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眼不见为净!

更新时间:2018-11-18 10:52:44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3405

黎尘瞅了北冰朔一眼,心道就算本尊不带路,你也照样可以自己去?本是打算不理,不过转念一想,想到了黎露。

  思忖一下后,便让他们收拾东西,带他们下去。

  北冰朔他们这次来,除了去年见过的云逸飞那几个随从,又多了五六个侍卫,瞅着也应该是定西侯府的人,还有一个年纪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

  那少年,应该是专门负责照顾北冰魄的。

  而且,这次他们比上次还多带了一些马,是按照一人两匹来带的,不过马倒是没有上次来的时候那般俊逸,一看就是北地最好的军马,而是那种粗壮,承受力很够,在北方也多见的马。

  这应该是不为了速度,而是为了不引人注目而特意挑选的。

  而那些空马的背上,又是驮着一个个的大包。

  去年冬天,因为有了那些皮毛,黎家上下都暖暖和和的过了一个冬,黎尘对于那些大包还是很满意的,带路的脚步便也轻快了一些。

  只不过,在一个时辰后,黎尘又有了一种日了狗的心情。

  一行人到黎家寒舍之时,黎老先生已经给黎昊然黎昊炙讲完了书,正在雅室里面喝茶。

  听得黎昊然来报,说去年来的那个侯爷的儿子来了,那两个姓北冰的也来了。

  当时一口茶就喷了出去。

  忙不迭的换好了衣服到正堂相见。

  见黎老太爷前来,本已经坐下的北冰朔便忙站起身来,带着北冰魄两人,连同云逸飞一起,大礼参拜。

  被两位皇子这么大礼一拜,黎老太爷的腿都打了一下滑,差点就给摔地上去了。

  幸好黎昊然和黎露两人在旁边,给他扶住了。

  站稳了一些后,黎老太爷便连声叫道:“这如何使得,快起来!快起来!”

  黎露也是赶紧道:“两位快起来,你们要再多礼,少不得我曾祖父也要跪拜你们!”

  他都这么大年纪了,这跪下去要是出什么事,你们就给我二妹妹等着吧!

  (黎尘:你不会自己教训他们啊……)

  从黎露进来,北冰朔那眼珠子便不断的往她身上溜,便是这大礼参拜,还下意识的往她那溜了一眼。

  见她这么说的时候,眼角微挑,樱唇嘟起,如嗔似俏,真真的百媚千娇,那心尖都不觉一荡。

  幸好,他是个很有理智的少年,荡过之后,便体会出了黎露这话里面真真的意思。

  赶紧的拉了北冰魄和云逸飞一下,没有真正的大礼半跪下去。

  只是深鞠了一躬,便赶紧的起来了,然后上前一步,半挤开了黎昊然,伸手扶着黎老太爷坐在了上座。

  黎老太爷心里啊,那真真的是波涛汹涌,在惊吓之余,却又有些欣慰之感。

  不管原因如何,这位五皇子能这么放下身段,而且还看着这么自然,这么真心……

  嗯,是个懂礼的。

  这么想着,坐下之后,黎老太爷的脸色便和缓许多,问道:“去年云公子来说了,两位殿下在定西侯府过的不错?”

  “是啊,不用勾心斗角,不用天天提防这个提防那个,不用装傻。”北冰朔笑道:“不用被拘禁在那一方之地,能看到那般广阔的天地,真的很好。”

  声音顿了下后,北冰朔笑道:“黎老先生,我便直说了,这次来,除了想亲自跟你们道谢之外,我也想,到庐山书院里面旁听下课。”

  听着北冰朔上面的话,黎老先生更欣慰了,可再听后面一句,不觉愣了下,道:“五殿下是说,想去书院?”

  北冰朔点点头,脸色微红的道:“我到了西北,才知道这世界如此广阔,而且,这两年,我也知道了一些事情,这些,都是皇宫里面的讲学堂不可能学到的,

  我听说,这大穗四大书院,庐山书院学风最自由,而且,工物,算筹,兵法,都有涉及,我问过舅父,舅父也希望我们能来听课。”

  “你们?”黎老先生惊道。

  云逸飞指着自己道:“朔表弟和我!我请了三个月的假,而且现在西北冰封千里,没有战事,我爹说,开春的时候回去都行。”

  “我们这次来,准备好了路引什么的,我们就是来自陕洲渭南的云家人,他是大哥,我是老二,他叫云飞,我叫云朔。”北冰朔陪着笑脸道:“我们不会给黎家惹麻烦的。”

  说着声音顿了下,北冰朔那笑容更加真诚的道:“就是,希望老先生帮忙引荐一下,如果……”

  北冰朔那如果后面,本是想说,如果不那么麻烦的话。

  只他刚说出如果,北冰魄便脆生生的道:“黎家曾祖父,如果可以的话,能否收留我们?我们不占地方的,就我和哥哥就可以了,飞哥哥他们可以带人在林子里搭帐篷。”

  北冰朔和云逸飞嗖的一下扭头就瞪向了他。

  北冰朔心里是想:好样的!果然是我的弟弟!

  云逸飞心里是想:你个死小孩!骗了老子跟着来读书还不算,还想让老子去森林里面搭帐篷!现在可是深秋!你知道森林里面得多冷吗!还好多虫子!

  黎老先生也不觉瞪大了眼的看着北冰魄。

  这前头北冰朔说要进学院读书他就有些呆,怎么着?现在是不光要读书,还想在他们家住着?

  当然,这读书嘛,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学院除了招收固定生之外,也是容许一些学子进行短期游学旁听,这固定生是要考试的,游学旁听的却是有老师推荐即可。

  至于住,的确,如果让他们住学院说不定就被人发觉了他们的身份,那可就是大麻烦了。

  而他们家这个寒舍,当时造的时候,想着家里人多,而且睡觉的房间是按照学院的规制来的,也就是只能放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一个衣柜的简单布局,面积嘛也不过是七八个平方一间,所以,地方足够便多建了几间,住他们两个,不,就算加上云逸飞也是可以的。

  但是,这不是问题所在啊!

  这家里,还有女眷呢……

  当然,这也不是问题所在,这他也不是那种不懂变通之人,他们家也不是那种穷讲究的豪门大户,他们家可没有那么多规矩讲究!

  这平常李氏出头露面的买菜和人讲价,黎露也时不时的坐进雅室听他和那些老师们的辩论讲学……

  至于黎尘,那娃还是个娃!

  (黎昊炙:野的!)

  再说了,寒舍很大,布局也很巧妙,只要注意一点,哪有那么多的男女大防。

  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么一来,他们家和这五皇子,那可就,真真的关系不一样了。

  “曾祖父。”黎露瞅了一眼北冰朔,走到黎老爷子身边,附在他耳边低声道:“您不是常说,这当官不知道民间疾苦便不是好官,那,执掌天下之人,或者说,是更高位的人,若是不知道这世间的真正道理,不知道这民生艰辛,那岂不是更加祸害百姓?”

  黎老先生的脸色一凛,瞬间便在心里做了决定,这自家的一点子麻烦,哪里比得上于国有利!

  心思一定,黎老先生便对北冰朔道:“殿下若是想入学,我可以推荐,我们这里住……”

  声音一顿,黎老先生往门外看去。

  外头,那几个随从已经和黎昊炙玩在了一起。

  这,家里是可以让北冰朔北冰魄还有云逸飞借住,但是,可不够那些随从侍卫的,不能真让那些人在森林里面搭帐篷吧!

  可自家也没有这么多房间,要让出雅室给他们住,他也舍不得。

  那还是搭帐篷吧……

  “曾祖父。”黎露又凑着黎老先生的耳朵道:“七舅舅替咱们租的房子,是一次性付了三年租金的,如今那房子还是我们在用,也就是一直放一些东西,只要收拾收拾,便能住人了。”

  黎老先生微怔了一下,便笑道:“的确,我居然将那处忘记了,五殿下,我们在前头,离这里还有三里多地的地方还有一处宅子,可以去收拾收拾,让你们住下。”

  北冰朔听得黎老先生说可以入学也可以住,那心头是大喜,可再听黎老先生说这句,心里顿时又是一落。

  虽然只有三里,那也是另外一处住处……

  要上门,就是拜会了……

  只不过人家都做到这种程度了,也是的确为他们(随从)着想,这怎么都不能……

  北冰朔便赶紧的站起来道谢,谢完后刚想说那我们先去整理房子了。

  这么想的时候,有些不舍的又偷溜了黎露一眼。

  然后,就听见北冰魄叫了一声,人噗通,从椅子上直接摔到了地上。

  北冰朔吓的立时转身,弯腰抱住了北冰魄,连声叫道:“魄?魄!”

  北冰魄好似非常困难的睁了下眼,低声道:“哥,我好难受,我发烧了。”

  北冰朔听他说,再看他那小脸居然就这么一会便通红通红,忙伸出手去摸他的额头,一摸之下,惊叫道:“怎么这么烫?!”

  云逸飞也赶紧的上前,伸手摸了一下后,叫道:“是不是先头掉水里受了寒,现在发出来了?”

  说着,便扭头对黎露道:“黎姑娘,我表弟发高烧,只怕不好动,能否请腾出一间房间,再烧些热水。”

  他是看明白了,这种事给黎老先生说不如给黎姑娘说,至少,这位黎姑娘让他们大伙都有地方住!妥妥的良心好好的好姑娘啊!

  至于北冰魄嘛,这臭小子只要想要什么就发烧,他都完全不受惊吓了!

  黎露一看北冰魄那脸色便知道他烧的不轻,忙道:“行行,欢哥儿回去了,他那房间空着,他房间干净着,而且暖和,先去那里躺着,这就烧热水。”

  黎老先生呆了一下也回过神来,忙对着黎昊然道:“去,赶紧去学院找刘夫子,他医术很好!”

  黎尘看着那些人一顿忙乱,北冰朔抱着北冰魄送入李欢的房间,黎昊然去找人,李氏带着周妈去烧水,云逸飞还吩咐了人帮忙砍柴,再又叫人去将东西都卸下来,将里面的一张熊皮拿过来给北冰魄先垫着先,再去几个人打扫房间,顺便将山下马车上的东西弄上来。

  那眼角都在抽……

  抽了好一会,扭身,回屋子去睡觉了。

  眼不见为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