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只有女装,穿还是不穿?

更新时间:2018-11-05 08:22:30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34

黎露心头一凛,立时便低下头去。

  低下头后又觉得不对,便又想抬头。

  这个时候,黎露听到了黎尘大口喝汤的声音。

  也不知道为何,黎露那心一下就定了下来,也不抬头了,而是继续低着头,专心吃她的面。

  耳朵呢,还是竖起来的。

  而且那妇人的声音也大,所以她大声回答说没有看见,又问这红色锦袍可不是一般人家能穿的,这是哪家大户的孩子走丢了?

  黎露听了个清清楚楚。

  那马上之人大声呵斥道:“问那么多干甚?这是你能问的嘛?你要是看到了,就赶紧的去告诉镇上马家的人,会有你的好处。”

  说完,那人一抽马鞭,策马往镇上而去。

  那人走后,妇人哼了一声转身欲走,那坐在外头的那桌人却是问道:“喂,店家,这镇上的马家是哪户人家?”

  那妇人回道:“是咱们镇上的大户,纳,看到没有,那边的田地都是他们家的。”

  “哟,这我们前几年来的时候,还没有听说过呢。”那桌上的人道。

  那妇人笑道:“那是,那马家是前年才买了那片地搬了过来的。”

  声音顿了顿,妇人压低了些声音道:“那马家啊,听说是杭州府马知府的族弟。”

  “哟!”那桌上有人叫了一声。

  另外一人则是拍了他一下,道:“哟什么哟,别多事,这里再往前走八十里就是杭州府了,想看热闹,去那边问去。”

  先头那人笑道:“我就是有些好奇,成,咱们吃完了就走。”

  不多会,那桌人吃完了,站起身来,到旁边赶了两辆骡子拉的大车出来,往官道上走去。

  待那桌人走后,黎露才抬起头来,想了想后,招手唤了那妇人过来,低声道:“这位婶婶,请问这镇上,可有骡车可以雇?”

  妇人再又打量了黎露一下,思忖了一会后道:“镇上是有,不过姑娘,你们两个姑娘家,最好还是别去镇上,镇上的车马店现在都是马家的,

  你们要真要雇车子,你看,你们来的这条路,一直往下走,大约十里地有个村子,那村子里有户人家是有车子可以雇的,那户人家实在。”

  “谢谢婶婶。”黎露感激的道了一声,拿了另一块也是很小的碎银子出来,对那妇人道:“麻烦婶婶再给我们包些卤肉带着走。”

  妇人应了声好,收了银子自去准备肉去了。

  待黎尘将肉连带着黎露剩下的面都全部吃完,那妇人包了一大包的肉打了个包袱,还塞了几块饼子在里面,将包袱递给了黎露。

  黎露道了声谢谢后,带了黎尘起身,往来的方向走。

  走了差不多半里地后,黎露停了下来,拉了黎尘躲在了路边的树后面。

  就这么等了两刻钟后,便看到李欢背了一个巨大的包袱从官道上东张西望的走了过来。

  黎露探出半个身子,对李欢招了下手。

  待李欢走近后,两人便走出了树,沿着官道往回走。

  李欢加快了步伐赶了上来,先从怀里掏了个还带着热气的肉馅饼给黎尘,瞅着她咬了一口,脸上露出了喜欢的神色,才扭头对黎露道:“大姐姐,我找到成衣店的时候,那店里正好有人在问,是否有人买十二三岁少年的衣服,所以我买了几套女装。”

  黎露愣了一下后,便笑道:“做的好。”

  李欢笑了笑,道:“我还比划着自己的身子买了几套衣服,买了几双鞋子,还有两个装水的竹筒,还买了一些饼。”

  说完,又扭头对黎尘道:“尘妹妹,还要嘛?”

  黎尘摇摇头,抬头看了下天色,道:“得快点了。”

  天要黑了,找路就不好找了。

  黎露也抬头看了下天色,便也加快了步伐。

  三人在一条小溪里面打了水,趁着天还没有黑快速的走回了山洞。

  离刹在山洞里面升起了一堆火,光亮被海崖和茂密的林子遮挡着,外头倒是也看不到。

  三人进了山洞,黎露和李欢先是将水和吃的给了几人,然后,李欢才打开那个大包袱,将衣服和鞋子拿了出来。

  衣服里面有一半是女装。

  一套是黎露正好可以穿的,一套是十五六岁的少女穿的,都是青色棉布做的普通人家女孩穿的褙子和长裙,还有两件是披风。

  黎露拿起了一件褙子,对眉角都在抖的北冰朔道:“我们在路上遇到了有人在找人,在找两个穿着红色锦袍的男孩,一个是十二三岁的少年,一个是六七岁的小童,说要是有人看到,就去马家报信。”

  北冰朔脸色一沉,微微思忖片刻后,眉角再度抽了两下,才咬着唇默不作声的从黎露手里拿过那件十五六少女穿的褙子和裙子,还有那条棉布做的带兜帽的青色披风。

  以他的身高,这套穿的倒是正好……

  李欢将两套男童的衣服丢给了离刹和北冰魄,这两套外面是件棉布做的夹衣,还附带了一顶很土的兔子耳朵的风帽……

  李欢将衣服给北冰魄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向了北冰魄。

  可北冰魄却是连北冰朔那点子犹豫都没有,一脸欢喜的接过了那衣服,忙不迭的就给穿上了,还自己将风帽给戴上,帽檐拉得极下,一眼瞅过去,就只看到那对兔子耳朵了……

  怎么看,都是一个农家孩子。

  黎露噗嗤笑了一声,道:“今儿大家好生休息下,明天我们赶早走,下头村子里有人有骡车,我们就说我们是出门走亲戚的,路上和大人走散了,所以要雇个车子去杭州府。”

  “去杭州府?”北冰朔沉声问道。

  黎露点点头道:“这里离杭州府不到百里地了,我听到那个找你的人说,是马家的人在找,那个马家是杭州府马知府的族弟。”

  “马涛!”北冰朔咬着牙的低声吼了一声,道:“我们不能去杭州府,我们这次被人所害,那个马知府就是同伙。”

  “那,你们能在哪里安全?”黎露问道。

  北冰朔脸色微白,想了好一会,轻轻摇了下头道:“我不知道。”

  那些人居然敢直接在船上就推他们两人下海,也就是说,那个船队他们都能控制,而那个船队里,不光有马知府,也有两浙路转运使和江南的大半官员。

  在江南,他不知道能有谁是靠得住的了。

  也许,这次大哥就是故意让父皇派他们两兄弟过来,搞这个什么代天子祭告海神的仪式。

  这本就是个陷阱。

  “你不知道哪里安全,我们也不知道。”黎露叹了口气道:“不过呢,我父亲正在杭州府参加乡试,估摸着这两天就能出考场,我们只要到了杭州府找到我父亲,他应该有法子帮你。”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