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黎璟桦中举

更新时间:2018-11-16 10:46:07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99

黎璟桦中举,黎家晚上便摆了几桌子宴席,宴请左邻右舍。

  次日黎璟桦去了杭州府参加官府为新举人举办的鹿鸣宴,黎家又摆了一天的宴席。

  好在是有李七送来的那些东西,再加上左邻右舍也送了一些青菜香菇等物,还纷纷帮忙李氏做饭做菜,那席面就摆在了黎家院子里,有那些菜肴,也不失体面。

  黎家忙了好些天,才算是门头清净了些,来贺喜之人总算不是蜂拥而来连大门都给挤破了。

  黎璟桦参加完了鹿鸣宴在杭州府和一些同年举人应酬了几日,回到上合镇后便去了那经纪那里,将房子的合约签订了,再去衙门过了文书,交完了全款。

  这时候,黎文景和黎夫人也知道了,黎尘捡的那些珍珠,李七卖了三千贯。

  那日晚上,本是兴高采烈的黎夫人很是黑沉着脸的独自回了屋子。

  只这次,黎文景并没有追着回去安慰她。

  在黎璟桦从杭州府回来后的第二日,杭州府黎家嫡系派了个管事和一个婆子前来道贺,送了几匣子点心为贺礼,又说要接黎露去陪老太太,黎老夫人给挡了,说过些时候就要过年了,就不去叨扰老夫人了。

  这黎家嫡系的人走后不久,宁城古家的二爷带着古大少爷古轩前来祝贺。

  这次古轩也有参加乡试,不过确是名落孙山,古二爷一番恭贺了黎璟桦之后,便露出了想请黎老爷子收下古轩做弟子的意思。

  因是有着上次的情分(一碗清水面这少年也没有任何不悦),黎老太爷便跟古二爷道,自己明年便会去庐山书院坐堂教书,若是古大少爷愿意,可以去书院读书。

  古二爷大喜,连声道谢,又和黎璟桦他们畅谈许久之后才告辞。

  这黎璟桦中举,道贺之人之中,也有好些想将自家田地挂在他名下之人,黎老太爷出面都给挡了,只让黎璟桦将李氏的那些田给放在他名下,再又让黎璟桦私下去买了两百亩的良田,交代黎璟桦去庐山书院就将田契都随身带着,田租到时候也拜托吴氏给收着。

  如此种种,半个月之后,黎家这里总算是恢复了些平静,黎璟桦便找了人开始去修缮那个宅子。

  这段黎家最是热闹的时候,黎尘却是躲在自己屋子里躲懒,反正她是有名的傻子,就算恢复成了原先那种吃了睡,睡了吃的状况,也没有人会说她,反而只会更加怜惜她。

  黎老太爷首肯,李氏便让李欢和离刹都睡在了黎尘那间小屋,将春樱给挪出来跟周妈一起睡,

  每日里,李氏会准备好各种肉食,也只是准备肉食了,那其他的事,什么洗漱擦身,包括投喂之事,都被李欢揽了去,房子里面的卫生和杂活则是离刹做了,

  而且,家里客人多忙成一团的时候,这两孩子也是跟着李氏打各种下手忙个不停。

  黎老太爷,暗自点了很多次头。

  当黎家总算是清净下来,也没有什么人客后,黎老太爷开始带着包括李欢离刹在内的几个孩子读书,而黎尘则是每日早上便早早起来,喊了离刹和李欢练气习武。

  当然,只要到点黎老太爷带人读书的时候,黎尘便又变成了那个只知道睡的傻子……

  时间一晃,便到了十月底,李七和吴氏带了包括李三李四李五李六送的礼物,装了三大车子的东西来了李家,这次,李武氏也跟着一起来了。

  李武氏告诉李氏,那李大和李二在家里闹得极凶,两家这次都亏了血本,连带着往常跑杭州府的货款都没了,还欠着钱,这两家便去找其他兄弟和李武氏要钱,李武氏直接拒绝了他们,还对着李二问了一声,你真把黎家的孩子和李欢送到上合镇了?

  李二听了这话,便再不敢找李武氏和李七,而其他兄弟得了李七透的话,也不肯伸出援手,也就是一家给个几十贯意思意思,这李二没有法子,便将自家院子卖给了李三,搬去了原先分家给他的那个小院子住。

  而李大则是对着李武氏大吵大闹不说,那蒋氏居然还冲上去对着李武氏动手打骂,被李七直接摁在了地上爆揍了一顿,揍完之后,便当着众兄弟的面说,从今往后再不会认李大这个大哥,左右大家都分了家,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那李大本是不忿,还想着找李武氏说理,找其他几个兄弟去借钱,当天就被李武氏关上院门,说再也没有这么个儿子,而其他几兄弟亦是关门不见。

  次日晚上,那货船船主带着一群人找上了李大家里,一顿打砸,逼着李大交出房契来抵债,李大无法,只能带着家人也回去了当初分家之时分得的小院。

  至于李大的那份房契,李家兄弟倒是没有一人愿意收下,那船主便转手低价卖给了别人。

  李武氏说,他们来之前,李七和李三正商量着,在李大和李二宅子之间修建一道高墙,将李大那个宅子给分离出去。

  这边李武氏和李氏吴氏说着话,那边黎璟桦则是对李七说,这入股协议得写李氏的名字,而且,还得将这个加入到李氏的嫁妆单子里面去。

  李七大喜,自然是赶紧答应了下来。

  十一月上旬,黎老太爷拿到了新出的邸报。

  杭州府原知府马涛意图谋害皇子被处斩,礼部朱员外郎则是被免职,十多年都没有进京的定西侯上奏折要求进京续职,皇帝准了。

  看完那些消息,黎老太爷说了一句大皇子赢了,便将邸报丢开,再没有去问。

  十一月中,李七送来了做好的入股协议和文书,添入进了李氏的嫁妆单子里面。

  又同时拜托了黎璟桦,想将自己家里的五百亩良田,放在黎璟桦名下,黎璟桦答应了。

  黎家有钱了,又有李家送来的各种布料,便一人做了四套新衣服,还给黎老太爷,黎老夫人,黎文景和黎夫人各自做了两件滚毛领的厚实冬衣。

  到得腊月,所有人都开始忙着过年,林家那屋子也修缮得差不多了,黎老太爷便挑了个日子,在小年之前搬了家。

  黎家搬家的时候,李家五个兄弟(没有李大李二)带了几大车的礼物前来贺喜,吃了搬家酒后,李七便带了李欢回家过年。

  而因为黎璟桦高中,黎家这年也是过的热热闹闹,宾客盈门。

  初三的时候,黎璟桦陪着李氏带着孩子们去了李家回门,又是一番热闹。

  如是种种,转眼便过了元宵。

  黎老太爷让黎璟桦开始打包准备行李,嘱咐了黎文景和黎夫人在家守家,由黎老夫人的手给了黎文景和黎夫人各自八百贯留作家用,又通知了李七送李欢过来,还顺便告知了一下古二爷。

  元月二十号,江南嫩芽新绿,黎老太爷带了这一大群人,由李七护送,往庐山书院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