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人自然是不能吃的

更新时间:2018-11-07 08:44:13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73

黎露的脸色顿时一白,下意识的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跪在了地上。

  正准备出去喊人上东坡肉的李欢也愣在了门口。

  黎尘心里叹了口气,脸上却是一片天真的哼哼道:“才不是到杭州府呢!那个混蛋可坏了!他说去海上玩,说可以抓鱼吃,本尊才让欢哥哥带我们去的!可是那个混蛋自己把船弄走了,弄得本尊都只能帮忙,帮欢哥哥做了个木筏子,而且,那岛上压根就没有鱼!”

  看到黎璟桦脸色微怔,黎露心思急转,忙道:“是啊,爹爹,那李成,说是带我们去海岛上玩,可到了岛上,便将那船开走,要不是欢表弟,还有尘妹妹捡的一个小孩,我们就回不来了。”

  黎璟桦脸色一变,道:“你是说,那李成将你们骗去海上?丢在了海岛上?来来,起来,起来,坐下来,好好说!”

  说着,伸手扶了黎露起来。

  李欢犹豫了下,还是先打开门出去喊小二上东坡肉,这个,虽然黎露怎么说决定着他的未来,但是这个时候,还是黎尘要吃肉更重要。

  黎露瞅了眼被李欢带关上的门,坐回了椅子,低声道:“爹爹,这李成本是想骗欢表弟,不过见尘妹妹和小弟都想去,便连带着将我们都带上了,当时他丢我们在那岛上,估计就没有想去接的心,幸好欢表弟会生火,尘妹妹又醒了过来,从海里拽了一个人上来。”

  “拽?”黎璟桦很不解。

  黎尘心里再度叹了口气,继续保持着一副天真的模样道:“那小孩倒在水里,本尊以为是鱼,就将他给拖上来了,谁知道是个小孩,不是鱼,不能吃。”

  说到不能吃,还很是遗憾的深深的叹了口气。

  黎璟桦再是心情复杂,也不由的笑了一声,揉了下她的头道:“人自然是不能吃的!”

  说完,便转头对黎露道:“你接着说。”

  黎露道:“那孩子会水,也懂海流什么的,身上还带着把匕首,然哥儿又做了日晷出来确定了方向,他们一起做了个木筏,我们便坐了那个木筏,沿着海流漂流,一路飘下来,便到了离这杭州府不远的岸边。”

  “你们几个……你是说然哥儿和炙哥儿也一起?”黎璟桦惊讶道,同时开始四下张望。

  那两儿子呢!

  “爹爹!”黎露唤了一声,咬了下唇道:“然哥儿和炙哥儿都在客栈里呢,是这样的,我们在海上漂的时候,救了两个人,他们,姓北冰。”

  “什么!”黎璟桦脸色一白,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爹爹,爹爹!”黎露忙伸手去拉他,低声道:“小声点小声点。”

  黎璟桦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坐了回去,瞅着那一个棒槌接一个棒槌敲他,自己还一脸平静的闺女,声音都有些带着小颤的慢慢的道:“你,给我一次性说清楚了!”

  “就是说,李成那混蛋把我们丢岛上了,欢哥哥做了木筏,飘海上的时候救了两个人,那两个人说,是被人从海船上推下海的,还说自己姓北冰,

  大姐姐说,爹你在杭州府考试,所以过来找你,让你送那两人回去,送我们回家。”黎尘瞅了眼面带思索的黎露,在她开口前,蹦豆子一般简单明了的直接道,

  黎露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她的话道:“就是这么一回事!”

  黎璟桦很是呆了一呆,叫道:“不是,这就是这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声音顿了下,好吧,他有点明白了。

  这整个事呢,大概是这样的,李家大房的人欺负黎尘,李欢帮黎尘,所以大房的记恨了,本来是只想害李欢,结果自家几个娃特别是小女娃听说出海有鱼吃,便忙不迭的跟了去,

  结果那李家大房的人就想着既然自己送上门,那就干脆一起害了,哪知道自家这几个娃还有李欢人虽然小,但是厉害着(想到这里黎璟桦很是有些得意),居然自己做了木筏逃了出来。

  还在海上救了两个被人害的,姓北冰的……皇族里面……

  等等,北冰的皇族?

  记得入考场之前,他好像是听人说起过,说是因为六年前那个海啸,所以杭州府这边搞了个什么祭奠海神的仪式,皇上还特别重视,特意派了自己的五皇子前来代替天子主持仪式。

  这海船上掉下来的,莫不就是那五皇子?

  想到这里,黎璟桦嗖的一下又站了起来,道:“那两人现在在客栈?走,我们……”

  黎尘拉住了黎璟桦的袖子,打断了他的话道:“本尊要吃肉!”

  这为了黎露的安全跟着来,在外面都等了一个多时辰了!这个时候,那北冰两兄弟和黎家两兄弟都吃过了,他们可都饿着的呢!

  再说了,李欢这都出去叫东坡肉了!

  黎璟桦很是呆了一呆,黎露也赶紧道:“是啊,爹爹,不急在这一时,尘妹妹可等了好久,肚子早就饿了,咱们这要是马上去客栈,只怕也不能好好吃饭了吧?”

  黎璟桦一愣,半晌之后叹了口气,坐回了椅子上,摸了下黎尘的头道:“是爹爹的错,怎么着,都应该让我的尘丫头好好吃饭才行,来来,去让那店家多上点肉,爹爹这里还有些钱,能尽着尘丫头吃。”

  说着,便往腰间去解荷包。

  黎露忙伸手挡了一下黎璟桦,犹豫了一下刚想说话,李欢推门进来了。

  后面还跟着店里的伙计,送了新鲜的果盘小蝶,还有三大碗的东坡肉和三只叫花鸡,再后面又进来一人,送了六样热菜进来。

  李欢等伙计将菜放上桌后,将叫花鸡和两盆东坡肉拿到了黎尘面前,再用毛巾擦了一下筷子和勺子,将筷子放在了黎尘手里,对黎尘道了声:“尘妹妹你吃。”

  这才扭头看向了黎璟桦,等那两伙计都出去之后,李欢道:“姑父,是我连累了大姐姐和弟弟妹妹,我请尘妹妹吃肉赔罪。”

  黎璟桦很是一呆。

  黎露靠近了他一些,低声道:“出来玩的时候,舅妈给了欢表弟零花钱。”

  黎璟桦懂了。

  也就是说,李欢有钱,而且还多到可以带着他们从海边走到杭州府,还可以住客栈,还可以这么大方的请他们吃这么贵的肉……

  这还是七岁孩子的零花钱……

  而自家的孩子……

  还有李氏,李氏本是李家人,确……

  黎璟桦长叹了一口气,对黎露和李欢道:“来来,先吃先吃。”

  至于黎尘……黎尘已经吃掉半碗东坡肉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