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谎了!

更新时间:2018-11-06 09:30:23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93

杭州府是两浙路的首府,江南多才子,这乡试的人都比别的州府要多些,学衙修的也是要一些。

  可再好,也不过就是门头看着大气亮堂些,笼子间多一些……

  那么狭小的地方,吃喝拉撒都在里面,三天才得以出来一次,在外面住一宿就又得进去。

  三场九天的考试下来,考生走出学衙大门的时候,那简直是一个个的如同大赦一般。

  家里条件好,有下人什么的在外头接的,一窝蜂的便拥上来,接了自家主子,那是毛巾热水的往上递,没有下人家在本地有家人接的那也是一样。

  黎璟桦走出学衙大门的时候,外头正是这么一副热闹景象。

  不过这跟他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他们家没有下人可以带,而杭州府的黎家嫡系,他这次过来考试到杭州府后就去拜访过,可对方很是冷淡不说,前头两次放出来,也没有任何人来问过,想来,是认为他们家只有出秀才的命,所以没有必要给与什么关照。

  想着来之前黎夫人还百般交代说,若是嫡系的人让他去黎府住着,还派人伺候,也不用拒绝住着就是,黎璟桦不觉轻笑了一声,还是祖父看得明白,明明白白的说了,去嫡系那里拜会是自家的礼数,礼数做到了就可以了。

  是啊,礼数做到了就行了,以后,跟这黎家嫡系,也不过就是个礼数了。

  想着从这次的考题上就可以看出主考官是个务实的,自己中举希望应该有九成,黎璟桦不觉脚步在学衙门前的台阶上顿了一下,抬头看着天,轻吁了一口气。

  然后呢,就听得有人叫:“爹爹,爹爹!”

  这声音很是有些耳熟,好似是自家闺女的声音,可,自家闺女……

  黎璟桦刚诧异的往声音来处看去,心里还没有想完,黎露便带着李欢和黎尘冲上了台阶。

  黎露手中提了个篮子,冲到黎璟桦身边后,便从篮子里拿了块还带了热气的帕子出来,李欢则是一手去接黎璟桦手中提着的考篮,一手将自己手中拿着的装水的竹筒递给黎璟桦。

  黎璟桦下意识的接过了竹筒喝了几大口水,再接过帕子抹了一把脸后,那人还是愣怔状态。

  手中拿着帕子满脸不敢置信的对黎露道:“露姐儿?”

  我莫不是做梦?可这帕子的热度不是虚的啊!

  “是啊,是我。”黎露从黎璟桦手中拿过帕子对篮子里一放,转而便扶着黎璟桦的手道:“爹爹,咱们下去说。”

  总不能站在这学衙门口告诉你,我们为什么在这里吧?

  黎璟桦看了一眼门口,忙点了下头,和三人走下了台阶。

  黎露引着依然有些不在状态的黎璟桦走出了学衙那条街,拐了两个弯后,进了早就侦察好的一个酒楼,找小二要了一个包间。

  黎璟桦看着她熟练的带路,熟练的喊小二,熟练的进门先让他坐下,坐下后,又瞅了瞅虽然一个字没说但是眼珠子却是到处乱转的黎尘,最后看向了一直提着篮子跟着他们李欢。

  “这是七舅舅家的欢表弟。”瞅着黎璟桦那一脸的疑惑,黎露忙先介绍人。

  李欢放下了考篮,对着地上一跪一拜,口中道:“李欢见过姑父。”

  “是欢哥儿啊,好好。”黎璟桦忙伸手扶起了他,带了不解的看向了黎露。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要说是李家的人送他们姐妹过来,特意接他下考,可也不会只派个小孩子来吧?

  可这都走两三条街了,也没有看到个大人啊?

  黎露给黎璟桦倒了一杯茶,坐在了黎璟桦旁边,轻咳了一下,道:“爹爹,是这样的,这外祖家的情况您是知道的,那边有七个舅舅。”

  “这我当然知道。”黎璟桦眉头紧皱的道。

  七个舅舅,结果连个大人都不出面,就派个小孩来?还送了他这两宝贝闺女来?!

  黎露又咳了一声,闭了下眼睛,再又睁开,带了些决然的道:“是这样的,这七舅舅是跑海的,家里赚的钱多,这大舅舅家里便看着嫉妒了,我们到外家后,外祖母和七舅妈对我们好,欢表弟也是天天陪着尘妹妹玩耍,爹爹你看,尘妹妹现在不会整天睡了。”

  说到这里,黎露还对黎尘使了个眼色。

  “真的啊!那是太好了!”黎璟桦大喜,伸手便去摸黎尘的头。

  是啊,这一路,黎尘可都是跟着他们一起走,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啊!

  有这等好事,那旁的,便都不算事了!

  黎尘正对着桌上放置着那小蝶酸枣思考,这种要不就很好吃要不就酸不拉几的东西,到底要不要先丢嘴里尝尝。

  被黎璟桦这么一摸,一抬头才看到黎露那差点斜抽筋的眼神。

  黎尘拿了一颗酸枣伸手对李欢嘴里一塞,再对黎璟桦道:“欢哥哥陪本尊玩,大房的混蛋骂本尊是傻瓜,要本尊给他们磕头,欢哥哥不准他们欺负本尊,还喊了六舅舅把那混蛋的手臂给折断了。”

  说完,她便扭头去看脸都酸得皱成一团的李欢,还问他:“很酸嘛?”

  李欢老实的回答:“很酸,尘妹妹你别吃,我去给你叫他们送东坡肉来。”

  他们两对话的时候,黎璟桦愣了好一会,才将黎尘话里的意思给想明白,脸色顿时黑沉下来。

  这是,那李大家里的孩子欺负黎尘,骂她是傻瓜不说,居然还胆敢让她磕头!

  要不是李欢,他的宝贝闺女就让人欺负了去。

  想到这里,黎璟桦看李欢的脸色又和蔼了许多。

  黎露瞅着黎璟桦那脸色,忙道:“是啊,多亏了欢表弟,不过,就是因为欢表弟那么一喊,六舅舅把功表哥的手都给折断了,这大舅舅家的成表哥就恨上了欢表弟,

  他使坏,骗了欢表弟出去玩,那个,因为尘丫头喜欢跟着欢表弟,所以,我们也一起跟着欢表弟,就,被,被一起给丢在了外面。”

  这话,是她想了一晚上后,又和黎昊然黎昊炙李欢对了口,才决定这么说的。

  若是直接说是李家送他们回家的时候,李成下的手,那么黎家的人肯定连着李家一起恨上了!

  到时候,说不定李氏还要被连累,被黎夫人各种责骂折腾。

  所以呢,不如改成现在这样说,这样,就是李家大房一家使坏,而不会牵连到整个李家。

  听得黎露这么说,黎璟桦的脸色一下又沉了,厉声道:“你意思是说,那李家大房的人为了害李欢,将你们都骗到了杭州府?露姐儿!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谎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