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姜是老的辣

更新时间:2018-11-13 13:49:57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00

李七当天深夜便回来了。

  李七搭的海船在早上便到了杭州府,只是船靠岸后要核对身份对名牌什么的,再加上船主徐老板回来的路上染了病身体不济,请他帮着徐家的管事一起和官府核对带回来的商品种类什么的。

  他便没有下船,而是在码头上一直忙活着这些事。

  李家的长工到码头上的时候,他才刚刚和徐家的管事们将事大致处理好,正在将自己带的一些货物运下船来。

  这跑海的风险大,除了合股,有些船主也会将舱位空出一些,让其他的小商带着货一起跑,一个是货物分担一些成本风险,再就是合伙的小商也能担起一些海上责任,共度难关。

  李七跟着徐老板跑了几次了,已经从一个参股不过一千贯的,到了这次注入资金达到一万贯,而是,还是和徐老板并货的程度,也就是可以和徐老板的货物一起买卖销售分享利润,

  这跑船也是有讲究的,一些大宗的利润丰厚的商品基本上是被船主们给拿了,小商自己带货因为数量少拿的价格都要高很多,而且有时候压根就拿不到货,所以,能和船主并货,那利润就要高出很多。

  这次跑的这趟,他这一万贯的投资,已经回了一千两百两黄金金锭不说,只要徐老板带回来的货物销售完毕,他还能再回来四万贯。

  而且,这次他自己也带了一些货回来,想让李四带去北方销售,要是销售得好,也有个几千甚至上万贯。

  这正心里高兴的计算着,就看到自家长工一脸焦急的找了过来,然后告诉他,说是吴氏说的,家里出了急事,一旦见到他,一定要他马上赶回去!

  他和吴氏成亲这么多年,他也跑了好几次海,家里的事吴氏一直是打理得极好,从来没有说过让人到码头上找他之事。

  李七当时便吩咐自己的手下,将货卸下来后先放到仓库里,等他日后再定,然后拿了自己给吴氏和孩子带的东西,带了两个随从策马往家里赶。

  连夜赶回了家。

  吴氏一直在想着这事,上了床也没有睡着,听得动静一股脑的便起来了,迎了李七进来,招呼了守夜的婆子去烧水给李七洗澡。

  李七不耐的挥挥手,道:“出了何事?”

  这家里的门头看着也没有什么不对劲啊?

  吴氏先是让人都退下,关了门窗,倒了一杯冷茶让他喝了,才一边给他脱掉外衣,一边低声的将事说了。

  李七听得李氏让黎家的孩子们过来,而且黎尘已经醒了很是欢喜,连声道了两声这可是大好事,然后听到吴氏说李欢护着黎尘和李大李二家的人发生了冲突,李武氏说出了那种话,神色便沉凝下来。

  等默默的听吴氏说完李成代了李二送黎家孩子回去,路上骗了几人到岛上,几个孩子自己做了木筏逃出来,跑到杭州府找到了黎璟桦……

  李七深吸了一口气,道了声让李欢起来,等他洗完澡后要问他话。

  吴氏应了声好,自去叫李欢。

  李七坐在澡盆子里,在热气里静静的想了好一会,才换好衣服出来。

  李欢已经穿好衣服脸上一丝睡意都没有的,坐在了椅子上等他。

  李七轻拍了下李欢的肩头,问道:“当时那李成唤你二叔回去,你可看到你二叔的表情了?”

  李欢想了下,点头道:“当时我听到李成的声音,所以探头出去看了下,我觉得,二叔,二叔那神色不像是听到出事的慌张,反而像是松了一口气般。”

  李七点点头,又问吴氏道:“那一天,你可听见李大家和李二家有什么事?比如吵架什么的?”

  吴氏想了想后摇摇头道:“没有,那一日,孩子们走后,二嫂子还和我们一起在娘那坐了许久,没听到有什么事。”

  说完,神色一凛,道“这事,跟二哥也有关?”

  李七冷笑了一声道:“就算他不知道李成是想下这样的毒手,肯定也是知道李成想做一些什么事的,李大李二他们两人说是说一起合作跑杭州府,但是私底下已经吵过好多次了,要不是借口,这李成说什么杭州府的人来找李二算账,李二肯定第一时间就是先找了李大一起。”

  声音顿了一下,李七问道:“从江桥镇到上合镇,马车不过半日就到,那李二或者是李大可有跟娘回报,说人已经送到了?”

  吴氏点点头道:“是,那天下午的时候,二哥就来说了,说孩子们都送到上合镇了。”

  说到这里,吴氏的心头不觉一颤。

  难怪,李七连大哥二哥都不叫了……

  李七冷冷的哼了一声,抬头揉了下李欢的头道:“欢哥儿去睡吧,放心,这事,有爹在。”

  李欢嗯了一声,这才放下心来,揉着眼睛自去睡了。

  待李欢走了,李七才拉了吴氏上床,道:“你也先睡,放心,我断然不会让人这样欺负了去,就算是大哥和二哥也不行!”

  吴氏嗯了一声,又有些担忧的道:“对了,这事,还是要顾忌下妹妹。”

  说着,将黎露让李欢转告的话说了一遍,又说了,是黎璟桦特意让李欢先回来单独给他们说这个事,还说,事情处理好后,让他们带了李欢去黎家,黎家还是愿意让李欢跟着读书的。

  李七听到这话,那眉头顿时翘了起来,良久之后,才叹了口气,道:“妹妹一直说她嫁了个好夫君,如今我是信了,的确,妹夫这是真心为了妹妹着想,而且,也是个心里清楚明白的,知道咱们欢哥儿无辜。”

  吴氏也叹了口气道:“是啊。”

  然后便将她和黎露商量着的,将那些分红已经买了田地,到时候找时间一起给了李氏之事说了。

  李七听了后愣了好一会,才摇着头笑道:“这露姐儿,可真真的是个聪明的!行,我知道了,我尽快让黎家满意,然后将欢哥儿和那些田契都给送过去!”

  这日的后半夜,李七半梦半醒里面,想了总有十几个法子,要将李成私底下给废了,再找人断了李大李二家的财路……

  到了早上,总算是选定了两个法子。

  可这正洗漱,准备喊人来吩咐之时,大房那边响起了哭声。

  那可真是凄厉到极点的哭声。

  李七这里还没有喊人去问,门口守门的婆子已经跑了进来,对着站在门口的吴氏道:“太太,可不得了了!那前头大房,那里刚刚有人来报,说是他们家往京城去的货船起火了,李成少爷被烧死,一船的货都烧成了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