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黎老太爷表示很满意

更新时间:2018-11-19 08:46:42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21

许是刘夫子医术高明,许是李欢那房间风水好,又或者是这山里的水好空气好。

  总之,刘夫子抓了一把寒舍周围就地采的药草(那就是他种的),一副药下去,次日,北冰魄那烧便退了。

  不过得了刘夫子一句身体弱受不得冻的话,又瞅着北冰魄那娇弱可怜的模样,黎老夫人发话,专门收拾出了一件屋子,而北冰朔也理所当然的,占据了另外一间空房间,和北冰魄两人留在黎家住下了。

  云逸飞本也想留下,却被北冰朔那种:你想干嘛?你想窥视我的黎姑娘嘛!的眼神,给逼得老老实实去那边的屋子挑了间正房。

  因是当时就听黎老太爷说要在庐山书院教书至少三年,所以李七不光是一次性付了三年租金,连屋子都修缮过了,黎家搬到寒舍之后,那屋子虽然空了,不过黎璟桦还是拿来放着一些物品,比如过冬之时的物资准备,还有当时建寒舍留下的一些材料,

  所以屋子并没有荒废,床架什么的都有,云逸飞带着人打扫出来了几间屋子,等到山下的东西都运上来,舒舒服服的安了窝。

  当日北冰魄发烧,一群人慌的忙他去了,那随从们卸下的包袱也就丢在了一遍,待到确定留他们住下了,北冰魄也没有发烧了,北冰朔才亲自打开那些包袱中的一半向黎家众人介绍。

  他说,去年他是第一次跟着云逸飞去打猎,所以手头不准,那些皮毛其实多是云逸飞的手下打的。

  (云逸飞自己打的自己送人了)

  而经过一年的锻炼,他的眼力手劲都大有长进,所以这次北地那边落了雪,动物们也都换了冬毛的时候,他便马上喊了云逸飞去打猎,这次,他自己打的猎物就多了。

  所以,这次他打开介绍的这些包袱里面的,是真真正正的自己打的。

  而且,还是他找了西北城里最好的师傅紧急硝制好的。

  这些他自己打的皮毛,有十张鹿皮,十张狼皮(杂色),十张貂皮(杂色),倒是还有两张紫貂,六张狐狸皮(杂色)。

  至于那二十张小羊羔皮,北冰朔红着脸说,那些羊,他也赶着去喂过草……

  虽然这色泽是比不上第一次那么统一,但是硝制功夫的确是要好些。

  当然,最令黎老太爷高兴的是,北冰朔的诚实。

  去年收到那些皮毛,他就心里嘀咕,这么整齐的颜色,怎么看都是经过挑选的,那五皇子有那么大的能耐?

  现在北冰朔自己能承认,而且,就算是杂色而且有几只还带着明显的伤痕裂口,但是他还是带了自己打的来。

  这,除了说明他的品性之外,也说明,这位殿下的武力,只怕也不错。

  黎老太爷表示很满意。

  随后云逸飞便送上了定西侯准备的一份礼,这一份里除了一些特意挑选过的皮毛(比北冰朔的好)外还有一些药材,一些西北特产的珍贵药材。

  黎老太爷表示了谢意后,让黎老夫人都收好,便起身带了北冰朔和云逸飞两人去了学院。

  这个时节,有些家里远的学子要回去过年的,便已经走了,而且因为天气,学院的课也少了些,许山长正和何堂长说着,带几个学生去黎家讨杯酒,看看红叶,黎老先生便带着两人进来了。

  这黎家去年盖寒舍的时候,黎老先生便给许山长说了,家里孙子媳妇出身商户,舅家是跑海商的。

  许山长便一下理解了,为何有名的穷名士黎老先生居然能盖得起那般豪宅!

  (他都拿不出那么多钱!)

  后来去黎家的时候,还特意的留意了一下那位巨富出身的李氏和黎家的几个孩子。

  然后是大大的赞赏啊。

  这都能盖得起这种房子,那李氏却是很多事都亲力亲为,家里就一个下人,做饭打扫,连种菜都自己做了。

  而且几个孩子也教养得极好。

  心里对这李家很是有好感。

  所以,黎老先生说,这两位是那位李舅爷好友家的孩子,来自陕州某大户。

  (这是黎老爷子想了一晚上的说法,他们家可怎么都找不出在陕州这么有钱的亲朋)

  这许山长是一点隔阂都没有,再考效了一下北冰朔的学问,问了云逸飞几句后,便答应他们两人在学院旁听。

  答应之后,又喊着去黎家喝酒,黎老太爷笑着应了声好,结果呼啦啦的出来了一帮。

  除了事先就说好的何堂长和古轩几个学生外,吴夫子刘夫子徐夫子几个老师,和他们亲近的学生也喊了一起。

  一下子二十多号人去了黎家。

  幸好这个时候云逸飞的那些随从正从山下拖了东西上来,除了说是北冰魄自用的一堆衣物被褥茶具餐具等等之外,还带了许多的肉类,包括但不限于猪肉牛肉羊肉鸡鸭鱼……

  黎露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指挥了那些随从帮忙,杀鸡宰鸭,烧火煮饭,自己则是带着黎昊然黎昊炙还有离刹一起泡茶送茶送酒,送点心。

  那点心,北冰魄本是对黎尘说,是他特意让随从从江州买了送给她吃的……

  这转头就被黎露给征收全部送去了雅室……

  黎尘……

  气恼的回去了房间,想想又有些不忍,再又跑到厨房去帮李氏了。

  黎家的雅室很大,而且是木地板,日常都打扫的非常干净,现在虽然已经是深秋,但是还没有到落雪的那种冰寒,那些老师学生也都是随性惯了的,也没有那么多讲究,脱了鞋子进去后,将矮几往旁边一拢,便席地而坐。

  人都坐进去了,对着流泉那边还空了一些位置。

  那是他们辩论之时的习惯,讲者或者是老师会在那里就坐,而不辩论的时候,这么看着外面,也是非常惬意的。

  再加上黎露送来的茶,点心,还有一个时辰后送上来的已经分成一份份的酒菜。

  那些人是一直闹腾到了深夜,还干脆,就在黎家那雅室里席地而睡,次日早上,才回去了学院。

  北冰朔和云逸飞都是爽朗的性子,酒量又好,见识也不错,又是从北方来的,话题都新鲜,就这一次,便和那些老师学生们熟识了,有好些个还直接跟他们称兄道弟起来。

  (当然,北冰朔的年纪是最小的)

  第二日去学院,便如同那学院里面的老生一般,完全融入了进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