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有钱果然就是爽

更新时间:2018-11-17 10:20:01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54

“啊!”黎老太爷和黎璟桦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叹,随后对视一眼。

  好吧,这真不怪他们,作为一个虽然不会放弃进入仕途但还是学问至上的家族,他们是会定时的去看看邸报,关注一下朝堂动态国家形势,但是,真心不会太在意,皇帝讨的小老婆们都是谁家的。

  何况,他们也没有门道知道。

  这邸报上,也只会说皇后是出自谁家,至于其他的,那都是皇帝自己的事好不,邸报上绝对不会提的!

  而以他们家交往的人家,也没有人层次高到能知道这些……

  对视完之后,黎璟桦便赶紧招呼云逸飞就坐,再又喊黎露倒好茶。

  等三人重新就坐后,云逸飞便道:“去年我表弟被奸人所害,要不是黎家姑娘公子相救,就死在海里了,后来又得黎先生指点并且鼎力相助,才有机会找到贺将军,回了京城。”

  黎璟桦呵呵笑了一下,道:“那,两位皇子还好?”

  好吧,黎老太爷看过那份邸报后,他们可是把这事给彻底忘记了。

  “好着呢。”云逸飞笑道:“亏得先生提点,朔表弟装成了重伤昏迷,由贺将军快马送入京城才算是保住一命,后来又装作傻了,整日里迷迷糊糊的不认得人,皇上大怒,令人彻查了此事,而且,还准了我父亲将两个表弟都带回了西北定西侯府疗养。”

  “接回定西侯府?”黎老太爷惊讶了一声,想起来了,当初看邸报的时候,是说定西候回京续职。

  这压根不是回京续职,而是找皇帝要人去了吧?

  “是啊,接回了定西侯府。”云逸飞点点头笑道:“我那魄表弟,成日的在宫里哭,说见到了鬼,见了谁都怕,朔表弟又是个傻的,连饭都不会自己吃,家父过去一看,就哭求皇帝,

  皇帝只怕也是有些担心,再这么下去,这两儿子就真没了,再说,就算是傻的,有些人也是担心留在京城会争会抢,所以皇后和陈贵妃也帮着说话,过了年,皇帝就让家父带了两个表弟回到了西北。”

  说的这么明白,便是黎露都听懂了。

  黎老太爷和黎璟桦不觉又对视了一眼。

  然后同时呵呵笑了两声。

  云逸飞也笑了一声,道:“朔表弟和魄表弟都很是喜欢西北,在我们那,也没有哪家的探子能将手伸入西北,

  所以呢,这前些时候,北地下了大雪,朔表弟和我们去打猎,猎了好些皮毛,朔表弟说,听说先生到庐山书院来讲学,怕山中寒冷,所以,让我带着人送了点皮毛过来,做冬衣和褥子都是非常不错的。”

  黎璟桦愣了一下,随后笑道:“这,这真是,五殿下客气了。”

  还别说,这庐山云雾大气温低,夏天是真真的凉爽避暑好天气,可是入了秋便冷了,听说入冬之后落下大雪,将更加寒冷。

  他还正想着要去山下购买一些冬衣,再备上足够的炭火,这就给送来了。

  这西北可是产出最好的皮毛啊,做出的皮毛大氅连落雪都不怕。

  黎老太爷斜瞅了一眼黎璟桦,轻咳了一声,对云逸飞道:“真是多谢五殿下了。”

  这么远的路,就专门为送皮毛而来,而且,还是让定西侯的儿子亲自来送,不管皮毛多贵重,都贵不过这情谊和给黎家的体面。

  (云逸飞:呃,我只不过是想亲眼看看朔表弟老是念叨着的黎姑娘而已)

  当然,黎老太爷这么想的时候,是还没有看到那些包袱里面装的东西。

  云逸飞对着黎老爷子笑着说了句应该的应该,又偷偷溜了两眼黎露,便起身告辞。

  这他虽然年少,也已经是有级别的校尉了,也就是在职军官,虽然西北是没有人敢管他,但要是在这边被人发觉,还是有些不妥的。

  既然东西送到了,人也瞅到了,那便赶紧快马赶回去吧。

  也好早点告诉那位朔表弟,这黎家好着呢,黎家姑娘也特别有活力,还种了药草!

  黎老爷子也是想到这位可能是有官职的,便也不留他,起身送了他出正堂。

  然后,就看到院子里面,黎昊炙和李欢正围着几个随从兴高采烈的在比划,一边比划还一边道:“是不是这样?就是这样吗?哇!大哥哥你们真厉害!那么多的蛮子都能打败!”

  黎老太爷瞅着那两娃,眉头都跳了一下,黎璟桦则是出声道:“别挡着客人,客人要走了。”

  黎昊炙和李欢哦了一声退往两边,只眼睛还巴巴的看着随从将佩剑收回鞘中。

  那随从笑道:“两位公子什么时候得空去西北玩,我们带你们去打猎,那才叫好玩呢。”

  云逸飞赶紧的咳嗽了两声,对那随从道:“别胡说!”

  说完,又转身对黎老太爷和黎璟桦抱拳道:“若是先生愿意,我西北定西侯府随时恭候大驾!”

  黎老太爷也和黎璟桦端上了同样的笑容,连声虚应道:“好好。”

  云逸飞便哈哈一笑,喊了声走了,大迈步的走出了院子,在外头上了马,带了几人牵了空马策马飞奔走了。

  待得他们人影都不见,黎家众人(大人们)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李氏便同周妈去拆包袱。

  这一拆,不觉又惊叫出声。

  那哪里是一点子皮毛!

  那是十张羊羔皮,十张带毛的羊羔皮,十五张北地白狼皮,八张貂皮,八张狐狸皮,还有两张白熊皮!

  就那两张白熊皮,那是一整张的熊皮,一点杂色都没有,毛又厚实又柔软,真真的好物。

  就这样一张。

  好吧,黎家人就没有一个知道这个的价格。

  只知道,这些肯定非常贵!

  不过既然是送的礼物,又收下来了,那……

  黎老太爷挥挥手:“都做成袄子,正好过冬!”

  熊皮是不好做成衣服的,正好就给铺在了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的床上和黎老太爷的椅子上。

  其余的,李氏便自己动手,羊羔皮做了能贴身穿的皮袄,带毛的则是做成了外套和大衣(孩子们的),

  白狼皮做成了一些褥子(垫的)和皮袄大氅(大人的),貂皮和狐狸皮则是做成了几顶帽子和带领小袄,还有给黎老太爷黎老夫人的护膝,再到山下买了些布料后,做成了两件披风。

  黎璟桦下山,买了好些冬天要用的物件被褥回来,买了足够的米面油和茶盐酱醋还有大白菜,又找人购买了非常非常足够的炭火和柴火,还找农家买了许多当地的一种腌肉,

  又买了好些酒,还专门买了几头猪,买了一头牛,请江州最好的卤肉铺子做成了卤肉,最后,还买了好些上好的香料。

  在初雪落下来之前,将寒舍后面的一溜库房都给堆满了。

  (黎璟桦:有钱果然就是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