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万事都有个因由

更新时间:2018-11-08 09:36:22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327

听得北冰朔说完,黎璟桦轻点了下头。

  他有点明白梁家成为什么会提点这位死了母妃也不受宠的五皇子了,这脑袋,还是挺好用的嘛。

  这是个聪明人就好办,要是个傻的,他就真头大了。

  这梁家成提点是提点了,却没有明确告诉五皇子应该怎么做,这说明,梁家成并不是说就站在他这边,而不过是有些看好他,所以示好一二,也是卖个人情打下个基础。

  他可不像梁家成,左右逢源,提点了这五皇子有两派的人,却没有告诉他最关键的,到底谁可以依靠。

  他没有那么圆滑世故,何况这人是他闺女救的,刚才又直接被那十一皇子喊了救命恩人……

  黎璟桦轻咳了一声,道:“五殿下说的不错,要是五殿下和十一殿下真的出了事,这朱员外郎也好,江南的这些官员也好,肯定会把所有的责任往贺将军身上推,贺将军刚到京城不久,并没有任何根基,就算有林统领出声相护,想来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北冰朔的脸色微沉,道:“那林子豪突然旧伤复发……”

  “不……”黎璟桦摇着头的打断了北冰朔的话道:“林统领和此事应该是无关的,你先头说了,这贺将军救过林统领两次,娶的又是林夫人的贴身丫头,这说明,这位贺将军是林统领的嫡系心腹,

  这次,林统领让他领军,只怕就是为了稳妥起见,如果他真的知情,他没有道理故意折损自己的心腹,再说,这事出来,不光是贺将军要担责任,他这个上司也跑不了好,

  何况,你也说了,人还是他推荐的,他更脱不了干系,他刚从北疆携战功回来,正是前途似锦的时候,没有理由要这么做。”

  黎璟桦声音停下,带了些淡笑的看着北冰朔。

  北冰朔愣了下,微蹙着眉头的想了想后,道:“所以,有可能那个设计此事的人,是连林子豪也设计进去了。”

  黎璟桦带了欣慰的点点头道:“五殿下聪慧。”

  北冰朔脸色不觉微红了一下,心想,自己和弟弟被推下水,在海里飘了几个时辰,经历过生死一线,又想了一路,也没有想到这其中的关键,倒是黎璟桦只不过听他说了这些,便做了这个判断,他可真当不起黎璟桦这声聪慧……

  黎璟桦笑了笑,道:“五殿下还年少,只怕以前也从来没有刻意去了解过外臣,一时想不到是正常的,五殿下只记住,万事都有个因由,而这个因由,基本上都是由利益引起,你想不通的事,只要去找找这个因由,也就能想通了。”

  北冰朔一怔,细细的想了一下后,站了起来,对着黎璟桦躬身一礼,道:“多谢黎先生!”

  黎璟桦忙伸手扶了他一把,道:“五殿下客气了。”

  “黎先生,我母妃生十一弟的时候伤了身子,只半年就去世了,我母家又远在西北,我们兄弟两人虽然从不会缺衣少食,却是少人真心教导。”北冰朔诚心诚意的再又一礼,道:“今日黎先生的教导,让我茅塞顿开……”

  “五殿下!五殿下!”黎璟桦连声打断了他的话,扶着他的手臂坐回了椅子上,道:“五殿下千万莫要如此,这真是折煞在下了。”

  你一个皇子,再是不受宠,那也是皇子,我只是个秀才,你这样,会折寿的……折我的寿的!

  北冰朔脸色微红的笑了下,道:“还请先生教我,我该怎么做才好。”

  黎璟桦心里叫了一句,我就知道会这样……

  手指在桌上敲了下,黎璟桦道:“五殿下,既然小女把你们从海里带出来的,咱们也是有缘分,那么,有些话我就直说了。”

  北冰朔忙道:“先生请说。”

  黎璟桦轻咳了一声道:“今日在下放考出来,和小女在酒楼吃了饭,这两处都是人言流传最快的地方,可在下并没有听到任何人说五皇子落水失踪的话,也就是说,这件事,应该还被瞒着,很有可能,贺将军都不知道你们落水。”

  北冰朔点头道:“是,我们是前日早上在群岛外面落水,要是早有预谋的话,那些人一定会不动声色,等到那什么大师算好的时间,也就是午时才去找我们兄弟。”

  “大师?”黎璟桦惊讶道。

  “是。”北冰朔道:“是大皇兄介绍给父皇的一个大法师,说是已经修成了半仙之体,也是那位大师说,六年前的海啸震天动地,如果不去祭拜海神,江南还将有更大的灾难,甚至会引发国体不稳,所以父皇才同意了此事,嗯,他算的最好的祭拜时间,便是午时三刻。”

  “五哥是听那国师和马涛说,这海上的日出很有灵性,而且景色壮观,所以才动了早起去看日出的念头,而且,为了不让小安子阻止,还是躲开了他们的。”北冰魄插了一句,又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小安子他们怎么样了?”

  黎璟桦轻笑了一声,道:“两位殿下起来看日出,这贴身随从真能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吗?如果是真的没有感觉到,现在只怕……”

  黎璟桦又笑了一声,看着北冰朔的脸色一下沉凝起来,才慢慢的接道:“此事,五殿下现在可以不用考虑,

  五殿下,按照这个时间推算,也就是说,那个害你们的人,会故意等到午时才发现你们不见了,按照常规,他们肯定是要在附近海面找寻一番,不会马上回到杭州府,所以没有通知贺将军也便有了理由。”

  “可是,我们前日上岸后,黎姑娘看到马涛的手下在搜寻我们。”北冰朔低声道。

  黎璟桦点了点头,心想难怪你穿了女装,这一准是我闺女的主意,嗯,我闺女就是聪明!

  得意了一番后,黎璟桦正色道:“两位殿下不见了的这种大事,他们也只能拖延一下时间,好确认两位殿下的死讯,按照时间算,他们怎么也该要去通知贺将军这事了。”

  “黎先生……是不是……”

  “不是。”黎璟桦打断了北冰朔的话道:“殿下你不能在杭州府去找贺将军,五殿下,等下我会雇车,带着你们和我家那些孩子一起,我送你们到嘉州,然后再让人给贺将军送信,

  就说,你落海之后飘到了嘉州那边的海岸,被渔民所救,让他偷偷的去嘉州接了你,不要通知任何江南官员,直接回京。”

  声音顿了下,黎璟桦又道:“五殿下,你回京之后,对皇上只说你是早上和十一皇子看日出,失足掉下了海,然后好运,漂流到了嘉州,其他事一概不要说,如果皇上问你,你再装作不在意的说出,你在船上没有看到任何禁卫军,也没有命令贺将军不准上船,

  你一定要装作连怎么掉入水都不知道的样子,也决口不能提我黎家,不要说任何针对两位皇子以及江南官员之话,你,可懂?!”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