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那杀意……

更新时间:2018-11-11 11:19:27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3268

黎尘骑着驴子跑回去不到一里地,便看到了正站在那一脸纠结的黎璟桦。

  呃,还有贴着他站着的黎露等人。

  看这样子,是黎露她们没有拽住他,还是让他追过来一点距离,但是呢,天太黑,他想跑都跑不动,而且,他到底是应该想明白了,这贺将军都到了,他再出现在北冰朔身边,那不就什么都不用隐瞒了嘛?所以,顿在这里一脸纠结。

  看到黎尘和李欢回来,黎璟桦那心总算是完全落了下来,他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随后他便往黎尘身后看了看。

  看这个样子,应该是北冰朔他们还没有到三里村就被赶上了,那,这个北冰朔应该还没有晕吧?

  黎尘瞅了眼黎璟桦脸上那变幻多端的神色,从驴子上滑下来,拉了下黎璟桦的袖子,道:“他们说,他们自己会商量着解决的。”

  这贺将军连衣服都换了,还带了空马,显然是有备而来,这到底怎么圆这个话,让北冰朔又能避开麻烦,又能解了贺将军的责任,他们自己去商量就好了啊。

  你跟着着急什么……

  “是吗?”黎璟桦问了一声,细想了一下便扬眉笑道:“是啊是啊,他们自己解决就好,走,我们回客栈,好好睡一觉,明天回家!”

  这北冰朔是年少,但是贺将军可是十年沙场的老将,何况上头还有个林子豪,对京城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总比他要知道多点,他该提点的都提点了,具体怎么做,他们自个商讨去。

  黎璟桦心一松,回去的路上,还给孩子们买了些吃食,回到客栈,便让店家送水上来,要好好的洗一洗,然后睡觉。

  这连考九天本就是累得死,刚出来又被闺女连累得费心费力,还得骑驴……

  见店家送了个特大号的木桶上来,黎昊炙便也闹着要和父亲一起洗,黎璟桦心下放松高兴,便干脆,连黎昊然也留下来,一起洗了再睡一起。

  黎璟桦是要了三间房的,这黎昊炙和黎昊然跟着黎璟桦去睡了,黎尘便让黎露自己单独睡一间,带了李欢和离刹到了另外一间房。

  到得夜深,听着李欢沉睡之中的呼吸声,黎尘睁开了眼睛。

  先是安静的躺着,用神觉将整个客栈都探了一遍,黎尘才轻轻的坐了起来。

  她从床上爬下来的时候,蜷缩在罗汉床上睡着的离刹也睁开了眼,然后一下坐了起来。

  黎尘瞅了他一眼,便自己拿了李欢的那件夹衣套上,然后拔出了玄火匕首看了一眼。

  离刹一咕噜的坐了起来,快速的下了床,穿上了鞋子,低声道:“尊上,让属下动手。”

  黎尘轻哼了一声,低声道:“那混蛋动了杀念在先,无事。”

  离刹走上前替她系衣带,低声道:“还是属下动手比较好,属下本是鬼使,勾人魂魄本就是属下的职责,属下动手,就算有天道反责,也不会太大。”

  系好衣带后,离刹抬头,轻声道:“尊上不是说了,以后这种粗活,就让属下做。”

  黎尘看了他一会点点头道:“好。”

  离刹展眉笑了一下,便转身,轻轻的打开窗户,往外面看了看,再回头对黎尘点点头。

  黎尘的眉角挑了挑,走到窗户边,轻拍了下离刹,然后抱住了离刹的腰,御起风,从窗户飘了出去。

  还顺手,将窗户给虚关上了。

  她们住的是客栈二楼,外面便是一条小巷。

  从小巷子出去,笔直走上十里,便是运河。

  黎尘压根就没有走地上,而是御风而行,笔直的对着那运河而去。

  今儿李欢一回来,就偷偷的跟她说,在靠近码头的路上,他看到了李成,他找了机会靠近了一些,偷听到李成是去杭州府提货,这李大以前一直做的是从江桥镇那边收一些米粮豆子等物运到杭州府贩卖,收益很稳定,

  但是利润低薄,估计现在看着其余几个兄弟都赚大钱了,便也想着要做点别的生意,这次李成来提的就是一些从番外回来的精巧玩意,还有一些高级丝绸。

  李欢说,李成当时在那饭摊子上很是得意的跟人说,他们家这次可是下了血本,拿出了五千贯来买货,买了四百匹上等丝绸,其中还包括很是稀少的清江绫,还有一百匹从番外回来的织锦毯,等送去京城,那至少要赚一倍。

  李欢说,李成还说,今天就会带船出发沿着运河往京城走。

  想到这里,黎尘不觉冷笑了一声。

  这是害了她们之后,便直接到了杭州府,然后接了货便往京城走,货船走运河,从杭州府去京城来回时间就得两三月,再加上要卖货收钱,那耽搁的时间就更久。

  这么长的时间,等他回来,完全可以和害她们之事撇个一干二净。

  真真的是好算计。

  黎尘御风而行,十多里路也没有花多少时间。

  到了运河边后,黎尘便又沿着河边开始搜索。

  这货船船重,船行速度比不上马车和驴子的速度,再加上如果李成并没有在李欢听到之后马上出发,那么他的船应该就还没有过嘉州。

  往杭州府方向走了几里地,黎尘便看到了几艘船停在了一个临时停泊处。

  其中一艘挑了个大大的李字出来。

  黎尘脚一点,轻飘飘的,便飘上了那艘船。

  船上一片漆黑,只有船尾挂了两盏气死风灯亮着些光芒,一个船夫抱着胳膊靠在船舷边睡觉。

  黎尘手指弹出了一丝风漩,击在了那船夫的睡穴上,让他睡得更沉一些后,便往主舱房走去。

  这种运河上的货船规制大都差不多,主舱房都是位于船尾挑高的部分,下面就是厨房。

  黎尘到了主舱房门口,往下面的厨房看了一眼后,便用风漩打开了舱门走了进去。

  这种运河货船不大,说是主舱房,其实也就不过是个五平方空间的小房间,一张不到一米宽的床靠着窗户边放着,李成侧着身子睡得正香,而在床头桌边,还放着一桌子没有吃完的菜和半坛子酒。

  黎尘的眼睛微眯了一下,将离刹放下,同时将玄火匕首递给了他。

  离刹接过匕首,走到了床边,先是伸出手指在李成身上戳了几下,再一把掐住了李成后颈,将他头给提溜了起来。

  李成正在做着赚大钱的美梦。

  这过年之前京城什么东西都卖的好卖的贵,他这一船高档货可是卖了个极好的价钱,都翻了三倍有余,去掉本钱,还赚了一万多贯。

  这么大笔钱,他自然是要好生享受享受,这翠红楼的头牌叫上几个,滴翠楼的好酒来上几坛子,左拥右抱的正是不知道多舒畅快活的时候,就只觉得脖子一痛气一紧,所有的美女美酒都不见了。

  李成怒然睁开了眼,就看到了眼前出现了一个人脸。

  不是梦中的那些美女,而是一个小童。

  这小童明明是长得眉清目秀清丽可人,但是那对细长的眼眸之中却是透出了一种冰冷的杀意。

  那杀意……

  让李成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人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他张嘴欲叫,声音都没有出来,就被捂住了嘴。

  然后,他看到那个小童薄而有型的嘴唇轻翘了起来,低声说道:“李成,美梦做的好吧?那就去地狱继续做吧!”

  李成大骇,身体下意识想挣扎,想努力的伸手去拿开那小童的手。

  可也不知道为何,他的身体完全不听他的指挥,僵硬得一动都不能动,别说伸手抬手,便是动下手指头都做不到。

  而且,他也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只能惊恐的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那小童的手越捂越紧,直到,他昏了过去。

  离刹看着李成就那样惊惧昏死过去,才慢慢的松开手,将李成放倒回去。

  然后他离开了床边,先将桌上的酒坛子倾倒,让酒液流了满桌,再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火折子,摇出火焰后,点燃了桌上放置的蜡烛,手指一弹,将那蜡烛弹倒在了酒液之中。

  火焰嘭的一下烧了起来。

  “尊上,您先上岸,属下等下游过去。”离刹看着那火光轻声道。

  黎尘点了下头,转身出了舱房,脚一点,飘上了岸。

  待黎尘走后,离刹拔出了玄火匕首,在匕首上灌入了仅有的灵力,然后将匕首对准了地板,一刀戳下。

  玄火匕首上冒出了一道紫色的火焰,在戳透了那地板之时,火焰便沿着木头向四周烧开了去。

  没有多久,就将匕首戳出来的小洞烧成了一个大洞,火焰沿着地板墙壁往厨房那里堆放着的装着油的大罐子烧了过去。

  听得下面的油罐子发出嘭的一声响,离刹将舱房门给紧紧关上,然后从那个小窗户钻了出去,再将窗户给关上,跳下了水。

  离刹游到岸边之时,那船上的主舱房和下面的厨房已经烧出了熊熊烈焰,而且,正以极快的速度往货舱烧去。

  那货舱里,大半是最容易烧着的丝绸和织锦毯。

  黎尘站在岸上,静静的看着那火烧到了货舱后便起了熊熊燎原之势。

  看着那船尾的船夫终于清醒过来,大声呼喊着将睡在船头的船夫伙计都喊了起来。

  看着那船上人声鼎沸,有人大叫着快跳船,这火救不了。

  看着那些人纷纷跳船,而前后的船也有人惊醒,大叫着赶紧将船挪开。

  黎尘微闭上了眼,神觉探去,看向了主舱房里,离刹身体还小,灵力也微薄,下手的力气并不足,封穴的时间也不久,这个时候李成已经醒了过来,在浓烟里拼命咳嗽,努力挣扎起身想从熊熊火焰中逃离。

  可那挣扎不过是徒劳而已。

  在绝望和惊惧之中,他成了一个火人,从那被烧出来的大洞中跌进了下面的厨房里。

  黎尘轻笑了一声,抱起了离刹,转身回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