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没有占媳妇便宜的规矩

更新时间:2018-11-15 10:26:40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391

黎璟桦下午便去找了镇上的经纪,去看了镇东的那个院子。

  那院子位于上合镇的主街上,门头朝着大街,后面临着河,前后有三进院落,布局非常方正规矩,一进院有影壁门房和门道,然后是正堂三间,两边厢房可做书房,二进院是五间正房四间厢房,

  三进院则是分作了两个跨院,一边是做了厨房杂物和下人住宿之处,另外一边则是两间正房带两间厢房,二进带了个百来平方的天井花园,三进里住人的跨院也有一个五十多平方的花园。

  这屋子是林家所有,这林家本是当地地主,二十年前出了一个举人,这才出资建了这个宅院(地主没资格住),那个举人没有去京城参加会试而是直接补了个当地的九品官当了,五年之后便升为了七品县令,

  可也不知道被卷进了什么里面,从江南这里被调往了南疆一个满是瘴气的地方,不到两年,就病死在了任上,

  他死之后林家也随之衰落下去,这些年卖田卖地的,落败得不行,这个宅子也是早就在托人出售,可是,这三进五间的宅子可是得有功名之人才能住的,这镇上有资格的还真心没有,卖了一年多,也没有卖出去。

  现在见黎璟桦来看房,想着过几日就放榜,这黎璟桦一旦中举可就够资格住了,那经纪那是灿若莲花的介绍那房子的好处,又说那林家着急用钱,所以价格很好商量。

  黎璟桦看了一圈后,很是满意,和那经纪最后敲定了六百贯买下这屋子,留了五十贯做订金,不过正式合约要等到他中举的通知来到后才能签订。

  四日后,李七和送喜报的前后隔了一个时辰到了黎家。

  李七先到,他在杭州府做成了交易之后便去看了榜单,知道黎璟桦中榜之后便快马赶了过来。

  一进门便对黎璟桦拱手道喜。

  黎家人顿时是大喜,那黎夫人是马上就让门房去放鞭炮,被黎老太爷给吼了回去。

  黎老太爷说,这虽是看了榜,但是也得是正经的喜报来了才能放鞭炮开门迎客,说完,还让黎文景将大门给关上了。

  李七便笑着拉了黎璟桦到了他自己的屋子,掏出了一万七千贯的交子给黎璟桦。

  黎璟桦瞅着那一叠面值居然是一千贯的交子,结巴着道:“怎生,怎生这么多?”

  李七笑道:“也是运气好,这次温家是当家的二爷前来看货的,我找了他,只将那八颗珠子一放出来,他便报了一万八千贯的价格,连我那一百颗珍珠都没有要,他说,他这次下来买了一些好珠子,配上这八颗,正好可以送给太后做生辰礼物。”

  声音顿了下,李七笑道:“我那些珠子也不卖了,干脆送去银楼给妹妹和两个姐儿打些首饰。”

  看着黎璟桦神色一敛,李七笑道:“这是我的谢意,不瞒妹夫,我跑了这么多年的海,到现在,还只能跟着别人的船做一个小商,就是因为我没有门路,我拿不到足够数量的好货,带回来的东西也没有人接,所以只能伴着别人做,

  这次,那温二爷看到这八颗珠子很是欢喜,说他正愁着怎么给太后送礼,我这是帮了他大忙,还直接跟我说,以后我可以和温家做生意,有他这句话,我便也想着自己买条海船,自己跑。”

  黎璟桦很是呆了一呆。

  李七瞅着他那样子,笑道:“我跟你说实话,这点子钱,和我们跑海比起来,真不算什么,就我们这次回来,我那个船主徐老板,他就赚了五十八万贯,说实话,我要自己跑,只要有温家这个关系,我赚的还能比他的多。”

  黎璟桦再又呆了一呆。

  李七便扭头对李氏道:“妹子,咱爹给你在我这里留了份子,这次,你哥我赚了有四万贯,你那一分红利便是四千贯,我要是买海船自己跑的话,投入就大了,你要不要将那四千贯也投进去,继续占那一分。”

  这以前他都是做小商,能投入的钱有限,所以都是带着李氏的那份一起滚,但是现在买海船自己跑,不说买船那一万多贯,便是备货都得要八九万贯,李氏就算是投这四千贯,其实也占不到一成。

  不过,四千贯不是小数目,而且他自己跑船风险也极大,说不定就血本无归,所以还是得先问下李氏。

  李氏侧头看了下黎璟桦,轻声道:“夫君,我还是想投了哥哥这里。”

  黎璟桦还处于被那五十八万贯的数字砸晕之中,李氏连说了两遍他才回过神来,忙道:“当然,当然!不过,七哥,咱们亲兄弟还是明算账,你得实话告诉了我们,这咱们占一成红利,这次得投多少钱进去?七哥,这个事咱们得按照规矩来,是什么规矩就得怎么做!”

  黎老太爷教学很是灵活,并不光完全是四书五经,一些民生庶务也会让黎璟桦去涉及,包括去了解一些农事和商事,在杭州府的时候,黎璟桦就听说过,海商巨富,不过跑一次海的成本也巨大,一条船至少都是十万贯起跑。

  而且,海商的风险也是很大,一旦船出了事,那就是人财两空,血本无归。

  他可不想占李七的便宜,既然是想要赚这份钱,那就得共同承担这其中的风险,该出多少就出多少,一切都按规矩来。

  李七瞅了黎璟桦一会,笑道:“好,我明白妹夫的意思,那这样,我这次自己带船,估摸着得要十万贯,而最后的利润分成,按照咱们船上的规矩,你若是不跟船跑,那么总利润里就得先去掉三成是分给船员和船头的,船头也就是我,剩下的七成里面,你再占一成。”

  “成!”黎璟桦直接抽了六张一千贯的交子递给李七。

  李七呆了一会,便爽快的接过了那交子,然后从怀中掏了一张薄薄的契书出来,道:“这个,是卖珍珠的交易契约,这上面说了,商税是由温家缴纳,

  还有,这卖家我怕写你们黎家不大好,所以我写的是我妹子的名字,晚些时候,我会将入伙海船的文书做好给你们送来,妹夫你想好,是用你的名字,还是用我妹子的。”

  “用夫君的。”

  “用丹娘的。”

  黎璟桦和李氏同时道。

  李七这次是真的爽快的笑了,道:“行,你们先想清楚,我先去做文书,这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你们好好想便是。”

  说完,李七和黎璟桦喊了几个孩子来,一番热闹之后,李七便告辞走了。

  黎璟桦便去跟黎老爷子汇报这珍珠卖了多少钱,而且李家亲家翁是给自己女儿留了一份嫁妆的事,包括他准备用李氏这份嫁妆直接入股李七跑海,都告诉了黎老爷子。

  黎老爷子很是呆了一下后,说既然都已经将文书送进了祠堂,那么这些事便由黎璟桦自己去决定处理,只是在说完这些之后,又淡淡的接了一句:“我们黎家,可没有占媳妇便宜的规矩。”

  这话说完,那外头便锣鼓喧天的,有人一路高喊着:“恭喜黎举人高中!”的跑了过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