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畜生!烧得好!

更新时间:2018-11-14 10:57:06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58

黎露瞅了眼黎夫人的背影,心里轻哼了一声,便迎上了李欢。

  李欢手里抱着一个包袱,看那样子应该是盒子。

  黎露瞅了一眼后,让黎昊然带着李欢去黎老太爷屋子里,自己则接过那包袱去了吴氏的屋子里。

  将那包袱放下,黎露转身便又出去,去了黎老夫人屋子里。

  经过黎尘这事,黎老夫人是彻底对黎夫人凉了心,想着以前为了顾忌黎夫人的面子,也是暗许了黎夫人对李氏的各种刁难,从李氏的嫁妆不能太多(黎夫人自己的嫁妆太难看),到不能接受娘家的任何资助,甚至逼得李氏都不敢和娘家来往。

  特别是想到,自己以前居然蠢到被黎夫人的话所蛊惑,认为这商户人家都是没品没脸的,都是喜欢拿钱来砸人,来砸他们黎家脸面的……

  黎老夫人真是恨不得自己掐自己一把。

  看看李七他们这送的东西,那可真是用了心思的,可真不是拿钱砸人,这至少有一大半,只怕都是冲着黎尘的肚子来的,就那值钱的绸缎,也是选的清雅之色的面料,一半是用来做男装的,这只怕是想着一旦黎璟桦中举,家里人就得有合适又体面的衣服。

  再瞅瞅面前这吴氏,长得漂亮,打扮却很是素净,又和善又懂礼,一点子商户人家的金银俗气都没有。

  黎老夫人心里是又有愧又带了欢喜,让吴氏在面前坐着,便笑着和吴氏说起了家长。

  黎露进来的时候,黎老夫人正笑着说:“是啊,这以后是要多走动走动,大家都是亲戚,可不好断了来往。”

  黎露一听,便知道这是曾祖母认可了吴氏,忙上前拉着黎老夫人的手道:“曾祖母看着舅妈喜欢,便不喜欢露姐儿了。”

  黎老夫人点了下黎露的额头,笑道:“就你个促狭鬼。”

  然后拉着黎露的手,对吴氏和李氏笑道:“你们两自去说话吧,我的露姐儿吃醋了,我得好生陪陪她。”

  李氏和吴氏也都笑了起来,起身告辞后,两人回到了李氏的屋子里。

  吴氏看到那个包袱就放在了桌上,心里不觉对着黎露点了个赞,等李氏关上门窗后,便将那包袱解开,露出了里面的一个首饰箱出来。

  那首饰箱不大,也就两层,吴氏将两层都拉了出来,露出了里面摆放着的一对镶嵌了细碎宝石的金镯子,一对玉镯子,两只玉簪子,两支镶嵌了宝石的簪子,一对凤钗,两对宝石耳坠。

  不等李氏说话,吴氏轻嘘了一声,低声道:“这些,都是你七哥给你备下的,妹妹,咱们不说二话,这些,要是这次妹夫中了,你就是举人娘子,这怎么都得有些体面,若是妹夫不中,那便留给露姐儿和尘姐儿做嫁妆。”

  李氏的眼眶不觉一涩,想了想后,低声道:“多谢哥哥嫂嫂。”

  听李氏这么说,吴氏便知道李氏是收下的意思,那心里是一松,伸手将那首饰箱的第二层下面给拿开,露出了下面的一个夹层。

  吴氏指着那夹层里面的一叠地契道:“这些,是两百亩地的地契,分作三处,两处在下合镇,一处就在上合镇,这些,七爷的意思是,妹妹你和妹夫商量下,看看是冠谁的名字。”

  这些地契,她买的时候本是写的李氏的名字,李七看了之后,却让她转达这么一句话,李七的意思是,从李成这事来看,黎璟桦是护着李氏的,所以,李氏也可以相信黎璟桦,没有必要藏着掖着,生分了夫妻情分。

  当然,李七还说了一句,不过两千贯而已,便是黎璟桦以后出了状况,他随时可以给李氏补足了这点子钱。

  李氏听得吴氏这话,长叹了一口气,道:“果然是七哥最疼我。”

  在听到黎露说黎璟桦让她们不要提李成那事,李氏心里便打定了主意,这地契的事,她不会瞒着黎璟桦,现在李七这样提点,也就说明她想的是对的。

  这气叹完,李氏眉头便不由一蹙。

  吴氏瞅她那样子,握住了她的手道:“妹子,你七哥前天晚上便回来了,我们今儿才来,是因为一件事。”

  声音顿了下,吴氏压低了些声音道:“昨天早上,李大家那边来人报信,那李大和李二合伙,凑了五千贯在杭州府买了些货运往京城去卖,这事,是李大和李二在杭州府买好了货,然后让李成压船运往京城,

  结果,这船还没走到嘉州,那李成贪酒,自己喝醉了不说,还撞倒了蜡烛,引起了大火,整船货烧没了,船烧毁了,那李成也被烧死了。”

  “烧死了?”李氏惊道。

  吴氏点点头,低声道:“烧死了,那传信的说,船烧没了大半,他们是在船底的废墟里捞到了李成的尸骸,都被烧得快成灰了,那官府的人说,火是从李成的舱房烧起来的,应该是他喝醉了,所以引发的火灾,这整艘船,连伙计带船工十几个人,就死了李成一个。”

  李氏惊讶的张了下嘴,随后恨声道:“活该!畜生!烧得好!”

  吴氏亦是恨声跟着说了一句活该,然后低声道:“妹妹,露姐儿应该是将事都给你说了,七爷说,这事只怕不是李成一个人干的,

  他说,这事,就算李大李二两人不知道李成是要下这样的毒手,也是知道李成想要对孩子们不利,他们两人还给李成打掩护,那天下午,李二还跟娘说,说已经送了孩子们到黎家。”

  李氏一惊,怒道:“他们!”

  “嘘。”吴氏轻嘘了一声,握着李氏的手道:“七爷说,这事你自己心里明白就好,这次李大李二凑的这钱,可是他们两家所有的积蓄,李二还借了一些钱,

  如今他们两家正闹的厉害,今儿上午我们出来的时候,那李二还在找李大闹,那船主也派了人过来,说是火是因为李成而起,找李大要求赔钱,七爷说,让他们先闹……”

  这话吴氏并没有说完,只是对着李氏意味深长的扬了下眉。

  李氏想了一会,懂了。

  这是李七还要找机会再下狠手的意思。

  瞅着李氏懂了却又微蹙起了眉,吴氏又低声道:“娘也是这个意思。”

  李氏张了下嘴,这次是彻底的舒了一口气,低声道:“我知道了,对了,明年开春,我们家老太爷便会带着我们一家去庐山书院,你妹夫已经和老太爷说了,会带上李欢一起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