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更新时间:2018-11-12 10:05:20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00

黎老太爷朝着黎璟桦瞪眼睛的时候,黎露让黎昊然将黎老夫人和春樱都给引走,自己带了李氏进了李氏的屋子,反手就将门给关上了。

  李氏拉着她坐在了椅子上顺手将窗户也给紧紧关上,低声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就说,这孩子们从李家回来,居然什么礼物都没有带回来,身上穿的衣服还一看就是成衣店里面卖的便宜衣服。

  现在再瞅黎露这样子,就肯定是发生了大事。

  黎露先是从胸前掏出了一直藏着的装了交子的荷包,将荷包递给李氏的时候,低声说道:“娘,这个,是外祖母让我带给你的,她说,爹中了举人之后,咱们家就会不一样了,

  我和尘妹妹以后也不一样了,所以这些,你一定要收下,她说,这些本就是她和外祖父给你准备的嫁妆,让你自己收着,千万别给别人知道。”

  李氏微怔了一下后,便明白了这话里的意思,不由眼眶有些发红。

  到底是自己亲娘,这只两个女孩子以后不一样了,便直接戳中了她的伤心之处。

  她从来没有后悔过嫁到黎家。

  黎家老太爷老夫人都是明里又睿智的,自家夫君人品好对自己也极好,还有四个可人疼的孩子,就算是穷了些累了些,黎尘要多费心些,这日子也是过得她舒心满意。

  唯独一样,就是那个婆婆。

  那个婆婆其实出身于一个破落户,说是说什么书香门第,名门之后,其实婆婆出嫁的时候,家里已经穷得叮当响,拿了黎家一百五十贯的聘礼,就给陪嫁了两床被子几件衣服回来,合起来三贯都不到。

  可这婆婆人穷志不穷,几十年如一日的,想要靠着黎家重新回到辉煌时代,这她的夫君只考了秀才,便希望儿子高中,给她赚个凤冠霞帔,

  这她自己生不出女儿,就一心想着孙女嫁入高门,所以,让黎露打小便去那些高门大户里面走动,就是想着只要黎露被人看中,那黎家的门扉也会变个颜色。

  这寒门的远房亲戚在那些大户人家里哪里可能会有好日子过!只看黎露去一次,人便机灵许多,她便知道自己女儿过的是肯定不好!

  如若不是黎老夫人说,让黎露去见识一下也好,这对于黎露来说也是一种历练和成长,而且每次都不超过一个月便会接黎露回来,就为这事,她都会跟婆婆撕破脸。

  可再怎么样,黎夫人她都是婆婆,她李氏是媳妇,若是黎璟桦真的高中举人,这黎家门第一变……

  现在黎老太爷在,黎夫人还不敢逾越了去,自己去做主孙子孙女的婚事,但,黎老太爷的年纪可真不小了。

  那么,自己能保护两个女儿的,第一是想法子自己找到好的婚事,第二,就是李武氏提醒的,准备好足够的钱和嫁妆,足够到,就算被黎夫人嫁入高门,自己的孩子也不会委屈。

  黎露这么些年在家跟着黎老太爷读书,到那些大户人家则是努力学习礼仪规矩,就算嫁入高门,不管容貌和举止行事都不会差了去,只要手里有钱,有依仗,就不会被人欺负。

  而黎尘……

  这个时候,她的确不能再赌气,或者还去顾忌黎夫人,而拒绝这笔钱。

  这个钱,她会好好的收好,为了孩子,便是违背了那些什么规矩她也不在乎,她连黎璟桦都不会告诉!

  看到李氏默默的接过荷包看了下里面,便起身将那荷包给收到床头的隐蔽地方,黎露轻吁了一口气。

  然后,她拿出了那个装着三十二颗大珍珠的巨大荷包。

  只拿出一颗,李氏便惊讶的扑过来,将她的手给按住了,低声道:“这?”

  黎露轻声道:“这些珍珠,是尘妹妹在海边挖到的,我原来在黎家本家看到过不到这一半大小的,那大夫人说要四百贯,我估摸着,这种一颗就得八百到一千贯,爹说,让娘你先都收好,他只跟曾祖父说尘妹妹挖到了十几颗,其余的,都让娘你收好。”

  李氏一愣,心里泛起了暖意,道:“你爹真这么说的?”

  黎露点点头,道:“是的,爹真这么说的。”

  李氏抬手轻擦了下眼角,随后脸色一沉的道:“海边?你们何时去的海边?还有,你们真是从李家回来的?”

  黎露心里道了声,我这娘可真聪明!

  想了一想,黎露贴着李氏坐了,凑在李氏耳根将吴氏说的那些分红和买地的事说了,再说到,因为黎尘,李武氏明说了自己的院子是七房的,

  所以,李家送他们回来的时候,那李成便下了毒手,将她们骗去海岛上,自己将船开走了,只怕就是想要了她们几个和李欢的性命,

  幸好黎尘救了个渔民家的孩子,再加上李欢帮忙,黎昊然做出了日晷,他们才做了木筏逃出了那岛,飘到了杭州府附近,由李欢出钱,她们去杭州府找到了黎璟桦。

  黎露说的时候,岛上之事和海上漂流都是简单两句话掠过,也没有提北冰两兄弟的事,只在说完这个过程后,又说,她并没有跟黎璟桦说实话,而是说的是李成想害李欢,

  他们一起出去玩被连累的,而黎璟桦的意思是,对家里只说,是跟着李欢出去玩,玩到路上想起黎璟桦要考完了,所以她们几个自作主张去了杭州府接黎璟桦下考。

  黎露这番话说完之后,李氏那嘴都合不拢,而心更是猛跳个不停。

  她先是惊惧于那李成居然如此狠毒,又欢喜于孩子们脱险,直到黎露说她和黎璟桦的提法,她才意识到一件事。

  要是这事的真相说出来,那么,只怕黎夫人就会逼着黎璟桦休妻,而她,而她……

  只有回去找李成同归于尽一条路可以走。

  不不,就算现在没说出来,她也要去……

  瞅着李氏那样子,黎露赶紧抱住了她,低声道:“娘,娘!你可别乱想,我们回来的时候,爹让欢哥儿先回去,找七舅妈单独说这个事,

  欢哥儿说了,七舅舅的船这几日就会回来,到时候,七舅舅定然不会放过那个恶人!娘,你放心,有句老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就算七舅舅不动手,等过几年,我们也定然会要他好看!

  所以,娘,你要当做不知道这事,就算是为了我们,为了尘丫头,也绝对不能露出来,娘,尘丫头好不容易醒了,你真希望她又落到没娘的境地嘛!”

  李氏一愣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哑声到:“好,我便等着,看看李七他会怎么办!”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