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明理的老先生

更新时间:2018-11-12 10:03:34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314

黎老太爷瞅着黎璟桦好一会,才深吁了一口气,低声道:“你给我从头说起!说清楚些!”

  这时候,黎老爷黎文景推门进来,见到两人神色,脚步一顿,问道:“真出了事?”

  黎老太爷微沉了些神色,道:“是杭州府出了一点事,璟桦……”

  刚说到这里,就听得门口有人大声叫着,是不是黎秀才回来了,可高中了。

  黎老太爷眉头一皱,对黎文景道:“你去应付一下,给你媳妇说一声,别没事就到处乱说!这考试这种事谁说的准?我也不过就那么一说,她就说的一条街的邻居都知道,咱们家黎璟桦这次一定会高中。”

  黎文景脸色微赫,对黎老太爷鞠躬一礼后,便赶紧出门,去应付那些跑过来问消息的左邻右舍。

  黎璟桦上前关门之时瞅了眼外面的人头(好多),估摸着自己爹一时半会的是没空回书房了,这才坐回去,凑近了黎老太爷低声道:“这京城只怕是有人动了歪心思,

  有人鼓动了皇上,以六年前江南那场海啸为名,要在海上搞一个祭奠海神的仪式,皇上同意后,那些人又撺掇了皇上让五皇子带着十一皇子代天子行祭。”

  黎老太爷眉头一皱,道:“我记得,那大皇子乃是皇后所出,今年已经十八岁了,也差不多到了可以立为太子的时候了。”

  黎璟桦道:“是啊,不过那三皇子的母族是陈家,母亲又贵为皇贵妃,只怕也是有心想要争上一争的。”

  黎老太爷带了鄙视的轻笑一声,道:“所以,想利用五皇子和十一皇子?”

  黎璟桦轻叹了口气道:“具体怎样,我不是很清楚,那五皇子说,他们临上海船之前,杭州府知府马涛,啊,五皇子说这位是陈家的人,联合了那领队的礼部员外郎朱大人,这一位却是三皇子的人,

  两人一起,命令护送两位皇子前来江南的禁卫军贺将军与其部下不用上海船,转而换了东海海军的人上海船护卫,然后呢,又故意引了两位皇子去看日出,趁着他们看日出的时候,将他们两人给推落到海里。”

  黎老太爷脸色一凛,道:“这是想嫁祸给那位贺将军!”

  “不错,孙子也是这样想的。”黎璟桦道:“也是那两位皇子命大,他们在海上漂的时候,正好孩子们也出海玩,救了他们两个,露姐儿听说他们姓北冰,就觉得这事麻烦大了,想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便让欢哥儿送了她们到杭州府,接了我下考,

  我这一瞅,这人是孩子们救的,那怎么都不能见死不救啊,我想着,那贺将军只要不是个傻的,肯定是知道自己的状况的,

  所以,我让欢哥儿偷偷告诉了那贺将军,再带了那两位皇子到了嘉州,昨天晚上,贺将军换了便衣,带了几个手下和快马,接了两位殿下走了。”

  黎老太爷细细的想了下后,点头道:“露姐儿做的好,你做的也不错,那贺将军知道换衣服备快马,想来也不是个蠢的,那两位肯定能安全送回京,只是,那两位安全回去后,京城只怕就会起波澜。”

  说到这里,黎老太爷不觉叹了口气。

  黎璟桦道:“祖父,有件事,五皇子告诉我说,皇上有意明年的会试主考官从户部尚书和翰林院黎大人之间选一人。”

  黎老太爷那眉头顿时一竖道:“那明年你别去了!正好,再好好的读三年书!”

  黎璟桦忙道:“孙子也是这么个想法。”

  说完这句,黎璟桦犹豫了一下,还是道:“祖父,还有一件事,那个,咱们的尘丫头,在海边游玩的时候,捡到了个大海蚌,挖了十几颗大珍珠出来,都是极品,

  露姐儿说,她在杭州府黎家本家看过一颗比那小一半的,都要四百贯一颗,露姐儿说,可以让李家七舅舅帮忙卖掉,一颗应该能卖到八百贯以上。”

  这个话,在黎露告诉他那些珍珠大概能卖多少之后,他也是想了好久。

  虽然说,这个没有分家(他们家也没法子分),这小辈是不能有什么私产的(母亲的嫁妆不算),但是这要是真把珍珠全部上缴了,那只怕就落不到李氏和黎露黎尘手里了。

  更别说,给李氏和黎露打首饰了……

  所以呢,就算是对长辈有所不敬,黎璟桦觉得,那些珍珠,至少留一半在李氏手里比较好。

  “尘丫头挖的?!”黎老太爷不可置信的叫了一声。

  黎璟桦点点头道:“是的,尘丫头现在可是好很多了,听说在李家吃得极好,许是肉吃够了,现在的食量已经少了一半,也不会成天的睡了,你说什么她都能懂,说话也很清晰,还有啊,她可有力气了。”

  “如此!”黎老太爷欣慰的点头道:“这可实在是太好了!”

  说完,还非常高兴的笑了两声。

  笑完之后,黎老太爷的脸色微敛,思忖了一下后道:“那五皇子,可知道了你是谁?他知道不知道露丫头是谁?”

  黎璟桦心里道了声果然是老太爷!点点头道:“是,五殿下知道,而且,那个主考官的事,是他特意提点我的。”

  “果然如此。”黎老太爷说完之后,静静的想了一会后道:“璟桦,我知道你是个孝顺孩子,不过呢,你也应该明白,你父亲古板,你母亲嘛……”

  声音顿了下,黎老太爷接道:“这个珍珠,既然是尘丫头挖的,你只拿五颗出来让那李家七舅舅帮忙卖掉,其余的你都让李氏收好,

  一旦你中举日后入了仕途,这用钱的地方多了去了,何况也要留着一些给两个孩子做嫁妆,不用告诉你父母,嗯,你祖母那我会去说下,你不用提。”

  黎璟桦忙起身道:“是。”

  五颗也有四千贯,足够让家里改天换地了。

  黎老太爷挥手让他坐下,又道:“正好,前两日,庐山书院的山长给我送了信,邀请我过去坐堂讲学,这次,不管你中举与否,待过了年,一开春,你便带着李氏和孩子们和我们一起去庐山书院,

  这边……若是你中举了,待珍珠卖掉,你去将镇上那林家的宅子买下来,到时候便留你父母下来,给他们些钱,待屋子修缮好搬过去,也算是你举人门庭的脸面。”

  黎璟桦又站了起来,喜道:“多谢祖父!”

  这样才好,这样就算他中举,但是已经带着老婆孩子跟着祖父去学院了,自己那亲娘再有什么花花肠子也是无用。

  谢完后,又带着笑的道:“那个,祖父,还有件事,这个,尘丫头在海里还救了一个渔民家的孤儿,那孩子发誓说要一辈子服侍尘丫头,

  还有李家那个欢哥儿,也是多亏了他,咱们家孩子才能安全到杭州府,孙子已经答应了他,让他跟着昊然昊炙一起读书,您看,咱们能带着他们一起去嘛?”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