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这还有没有规矩?

更新时间:2018-11-14 10:42:58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3099

黎璟桦回来,黎家热闹了一番,次日一大早的,便有更远一些的街坊前来道喜。

  黎老太爷让黎老爷出去对人说,这中不中,信都没有送过来呢,就先别来贺喜了,若是中了,黎家自然会摆上酒席请街坊邻居。

  这话说出去,才算是挡住了那些人。

  黎老太爷让黎璟桦去买了些好菜,让李氏做了丰盛的一桌,上桌前呢,李氏特意的将三大盆的肉放在了一边给孩子们准备的小桌上。

  黎夫人那脸色顿时不好了,大声呵斥李氏道:“你这是作甚!哪有长者在,这些东西先给孩子吃的!那孩子不懂事你不会教嘛?

  昨天就吃了那么多肉,今儿又给她吃!咱们家哪里有那么多钱养她!你这么惯着她,是想让我们黎家都跟着一起喝西北风嘛!你有那多余的钱不如拿出来孝敬长辈!把这些端主桌上去,以后也不准再买肉,一点规矩……”

  黎老太爷正好走进来,厉声打断了黎夫人的话道:“你的确是要学点规矩了!你还知道长者在?知道规矩啊!这璟桦榜都没有放,你便到处去乱嚼嘴根子!慎言二字,你父亲没有教过你嘛!这要是璟桦没中,你让他的脸往哪搁!让我黎家的脸往哪搁!”

  黎夫人的脸色一白,喃喃的道:“这不是您老说的,这次璟桦肯定能中嘛。”

  黎老爷拉了她一下,低声喝道:“你还胡说!”

  黎老太爷狠瞪了她一眼,想起昨天晚上黎老夫人给他说的那些话,他这心里转悠了一晚上的念头终于是下了决心。

  待的吃完饭后,黎老太爷便唤了黎老夫人连同黎文景黎璟桦两夫妻一起,到了书房。

  待众人坐好,黎老太爷便道:“两个事,第一是,这次不管璟桦有没有中举,年后,我都会带着他们一家人去庐山书院坐堂讲学,文景,你们夫妻两留在家中。”

  黎文景应了一声好,黎夫人却是道:“老太爷,这,要是璟桦中了,这明年就得进京啊,怎么能……”

  黎老太爷淡淡的抬起了眼皮瞟了黎夫人一眼。

  黎文景立时对黎夫人喝道:“住嘴!”

  黎老太爷哼了一声,淡声道:“第二件事,这次在李家,尘丫头去海边玩的时候,捡了一些珍珠,这些珍珠,我跟璟桦说了,拜托李家七舅舅去卖掉,卖掉的钱,便全归了璟桦他们,日后怎么用,也归他们自个处理。”

  “这,这怎么行!”黎夫人叫道:“这家里还有长辈在,怎么能留私产!这还有没有规矩!”

  “你住嘴。”黎文景拉了一下黎夫人,却也带了些不解道:“父亲,这事,儿子有点不明白。”

  这父亲要带着黎璟桦一家子去庐山书院,他能理解,昨天晚上黎老太爷给他说了,说杭州府出了大事,只怕会影响到京城格局,这个时候进京去考试,对黎璟桦可不是好事,不如沉下心来,做三年学问再说,这事他不光理解,更是赞同。

  可这卖珍珠的钱直接归了黎璟桦他们,这事他就真有点不理解了。

  当然,这孩子捡的珍珠也卖不了几个钱,按说其实黎老太爷不说,黎璟桦自己留手里也就那么大的事。

  可是,黎老太爷这特特的说出来,这卖珍珠的钱多少就并不重要,而是,黎老太爷这是说,以后黎璟桦可以拥有自己的私产,以后黎璟桦他自己的财产完全可以归于他自己,由他自己处置。

  当然,黎家一直单传,家里人口简单的很,这不管是黎老太爷的钱还是他黎文景的钱,最后都是要传给黎璟桦的。

  可毕竟,现在上头两层长辈都在呢。

  “文景啊,你真要你爹明说嘛?”黎老夫人带了淡笑的道:“好,那我就明白告诉你,这珍珠,是尘丫头捡的,你这个媳妇呢,成天的说尘丫头把我们家给吃穷了,嫌弃着尘丫头,

  如今,这尘丫头带来的财富,不给她自个买肉吃,难不成,还要让给别人去买些什么糟钱货?咱们家是宽厚人家,不会嫌弃不会做事不懂家务什么都不会的,

  但是,也纵容不了乱花钱的,更容不了不给自家孩子吃肉却有钱送回娘家让娘家人吃肉的,咱们家没有这个底气和度量。”

  黎文景的脸色顿时就红了,红了之后又白了一白,带了羞愧的低下头来。

  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都是厚道开明的,从来都不会说什么重话,今儿这话,可是说的够明白够重了。

  这是完全不给黎夫人留任何余地任何情面了,直接将管家权利交给了黎璟桦和李氏。

  可他却无法反驳。

  当初,黎老夫人给他相中的其实是另外一家姑娘,是他自己,去友人家游玩的时候,对黎夫人一见钟情,非要娶了她来。

  既然是儿子定要娶回家的,黎家也是给了足够的面子,聘礼是尽着黎家最大的能力来,也一点都不计较回来的嫁妆连铺陈新房都不够,黎老夫人还将管家权都交给了黎夫人。

  当然,黎老夫人也没有对黎夫人说的什么我的嫁妆都上交了表示什么喜悦了。

  可是黎夫人呢,却是将黎老夫人给的一百二十贯一年的家用,三天全部用完。

  其中,一百贯是买了她娘家兄弟的古籍古画。

  这黎老太爷是什么人,一看那些什么古籍古画便知道是粗劣的假货,这要说黎夫人不知道?呵呵!

  黎老夫人立时收回了管家权,直到黎夫人生下黎璟桦十二年之后,他三次乡试不中,黎老太爷便不让他再考,为了安慰黎夫人,黎老夫人又将管家权给了她。

  那个时候,黎老太爷在大户人家那里坐堂教学坐了一年半,带了两百五十贯的束脩回来,黎老太爷留了一百贯准备去买早已经看中的一本孤本,其余的,则都交给了黎夫人。

  可,依然是三日,黎夫人便将钱花光了,她从她兄弟那里买回了两张连黎璟桦写的都不如的字和一本街头正流行的话本子,还信誓旦旦的说,这书可比黎老太爷看中的孤本要好,

  她是孝敬老太爷所以才特意从兄弟手上抢了来的,至于家里的日用开支,那不是,黎老太爷那一百贯就不用去买孤本了嘛?

  这次,黎老太爷直接气病了三天,黎老夫人也是再也不给任何钱给黎夫人了。

  也就是他自己,这些年出外教学得到的一些束脩以自己买书买纸为名私下留了一半给她,本是想让她手头宽松些,结果,黎夫人也是一转眼就给了她兄弟。

  他还以为这些事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不知道,可现在看来,两位老人早已经知道,只是不说出来,给他们两人留点脸面而已。

  可到底是因为黎夫人对黎尘的态度,让两位老人彻底失望,这是一点情面都不留了。

  黎夫人的脸色也终于是绷不住了,带了苍白的,喃喃说不出话来。

  黎老太爷看都没有看她,淡声道:“以后,黎璟桦他赚的钱,孩子们赚的钱,都归他们自己所有,这事,我会写个文书,交到族里,以后便是过正路了。”

  说完,黎老太爷便对黎璟桦道:“你得空了便去问问,李家七舅舅什么时候回来?”

  这家里,也的确是缺钱了。

  黎璟桦还没有来得及去问,次日午后,李七便带着吴氏和李欢,还有两大车的礼物,来了。

  李七他们到的时候,黎璟桦刚从老祠堂回到家吃完饭。

  黎老太爷是个行动力强的,开完家庭会议后,便写了一个文书,一式三份,一份给了黎文景,一份给了黎璟桦,一份,则是让黎璟桦直接送去了黎家老祠堂保管,

  这黎家家大业大人口众多,分布极广,不过几百年流传下来的老祠堂还是在离上合镇不过五十余里的三江镇上,

  虽然说这么多年,黎家分出去很多支系,也有在各自落地的地方修建了新的祠堂的,但是这个老祠堂还是最有权威性的,文书进了老祠堂,那便是谁都无法去动摇其合法性了。

  黎璟桦回来后便去给黎老太爷和黎文景都说了,吃饭的时候,黎夫人那脸色便极其难看,不过这次,她到底是不敢再说出什么话来。

  而这刚吃完饭不多久,就听得门前有喧哗声,门口看门的来报,说是来了三辆车子并好些个人。

  黎璟桦迎出门口,第一眼便看到了正从马上下来的李七。

  李七也是看到了黎璟桦,扬声笑道:“妹夫,我提前来给你道贺了。”

  黎璟桦呆了一呆,忙让那门房进去喊李氏出来,这才出门去招呼李七。

  李七先是打开马车门扶了吴氏和李欢下来,再吩咐随从们将后面两大车的东西送进去,又回头对黎璟桦说不用麻烦,他们在路上已经吃过午饭了。

  一番热闹中,李氏接了吴氏先去见黎老夫人,黎璟桦则是带着李七去见黎老太爷和黎文景。

  而黎夫人是看着李家那些下人肩扛手提的,送进来一堆米粮油醋,十坛好酒,十几只鸡鸭,十几条大鱼,四半刚宰杀的猪肉(就是两头猪切成两半),半头牛肉,十匹上好的绸缎,还有一些零碎的得用东西。

  那眼皮子都在抽,然后黑沉着脸,直接回自己屋子里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