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独被吓不如众被吓……

更新时间:2018-11-11 11:22:54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92

运河上的事传到嘉州的时候,黎家一行人已经绕过了杭州府,往上合镇走去。

  晚上睡得极好,早上便也起的早,黎璟桦一大早的便将孩子们都喊了起来,吃了早饭后,便雇了两辆车子往上合镇走。

  这次,他没有雇驴子,而是和黎昊然两兄弟坐了一辆车,黎露和黎尘则是和李欢坐了一辆车,离刹坐在了车辕上。

  车子走到一个交叉路口,也就是一边过去十多里是上合镇,一边则是通往江桥镇的时候,黎璟桦让车子停了下来。

  这一路上,黎璟桦都在想一件事,那便是,他要不要去江桥镇和李武氏见个面。

  这李大是要害李欢,但是连带着将他的孩子都害了,这事,他可不想这么了了。

  再说,他家孩子本是在李家做客,这么些天不见了,李武氏也应该会着急,按理他也应该去知会一声,再带孩子回去。

  只是他在中午打尖吃饭的时候,才透了这么一点意思,黎露便将他拉到一边,说这样不妥。

  黎露说,那李成很狡猾,这事做的很是有些高明,并没有留下什么证据,现在她们都回来了,如果就这么找上门去,只怕那李成和李大还要诡辩,不会那么轻易的认下,再说,李家毕竟是李氏的娘家,在这个黎璟桦说不定就中举的时候,黎璟桦这么去闹开的话,到时候……

  黎露话没有说完,黎璟桦却是一听就明白。

  或者说他其实比黎露更加清楚,要是他中了举,李家又出了这种事,自己的亲娘黎夫人是一定会逼着他休妻的。

  而自己家的孩子都差点被害死,黎老先生是会体谅李氏,也会认可李欢,但却肯定不会再与李家交往,说不定,都不会去出面阻止黎夫人闹腾。

  这可是他不能承受的后果。

  黎露瞅着他懂了,便又说,这李成主要还是想害李欢,李欢可是李七的长子,这李七是跑海的,能跑海那可都不是普通人,能让自己儿子这样被人欺负?

  黎璟桦一听,又懂了,心里不觉是给黎露大大的点了一个赞。

  心道我这闺女真聪明,这借刀杀人的计用的可真好。

  这自己到底是一介书生,黎家又穷,就算找上门去又能怎么着人家?几个孩子说的话而已,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将人家李成怎么着?

  只怕最后是仇没有报到,反而会被黎夫人逼着休妻,说不定还会把李氏给逼死!

  那李七就不一样了,同是李家人,而且人家还有钱!

  手下还有那么多人!

  私底下套个麻布袋将那李成给打残了,都只那么大的事!

  这么想了一路,到了三叉路口总算是下了决心。

  他让车子停下来,喊了李欢下车,对李欢道:“欢哥儿,你们被李成所害这个事,不宜大肆宣扬,这样,你先回家,先是告诉下你祖母,我黎家的孩子我接回去了,再将这个事给你娘和你祖母说了,但是你要告诉她们,千万别伸张,等你爹回来后,让你爹去处理。”

  “好。”李欢低低的应了一声后,又有些不舍的看向了马车。

  黎尘这一路,除了中午吃饭,其余时间都是在睡觉,爬在他腿上睡觉,也不知道,他不在了,她还能睡得好不。

  可他也知道,这件事他不能说不,他必须回去将整件事告诉吴氏,也得将黎露特意叮嘱他的话说给吴氏听。

  “你等这事做好了,便让你娘带着你来上合镇。”黎璟桦看着他那样子,声音也不觉放柔了一些的道:“到时候,如果你还愿意,我也希望你留下来。”

  李欢神色顿时一喜,连连点头的道:“我愿意!”

  黎璟桦笑着拍了一下他的头,便唤了黎昊然和黎昊炙下车,坐到黎露的车上去,再让李欢坐上了那辆空车,嘱咐那车夫送李欢到江桥镇。

  这如意客栈的名声极好,他家的马车行也非常规矩,由他们的人送去江桥镇,便是一个孩子,也应该不会出事。

  那车夫应了一声好,调转了马头,便往江桥镇而去。

  黎璟桦看着那马车走远,才让离刹进去,自己坐上了车辕,让车夫赶着车子慢慢的往上合镇走。

  然后又仔细想了一路。

  马车到了黎家,看到黎璟桦居然和孩子们一起回来,一家人是非常惊讶。

  李氏忙着接过黎璟桦的行李,喊着春樱和周妈赶紧的去烧水,招呼着孩子们进去,黎老夫人追着问可要吃东西。

  黎夫人则是站在门口就冲着黎璟桦道:“考得如何?你怎么不等放榜?!”

  “既然考完了就不用放在心上。”黎老太爷瞪了黎夫人一眼,对黎璟桦使了个眼色。

  黎璟桦对黎夫人道了声考的尚可,又先回身将剩下的车钱给了那车夫,再又回身对黎夫人一礼,便跟着黎老太爷进了书房。

  黎老爷也瞟了黎夫人一眼后,溜达着也进了书房。

  三人落座后,黎老太爷便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可别告诉我,你真是心大到考完就不管不顾跑去江桥镇接孩子啊!

  而且,以李家那家境,又留着孩子吃住这么久,这要正经接回来的,怎么都会带着一些礼物回来,哪里会孩子们瞅着连行李都没有的样子!

  那身上的衣服也不对劲!

  黎璟桦这十几里路就是在想要怎么回答黎老太爷这话,现看黎老太爷果然问了出来,轻咳了一声后,又飘了一眼黎老爷。

  黎老爷脸色有些茫然。

  发生了什么事?这是个什么意思?

  黎老太爷也看了一眼黎老爷,然后道:“文景,你去让李氏倒些茶来。”

  黎璟桦忙站起来道:“孙子去好了。”

  “别,你坐着休息一下,我去就好。”黎老爷按住了黎璟桦,推门出去了。

  瞅着门关上,黎璟桦身子往黎老太爷一凑,贴着黎老太爷的耳朵到:“露姐儿他们和李家的欢哥儿一起出去玩,在海上救了五皇子和十一皇子,她们不知道怎么办,就带到了杭州府找我,我想法子让贺将军接走了那两位后,便干脆带了孩子们回家了。”

  这一番话说完之后,黎璟桦看着黎老太爷那震惊的脸色,很是有些舒心的坐回了椅子上。

  好吧,这种惊吓,独被吓不如众被吓……

  何况,这种事牵涉到朝堂之事,是绝对不能瞒着黎老太爷的。

  至于那个,孩子们出海是被李成所害,还是不要提了。

  就说孩子们自己出去玩耍得了,左右江桥镇离海边不算远,李七也是跑海的,家里孩子带着出海……

  很正常嘛……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