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害一个是害,害两个也是害!

更新时间:2018-11-08 09:34:36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30

黎璟桦伸手,赶紧的将北冰魄给扶了起来。

  好吧,他自己也不准备跪拜了,引着北冰朔坐回了桌边,微蹙着眉头道:“五殿下,在下就直接问了,这事,您心里有底嘛?这护送两位殿下南下的人在哪?可有谁还可靠?”

  北冰朔的脸色微沉,想了一会后,摇摇头道:“说实话,黎先生,我不知道。”

  黎璟桦一噎,眉头便皱得更紧了些。

  北冰朔看着他那神色,轻咳了一声道:“不瞒先生,我与十一弟的母妃去世的早,我们两兄弟并不得父皇欢心,这次出来,是大皇兄给父皇提议,

  说是六年前的海啸对江南这里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如果能由父皇下旨祭奠海神,也能彰显天家恩德,父皇同意后,我本以为这代天子祭奠之事,应该是落在大皇兄头上……”

  说到这里,北冰朔的声音停了下来,带了些询问的看向了黎璟桦。

  黎璟桦点点头道:“你这想法也没错,代天子行祭,可是非常大的荣耀,也显示出皇上的看重。”

  “不错。”北冰朔道了一声后,眉头微蹙的道:“可是,最后父皇却是下旨由我前来江南。”

  声音顿了下,北冰朔接道:“我当时便觉得有些不妥,不过我也不好推辞,又怕我出来了,留了十一弟单独在宫里会出事,便向父皇求告,要带了十一弟一起出来,

  当时父皇似乎是不悦,可次日,便派了人来通知我们,说父皇准了,让我带十一弟一起来,只是,不再另行宣旨。”

  黎璟桦在心里轻哼了一声,心想,这是人家巴不得的,害一个也是害,害两个那是正好。

  不过面上却是一副认真洗耳恭听的模样。

  北冰朔瞅了下他的脸色,接着道:“我们出发之前,我老师偷偷的找了我,他告诉我说,这次陪同我一起下来,带队的那个礼部员外郎是大皇兄老师的门下弟子,

  这边的两浙路转运使,是三皇兄母族陈家之人,杭州府知府马涛,则是刚刚和陈家联姻,老师还说,大皇兄和三皇兄不睦。”

  黎璟桦眉头不觉一挑,问道:“五殿下的老师是?”

  这位老师挺明白的嘛,这是告诉他,这次下来的人里面有两边的人,而这大皇子和三皇子是不睦,两边的人自然也不会是一条心。

  北冰朔道:“是文昌阁梁学士。”

  黎璟桦哦了一声,挑了下眼角的道:“前年刚升的那位梁家成梁大学士?”

  “是,正是。”北冰朔微笑着道:“听老师说,他原来师从过黎老先生,老师对黎老先生的学问是推崇备至的。”

  黎璟桦呵呵两声,不接他这个话。

  只在心里道,自己祖父可是对这个教了三年的学生评价不咋地,说这人精于官场,却疏于庶务,要他管民生,肯定要管死大批百姓,所以三年前听说这位进了文昌阁当了学士,还成为了宫中讲学,黎老先生笑说,这位不管民生,百姓大幸。

  只不过,这位精通官场的梁大学士,居然特意的提点这位五皇子,又是个什么意思?

  北冰朔看着黎璟桦依然是一脸微笑却不接话,微微思忖了一下,才接道:“我出来之后,也是留意了一下,护送我们的禁卫军是归属于禁卫左营的兵,这左营统领林子豪是定北侯嫡次子,半年前刚从北疆调回京城,他在北疆待了十三年,家眷都在北疆,跟各位皇兄都无关系。”

  声音顿了下,北冰朔沉声道:“这次到了杭州府,那杭州府知府马涛说北方将士不识水性,若是晕船在海船上吐得一塌糊涂,反而会对海神不敬,说服了朱员外郎下令让那些禁卫军留在了杭州府守备军营,转而换了东海海军的人上船护卫。”

  黎璟桦眉头一挑,道:“此事,是那朱员外郎自己便去下令了?并没有跟五殿下您请示?”

  北冰朔摇头道:“没有,我还是上船之后发现周围的士兵不对,让随行的宫人去问,才得知此事。”

  黎璟桦微蹙起了眉头,问道:“那禁卫军带队的并不是林统领?”

  这礼部员外郎不过是个从五品,禁卫军左营统领是从三品,如果是这个林子豪在,还听从一个从五品官员的命令,那可就有点意思了。

  北冰朔摇摇头道:“不是,林统领在出发之前旧伤复发卧床不起,他推荐了他下面的一个姓贺的游骑将军领军。”

  声音顿了下,北冰朔道:“这也是我让人打听出来的,这位贺将军是跟随林统领从北疆回来的,听说是临回来之前立的战功,才升的这个从五品将军。”

  黎璟桦啊了一声,有点明白了。

  虽然官阶是一样,都是从五品,但是大穗国除了边境地带,向来是文比武重,再说这又是下来搞祭奠,自然是要听这员外郎的。

  而且,这贺将军是刚从北疆调过来,又不像林子豪出身侯府对这京城的关系多少知道一些,想来也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

  只不过……

  黎璟桦眉头微蹙的问道:“五殿下,你可有跟这位贺将军打过交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你可知道?”

  北冰朔微一思忖后便沉声道:“有,从京城出来后,我听说了换人领军之事后,便找了几次机会和他接触了下,后来又让人找了他下面的人喝酒,探了一些话出来,

  以他的官阶来说,他年纪不大,才二十七岁,农家出身,十五岁从军就跟在了林子豪身边,还在战场上救过林子豪两次,

  靠军功十九岁便做了校尉,林夫人便将自己的一个贴身丫头许配给他做了夫人,生了两子一女,这次调入京城禁卫军,林子豪带着家眷回来了,他便也带了夫人回来。”

  声音顿了下后,北冰朔接道:“以我跟他见面那几次来看,我觉得他是一个直爽干练的人,嗯,不笨。”

  “直爽干练……”黎璟桦轻轻的重复了一下这句话,手指也下意识的在桌上敲了几下。

  “先生有什么想法吗?”北冰朔问道。

  黎璟桦笑了下,道:“五殿下,你说,你这掉下海,要是追究责任的话,第一个会追究谁?”

  北冰朔本是想说自然是船上的那些官员,可是看到黎璟桦那笑容便没有马上开口,思忖了一会后,才缓缓的道:“若是那位朱员外郎死咬着说他并没有命令贺将军不要上船,那么就算掉水可以用意外掩饰过去,那没有及时救援的责任,也是在贺将军身上!”

  声音微顿,北冰朔的眼睛亮了起来,沉声道:“若是我们兄弟两死了,他会被全家抄斩。”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