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此黎家非彼黎家

更新时间:2018-11-05 08:25:48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16

“你父亲?乡试?”北冰朔惊讶了一下后,又挑起了眉角,问道:“你们姓黎,可是江南黎家的人?”

  黎露摇摇头道:“我们是黎家的人,不过,我们可不是黎家嫡系的人。”

  北冰朔啊了一声,视线在几个小孩身上一转,道:“的确,若是黎家嫡系的,也不会……”

  “也不会穿的这么穷酸,而且连个下人都没有。”黎露笑着接了他的话道。

  北冰朔哈哈一笑道:“我知道了,你们是上合黎家的人,我听我老师说过,江南黎家,嫡系并不怎么样,倒是上合黎家的黎老先生和黎先生,虽然家境清贫,可那才是真正的名士大家。”

  声音顿了下,北冰朔接道:“也是,只有那上合黎家,才能出如此聪慧的黎姑娘。”

  黎露脸色不觉微微一红,道:“公子廖赞了。”

  说着,微微转身,先找了个地方坐下,对李欢道:“欢哥儿,你不是说买了鞋子。”

  “是啊。”李欢说着,便从包袱里掏出了几双布鞋。

  都是千纳底的布鞋,厚实,舒适,还非常适合走路。

  北冰朔和北冰魄还从来没有穿过这种鞋子(衣服也没有穿过),接过鞋子之后,瞅着黎昊然他们换上,才学着样的将那鞋子给穿上。

  黎露这么来回走了一路也是累了,瞅着他们衣服都换上了,火也升起来了,东西也吃了,便自己找了个地方靠了,睡了过去。

  这一天也是累的够呛,吃饱喝足之后,其他几人也都各自互相靠着睡了过去。

  黎尘坐在了洞口靠着洞壁,感觉着几人的呼吸都渐渐平稳,已经进入熟睡,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先是静静的看了一会黑漆漆的外面,黎尘才慢慢转过头看向了洞内。

  离刹就蜷缩在了她身后,黎露靠在了最里面,黎昊炙枕着她的腿半躺在地上,黎昊然和李欢则是在洞口的另外一边互相靠着,将里面的地方让给了北冰朔和北冰魄。

  北冰朔抱着北冰魄在黎露和黎昊然中间的地方依靠着石壁睡着,便是已经熟睡,他的眉头依然紧皱着,倒是北冰魄一副无忧无虑好似还做了美梦的模样。

  黎尘在心里哼了一声,悄悄起身走到了北冰朔的身边。

  伸出手,黎尘手指上环绕起了一个风漩,然后对着北冰朔轻轻的一弹。

  那个风漩弹跳到了北冰朔的衣领上,将他衣领给顶开了一些后钻了进去。

  北冰朔并不会穿女装,而且这晚上睡觉也不是马上要走,所以衣服带子并没有系好,只不过是松松的拢起来而已。

  那风漩左钻钻右钻钻的,便将外衣和褙子都给顶开,露出了里面的小衣。

  黎尘手指微微动了几下,指挥着那风漩将他小衣也给顶开了些,然后钻入他腋下,将那个小包包给顶了出来。

  那是一个银色锦缎做的小包,很小,大约也就只能放一个小印章。

  黎尘伸出手指,勾住了那个小包,将包打开,里面果然是放了一个孩童拇指大小的玉印章,上面刻了三个字:北冰朔。

  黎尘眉头微蹙了一下,将印章放回去,再指挥那风漩将小包顶了回去,连衣服都给他顶拢上了。

  啊,至于系带子,风漩表示,它只会弄开不会绑上!

  瞅着那衣服拢得跟原来差不了多少,黎尘收回了风漩,然后悄悄退了两步,再转身出了山洞。

  抬头看着那浩瀚的星空,黎尘深吸了一口气,再慢慢的吁出。

  连续这么呼吸了二十次后,黎尘走回了山洞,给火堆又添了一些柴火后,靠着洞壁,闭上眼睛开始入定养魂。

  次日,天还没亮,黎尘睁开了眼。

  离刹已经起来,正搬着几根树干进来,见黎尘睁开了眼,将树干放进了火堆后,便拿了火上热好的一张饼递给了黎尘。

  黎尘接过饼吃了,站起身来,想了想后,轻轻的踢了一下李欢。

  李欢猛的睁开眼睛,先是有些迷糊的看着黎尘,随后便将已经倒在他膝盖上的黎昊然给扶着睡在地上,站起身来。

  黎尘带了两人,先到了林间的小溪边喝水洗漱,才走到了沙滩上。

  迎着微露的阳光,打坐二十周天,再打了五遍拳,天色便亮了。

  三人便打了水走回了山洞,将其余几人给喊醒。

  一番折腾,吃好喝好后,众人将衣服理好,鞋子再……

  好吧,其实就是黎露重新给北冰朔系了衣带和腰间的帛带,再替他将披风整理好,兜帽带好挡住了大半个的脸,黎昊然呢,则是帮忙北冰魄将鞋子给调整过来(他穿反了)。

  而众人整理的时候,离刹则是清理完了山洞。

  等全部弄好后,黎尘便率先走出了山洞,李欢紧跑两步和她走在了一起,还牵起了她的手。

  黎尘眉头微蹙了一下,微微往后看了一眼后,便任由李欢牵着她,还领先了她半步的走在了最前面。

  从小路出来,在官道上往右边走,走了大约七里多路,黎昊炙累的都是被拖着走一般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个岔路口。

  李欢想了一下后,便带着往那个岔路口走去。

  黎露脚步顿了下,便跟了上去。

  她一走,其余几人便也没有说话。

  沿着那条路再走了一里多地,便看到了一个村子。

  村口有一片水田,几个农人正在田里劳作。

  看到这么一行人走过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到了田边问道:“你们是哪来的?干什么的?”

  黎露上前,先福了一礼,然后柔声道:“大叔,我们姐弟几人是去杭州府走亲戚,弟弟妹妹年幼,这有些走不动了,想问问,村里可有车可以雇?”

  她长得极好,今儿出山洞前,还特意的将脸给弄黑了些,可依然是温婉动人透着一股子和善可爱,再这一礼,合着这么悦耳的声音……

  那男人顿时放下了戒心,笑道:“你们这家里大人也是真放心,单让小孩子出门,有,骡车有,我家里就有一辆,不过,是平常带着村人进城用的,可简陋。”

  “我们也出不起大价钱,只要能坐下,让弟妹们省力就可。”黎露忙又福了一礼,道。

  “那行,你们在这等着,我去赶车出来。”男人说完,便上了田埂,对着田里的人喊了几句,便往村里跑去。

  一刻钟后,赶了一辆骡车出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