学问的一批人各种辩论讲道,北冰朔只觉得,自己眼前又打开了一道大门。

  而且是光辉夺目,通向不知道有多宽广世界的大门。

  而在第二次之后,黎老爷子便也默许了黎家孩子们也进去听讲。

  黎家孩子,指的是:黎露,黎昊然,黎昊炙。

  黎尘是只要李氏那里忙得过来,便进林子里去了。

  当然,还不是一个人去的,后面还跟着一只,不,是好几只跟屁虫!

  这黎老太爷喊了几个孩子来,说他们也可以去雅室听讲,去听听可以称为大穗国最高等的知识碰撞,黎露三人是非常高兴,黎露直接去换了一件男装,便大赫赫的跟着黎老太爷进了雅室。

  其实在庐山学院这么长时候,许山长他们是很熟悉黎露了(时不时的就蹭进去听了好吧),而那些学子们,是巴不得黎露出现。

  这黎露出现之后,学子们辩论的激情都要高涨许多,一个个就如同开屏的孔雀一般,尽力展现自己的才华,但凡能得到一句黎露的赞赏,那比得到师长们的夸奖还要得意高兴。

  (被批评的也高兴,哇,黎姑娘注意到我了!)

  而黎尘却直接转身,往厨房去了。

  这基本是每天都有人客来,就算是有那些随从帮忙,砍柴挑水切菜洗菜,外带打扫都做了,李氏只需要炒菜,那也是……有些累的。

  李氏正在厨房指挥着周妈开始发面(这个随从不会),看到黎尘进来便笑着让她自个去玩,厨房不用她帮忙,还道了一声,带着离刹一起。

  黎尘便又转身出去,喊了离刹一声,可刚走到竹门那,后面北冰魄便一路小跑着的追了上来。

  还怯生生的道:“二姑娘,我好无聊,那雅室里面好臭,我跟你一起玩好不好?”

  黎尘那眉头都在跳。

  怯生生你个鬼啊!装什么装!

  北冰魄瞅着她那模样,抽了下鼻子,低声道:“是好臭嘛。”

  黎尘很是噎了一下,却无法一下反驳他这个话。

  那雅室就算再大,那些人的学问就算再高,也挡不住那些男人是脱鞋进去的……

  而且,很有几个是一个月才洗一次澡的……

  她其实也很是佩服黎露,平素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原来她沉睡之中,只要在家就每天都给她擦一次身体,尿了一点就要给她洗屁股的人,居然一点都不嫌弃那些人的脚臭……

  果然,这凡人啊,只要动了凡心,那就一切都不可理喻了……

  北冰魄瞅了一下黎尘的脸色,蹭上前,拉住了她的手道:“我以前,在宫里哪都不能去,我,我也想去林子里玩玩。”

  黎尘的眼角直抽,抬手……

  还没来得及甩掉北冰魄的手,那一直跟着北冰魄的少年便双手合十的对着她道:“二姑娘,拜托你,我家公子真的很难得会想出门玩,拜托你!”

  黎尘不觉有些诧异的看向那少年。

  那少年长得很清秀,但绝对不是宦官,而且是个功夫不错的练家子,应该是定西侯找给自己外甥的贴身暗卫。

  一般这种人都是打小就被训练,脸上是不会露出什么情绪的。

  可现在,这少年眼中脸上,那是满满的,绝对真诚的恳求之色。

  黎尘最是看不得这种神色,那心头便是一软,道:“好吧。”

  听得黎尘应下,北冰魄顿时是喜笑颜开,那张脸啊,简直比那满山秋色都耀眼。

  黎尘不觉有些后悔答应快了。

  可也容不得她后悔,除了那少年,又跟上来了三个随从,一个个的都带着那少年脸上同样的神色。

  就如同,被大赦一般的神色。

  黎尘有种掉坑里的感觉。

  好在她提心吊胆了半天,北冰魄也没有出什么幺蛾子,真的是老老实实的跟着她玩。

  玩什么呢?

  抓蛇,抓兔子,抓獐子,抓麂子,抓……

  想想那少年和随从已经掉到地底下去的下巴,黎尘还是放过了那只金钱豹。

  这抓獐子麂子还好说,这两个是食草动物,几个随从帮忙,上去一剑就搞定了,可抓蛇,那是真真的……黎尘自己,呃还让北冰魄也伸手,去掏蛇窝啊!

  而兔子,兔子最有名的那句知道不?狡兔三窟!

  而且兔子体积小,跑的快,这森林极密,下面的灌木丛又厚实,还有厚厚的树叶,那兔子呲溜一下……

  黎尘就带着离刹和北冰魄一起,从灌木丛下面的地沟给钻过去了。

  这他们三个小孩能钻,随从们不行啊,好不容易找到人,就看到三人一人一头的赌在了兔子洞口里。

  (就是头和手塞进去那种!)

  那少年和随从的心都蹦了出来,心里不知道多少个后悔……

  好在,北冰魄居然一句埋怨的话都没有……也没有用各种阴损要求折腾他们……

  只不过那日回去,黎尘被李氏和黎露一起教育了一顿。

  主题思想是,这么多人的衣服弄这么脏,多难洗啊!而且,这衣服这么好,就这么弄坏了,多浪费钱啊!

  弄坏了北冰魄的,那也是钱啊!

  黎尘只好改变策略,在第二日又被怯生生,真诚的恳求缠上后,带着他们去了一片野果子林。

  这山里,一到秋天,便挂了各种野果,也有好些秋菌子,还有冬笋可以挖,河里还能抓到石蛙。

  于是,秋天就这么热热闹闹的过去了。

  一场初雪一下,整个大山都变了颜色。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