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尘丫头她识字

更新时间:2018-11-17 10:22:24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073

这雪一落下,学院的课就上的少了,许山长和何堂长便隔三差五的和其他老师结伴到黎家来。

  在黎家那雅室里,喝着小酒看雪景,烤着炭火品香茗,外带几碟小菜和卤肉……

  当然,吃人嘴软,留人家里也不能总这么清闲着,这些人便也开始教起了黎家的几个孩子。

  (没有黎尘的事,她偷懒睡觉去了)

  如此过了一个月后,一个姓吴的老师找了黎璟桦,要求让李欢跟着他学习兵法。

  黎璟桦问过李欢后,同意了。

  山中不知岁月,日子过得悠闲快意,黎老先生找人送了封信回去,道是就在书院过年,不回去上合镇了。

  而初雪落下之后,黎尘便开始教李欢和离刹新的功法和招式。

  时光悠悠,又是春暖花开,初夏新荷,层林尽染。

  次年深秋,李七到了黎家寒舍。

  李七到之前,黎老爷子正窝在铺着白熊皮的椅子里和黎璟桦说着几个孩子的事。

  他们到庐山学院也已经快两年了,如今李欢已经九岁,黎昊然和黎尘还有离刹八岁,黎昊炙六岁半。

  庐山书院学风自由,几个孩子他们也没有拘着他们,除了日常的黎老太爷亲授之外,也由得他们各自找喜欢的老师求学。

  几个孩子里面,黎昊然是天资斐然,不管是学问还是写字写诗,都超越常人,甚至,有些方面比学院里面的学子都强,就拿书法来说,便已经做了何堂长的亲传弟子,按照这个速度,明年都可以考虑让他去考童试了。

  黎昊炙的资质也是极好,如今已经开始读四书,字也是写得有些样子,而且很喜欢折腾一些小物件,家里但凡可以拆的,都被他拆了个遍(蚂蚁都全部搬家了),现在是最喜欢跟着那个教天工开物的徐讲学到处去找溪流研究水利工程。

  而李欢在四书和书法上面比起黎家兄弟虽然是不足,但是也好过一般同龄孩童,而且,李欢在兵法上面极有天赋,教他的吴夫子已经在他们面前夸过好多次,很有想直接收为亲传弟子的想法,还想直接带进学院在他身边学习。

  不过黎璟桦去问的时候,李欢却是婉言拒绝了,只说还是想留在黎家。

  这三个孩子都已经体现出了自己的天赋,学习上也不用他们操任何心。

  而那个离刹呢,那孩子其实也很聪明,可大约是因为守着自己下人的身份,读书写字都规规矩矩,黎老先生上课的时候也是极为规矩,学的也很是快,

  但是,就真是规矩,别说在那么多老师里面找个喜欢的去请教,便是多问黎老爷子或者黎璟桦一句都没有,多学一点时间都不肯,只要下课,只要没有需要他做的家务事,就肯定是跟着黎尘跑了。

  说到这里,黎老太爷和黎璟桦同时叹了一口气。

  黎璟桦带了尴尬的笑道:“这个,尘丫头,尘丫头现在也不错了。”

  这刚来的时候,只要上课黎尘就睡觉,他们还没有觉得什么,两个月后,便觉出不对来了。

  这丫头除了吃饭的时间外,那是成天的往森林里钻,倒是每次一到上课的时候,或者是喊她读书写字的时候,她就直接倒床上,鼾声都打了起来。

  这能是个傻子嘛!

  这简直是鬼精灵到了极点!

  可他们还真拿她没办法!

  因为,黎尘那不是装睡,而是真的说睡就睡,就跟以前一样,你拿锣在她耳边敲都敲不醒!

  (黎尘:本尊关闭了七感,你敲什么都没有用!)

  这敲多了几次,黎老夫人首先就不干了,说男孩子读书是本分,是应该的,女孩子读书当然也好,但是不会读书也不会碍着谁,为啥非要为难她!

  李氏则是抹着眼泪在旁边低声说,这尘丫头被你们弄的中饭都没有吃就睡着了,也不知道会不会饿坏了,不管怎么说,她能活蹦乱跳的就比什么都强啊。

  连黎露都劝他们,说曾祖父,您这么大年纪了,拿着这个锣也太重了,别尘妹妹没有叫起来,您自个累着了。

  三个女人倒也罢了,男孩子的反应更是让他们哭笑不得。

  黎昊然和李欢得空了就拿着本书坐在熟睡中的黎尘身边读,黎昊炙则是看傻瓜一般的看着他们这两个曾祖父和父亲,还说:“三年不叫的鸟,她的世界你们不会懂的。”

  黎璟桦是气个仰倒,追着黎昊炙揍了一顿,不过,那之后,两人倒是也不再强迫黎尘去读书上课了。

  这不强迫之后,黎尘也就不睡了……

  说起来,只要不提让她读书,不去计较她改不过口的本尊,这孩子的待人接物还是没有话说的,而且饭量也跟普通人差不多了,每天出去森林里面乱跑也从来没有出过事,还和离刹隔三差五的挖些蘑菇抓个兔子山鸡什么的回来打牙祭。

  (黎昊炙:曾祖父父亲你们真笨!二姐姐何止是抓兔子山鸡,她抓的那些蟒蛇啊,麂子啊,山猫啊,穿山甲啊,都是直接喊了我们进山,在山里面就给烤着吃掉了!)

  从某种方面说,这也是天赋吧?

  (黎昊炙:野人的天赋!)

  黎老爷子瞅了黎璟桦一眼,道:“是啊,说的也是,尘丫头现在这样已经很是不错了。”

  声音顿了顿,黎老爷子带了些深思的道:“而且,我说璟桦,你有没有觉得,尘丫头她识字!”

  黎老爷子这么一说,黎璟桦也是带了些疑惑的道:“我也是有些感觉,上次,风把我带回来的那些地方历本吹乱了,正好尘丫头在,我便顺口让她给我全部放回书架去,后来,我去看的时候,那些历本全部是按照顺序摆放的,连纪年都没有错。”

  这地方历本,是当地衙门专门记录一些有关民生税收杂事的记事本,这是江州衙门拜托许山长整理,他想着学习一些地方治理的庶务,便找许山长讨了这个差事来做。

  那历本前后有几十年,经手书写的人也有几十,每个人的书写风格都不一样,有时候他看封面都不能一下认出来。

  黎尘却是一点都没有放错……

  正说到这里,李七带了一群人肩挑手抬的,带了一堆东西来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