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他是定西候……的儿子

更新时间:2018-11-16 10:51:28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00

那日正是黎老太爷和黎璟桦都要讲课之日,黎家孩子们除了黎昊然还在努力的练字,其余几个都各自干自己的。

  黎露是和李氏和黎老夫人在聊天,黎昊炙在翻石头找蚂蚁窝,而黎尘则是看着李欢和离刹一本正经的商讨,是先去摘前山的柿子,还是去挖后山的地瓜。

  (这柿子和地瓜,都是学院老师种的!)

  听着两人商讨了一会后,黎尘准备说你们一人去摘柿子一人去挖地瓜不就结了,那耳朵便是一动。

  自从到庐山之后,黎尘便关闭了神觉(好费灵力的),连灵觉都是在吸收灵气的时候才开放,不过就算如此,她那五感也是异于常人,此时,便已经听到了远处有马蹄声。

  虽然并不急促,但是也是小跑之中。

  在这山林之地的小路上,居然也可以策马小跑?

  黎尘心头微动,就看到李欢皱着眉头的往门口看去,道:“有人来了。”

  黎尘不觉扬了下眉,暗想这家伙资质真好,就这么一年多时间,便已经将五感练的如此灵敏了。

  嗯,也许,应该想法子让他少点时间跟着黎老太爷写字,多去森林里面练下气。

  或者,可以开始教他一些新的法门和招式了。

  正这么乱想着,那马蹄声便清脆起来,这下是连最靠近门口的黎昊炙也听见了,他跑去开了门,往外面看了几眼后,便大声叫道:“娘,来人了,是骑着马的,还带着刀呢!”

  “什么?”李氏叫了一声,赶紧走出堂屋门,对着黎昊炙叫道:“快,快进来,关门!”

  “娘,看看是谁?”黎露道了一声后,快步超过了李氏走到了门口。

  这屋子修建在山谷之中,只有一条小路通往外头,这些人肯定是冲着黎家来的,人家带着刀,这竹门哪里挡得住?

  黎露走到门口之前,黎尘已经走到了门口,对着外面只瞅了几眼便往回走。

  看到黎尘这态度,黎露也不知道怎么的,那心里顿时一松,这才探头往小路上看去。

  小路上,足足有十几匹高头大马正拐过前面的山口进来,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领头的一人,是个年纪十五六岁的少年。

  长得很是俊朗帅气的少年。

  而黎露看到那少年的时候,那少年也看到了她,扬眉笑道:“黎姑娘,我们可不是坏人,我是受人之托,来送些礼物的。”

  黎露呆了一下,侧头对黎尘道:“去喊曾祖父和爹回来。”

  黎尘立时侧头……

  好吧,她还没有完全侧头,李欢已经从她身边跑了出去,出了门,便直接窜进了林子。

  从森林里面走去书院可比小路要快。

  李氏赶到门口,让黎露赶紧的进去,自己则是站在了门口。

  那少年带着人到了门口翻身下马,对着李氏拱手一礼,道:“这位可是黎夫人?在下云逸飞,家父是定西侯。”

  “定西侯?”李氏很是诧然。

  这,这定西侯是侯爷吧?侯爷的儿子跑到这里来干嘛?

  等等!侯爷的儿子!

  李氏满脸的惊讶,结巴着都有些说不出话来,连门都忘记让人进了。

  还是黎老夫人在里面喊了一声,黎露才赶紧回身,一边扶着李氏往旁边让开,一边对那云逸飞道:“云公子这是?”

  云逸飞笑道:“我是受表弟所托,给你们送些礼物来的。”

  “表弟?”黎露一脸茫然,脚下顿时一顿。

  好吧,虽然说她在大户人家里面也走动过,但是见过最大的官就是那位同知,这侯爷,那可完全是不在一个世界里面生活的。

  侯爷的表弟?又是哪冒出来的?

  (黎尘:侯爷儿子的表弟!)

  瞅着李氏和黎露那样,云逸飞摸了下鼻子,笑道:“那个,黎姑娘,我们远道而来,能否给碗茶喝,要不,给我们的马一些水喝也行,草就不用了,待会我们自己放出去吃。”

  黎露一惊,忙伸手对着里面道:“请请。”

  请了两个字又觉得不对,忙道:“那个马,马可别乱放,我们家旁边种了一些药草,好不容易长出来,可不能乱吃掉了!”

  云逸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身后人道:“听到没有,可要小心些,别吃了黎姑娘的花花草草。”

  他身后跟着的是几个年轻人,听得这话都笑了起来,其中一个还笑道:“姑娘放心,我们这马肯定不会乱吃,我们带了豆饼,可以喂它们。”

  他这么说着的时候,还和其他人一起,将手中牵着马背上驮着大包的马一起靠拢,开始从马背上往下解那些大包袱

  黎露脸色微红,忙扶着李氏让开了门口,再又引了那云逸飞进了正堂。

  云逸飞带着的那几个人并没有跟进正堂,而是就在外头的院子里将东西卸在了游廊的木地板上后,便随便找了个石头或者是木疙瘩坐了。

  李氏和周妈倒了大碗茶让黎昊然和离刹送了出去给那几个随从喝,黎露这里则是泡了一杯茶送给了云逸飞。

  云逸飞一口喝干之后,便又道:“黎姑娘,我们找你们家这地方错过了饭点,你瞅瞅,有什么吃的没有?窝窝头都成。”

  黎露脸色微红,心道了一声这位侯爷(黎尘:侯爷的儿子!)还真不客气,便转身又去厨房告诉了李氏。

  待那云逸飞和随从,将李氏下的第三锅面都给吃完后,黎老太爷和黎璟桦回来了。

  两人刚走进正堂,云逸飞便放下碗,直接对着两人单膝跪倒施了一个大礼,口中道:“家父让在下转告,黎家大恩,我云家绝不相忘!”

  “云家?”黎老太爷和黎璟桦都有些愣神。

  黎露悄悄的在旁边道:“他说,他是定西候……的儿子。”

  好吧,她想起来了,这位是儿子!

  “定西候?”黎老太爷和黎璟桦还是有些茫然。

  那定西候他们当然知道,驻守西北百年的侯府,可以称得上是大穗国的顶梁支柱。

  可是,这跟他们这江南乡下秀才,呃,现在是举人家有什么关系?

  云逸飞视线在黎家众人脸上绕了一绕,确定他们真不是装的,真的是一片茫然搞不清楚状况。

  他也不等人家喊他起身了,自己起身,再又深鞠躬一礼道:“五皇子北冰朔,十一皇子北冰魄,乃是我嫡亲姑妈的亲生儿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