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将军不是用来背锅的!

更新时间:2018-11-09 09:25:00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327

贺二牛坐在了面摊子边上的桌子旁,一脸冷峻的连声发布着命令,等几个亲卫快步跑走后,还是忍不住的,将吃了一半的面碗给砸了。

  他非常恼火!

  不,应该说是气愤!

  他就说,这马知府和朱员外郎怎么会那么好心?真的心痛他们这些北方兵?知道他们不会水会晕船,所以免了他们的苦差!原来,这是故意的,故意让他背锅的!

  只不过,老大明明说的是,这朱员外郎和马涛不是一伙的,他们两个分属于不同的派别,是对头,所以他这一路才特别小心着,等到了杭州府,也是任何事,如果五皇子不下令,那就得朱员外郎和当地官员意见一致了,他才去办,就怕一不小心,就成了某一派利用的棋子了。

  所以,当时这个事是马知府和朱员外郎同时来说的,他才同意了。

  可真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这么大胆!

  他们这是要直接杀了五皇子和十一皇子啊!

  什么失足掉水!

  两位皇子哎!那么大的海船,那么多人跟着,还有明里暗里的士兵护卫!

  两个大活人能掉下去?还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去的?!

  骗鬼啊!

  真当他这十年沙场,是顶着猪脑袋活下来的啊!

  而且,这个来报信的小兵还说,对方派来的人是说,你贺将军身体不适,他们能理解,但是皇上不一定能理解。

  他么的!这不就是明着说,他没有上船是他自己偷懒,跟马知府和朱员外郎都没有关系吗!

  这意思是,他们双方联手害了两位皇子,然后便将责任对他身上一推嘛?

  想到这里,贺二牛身体猛的一颤。

  他收住了怒气,慢慢的冷静下来。

  是了,他们故意让他不上船,第一是要支使开他,他在的时候,不管那两皇子去哪,就是上个茅厕都要派十个人跟着,吃饭的时候,也不管是谁送的饭菜,总要让那些宫人先试吃,有他在,那些人怎么好下手?而第二个原因,只怕就是这个。

  用他来顶了这个护卫不利的罪!

  而且,他是老大推荐过来的,就算这事他自己扛了,自己去死,但是多少也是会连累到老大,至少,在皇帝那里,老大就会落了个办事不利的印象。

  老大……老大他好不容易才有这次回京的机会,好不容易才有靠近权利中心的机会,如果因为这个事而被皇帝厌恶,排斥,那么,老大想找到当年的真相,就非常难了!

  三万个兄弟的命啊!

  血将白沙滩都染成了一片血红,现在,都被改名叫白骨滩了,那一场,明明应该大胜,结果却是三万虎威骑全军覆没……

  老大和他们这几个,挣扎着从那血海地狱里爬回来,咬着牙的一场场仗的打,靠着军功往上爬,就是为了那个真相!

  贺二牛深吸了一口气,微闭了一下眼。

  他脑中又浮现出来,临走前,林子豪苍白着脸,气息虚弱的撑着身子对他说的话。

  林子豪说,这差事怎么看都透着些蹊跷,这五皇子和十一皇子是同母兄弟,生母宁妃死的早,他们两兄弟也不怎么得皇帝喜欢,在宫中,一向是个不起眼的存在,和外臣也没有任何联系,可是这么长脸的差事,却是派给了五皇子。

  林子豪说,这次带队的是礼部朱员外郎,这个人是大皇子一派的,而江南,却是三皇子母族陈家的老巢,这两派说不定就会利用这次闹出点什么来,所以,让他千万小心,不要被人利用了去。

  想着林子豪最后的说那些话,贺二牛猛的睁开了眼睛,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心里冒了一个让他身体都不觉轻颤起来的念头。

  林子豪最后说的是,那五皇子和十一皇子死了母妃,又跟任何朝臣没有关系,也无法建立起关系,那是因为,其余的皇子母族都是文臣,只有宁妃,是出自于西北定西候府。

  西北定西候府,是大穗国唯一一个直接在驻军地开府的侯府,他们家世代守着西北,从来不会管京城的那些破事,所以,跟京城也就没有什么人脉关系。

  可虽然跟文臣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定西候手中可是有十万西北军!而且比他们北疆的军队都骁勇善战!

  现在的这位定西候是宁妃的嫡亲哥哥,脾气可是连北疆都知道的暴躁。

  如果五皇子和十一皇子死了,就算朝臣不追究,那定西候肯定是不会罢休的。

  到时候被那些文臣们一番推卸,说不定连老大都要出来担责任!

  那样,老大的前途就彻底的毁了!

  也许,这次的事,并不是针对五皇子和十一皇子来的,毕竟,弄死两个对皇位并没有什么竞争力的皇子并没有多大意义。

  也许,这次的事,就是冲着老大林子豪来的!

  贺二牛不觉深吸了一口气,招手喊了身边一个亲卫过来,等他俯身下来正准备交代话,就听到旁边传来了一个清脆小童的声音大声道:“大叔,您知道徐家的船什么时候回来嘛?”

  贺二牛眉头不觉皱了一下,扭头看去,见那是一个身着棉质夹衣不过六七岁的孩子,也不知道是跑急了还是怎么,脸上黑乎乎的,一双眼睛也好似只有一条缝一样,

  他心微软,便没有呵斥他,只是微微转身,避开了一些那小童的方向,他这要说的事,可不想让人听见,就算小童也不行。

  可他想避开,那边的声音却还是传了过来。

  那小童问的是面摊子老板,隔着灶台,老板一边下着面一边大声道:“不知道啊,不过只要不出事,也应该差不多了。”

  小童啊了一声后,又问道:“大叔,我听说如今的风向是向下吹的,但是也有海流是会往上走,他们的船会不会是走错了海流?”

  面摊老板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怎么,你家里有人在船上?”

  小童点点头道:“是啊,我爹在船上,都出去一年多了,今年我娘又生了个小弟弟,本是等着爹回来取名字,我娘说,要是爹再不回来,她就自己取名了,就叫朔!”

  “朔,这个名字好啊!要你娘别等你爹了,就取这个。”回来端面的面摊老板娘笑道。

  “是啊,我娘说,我们兄弟四个的名字都是爹取的,这老五就自己取得了。”小童满脸天真的道。

  贺二牛猛的一下眯起了眼睛,扭身看去,身上下意识的便带了些杀气出来。

  那小童似乎是被吓到了,往他这里怯怯的看了一眼,对那面摊子老板说了声谢谢,便往路头那边的一个小巷子跑去。

  贺二牛深吸了一口气,脑袋急转的想了一会。

  旁边那亲兵问道:“将军?什么事?”

  你这喊我过来,凑着耳朵的,这么久一句话没有说什么意思?

  贺二牛瞅了他一眼,站起来身来,道了声这边来说,便带着那亲卫快步往路口走去,走出一段距离后,扭身一闪,闪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