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脸面有什么用?吃饱才是正道理!

更新时间:2018-10-28 10:15:35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240

听着李武氏说着,黎露的眼眶更红了些,低头看着自己握着交子的手,轻轻的点了下头。

  李武氏脸色顿时一松,又轻拍了下黎露的手道:“你娘这次能让你带着弟弟妹妹来,也是应该想通了,这过日子啊,什么脸面都比不上能吃饱穿暖的好。”

  黎露又轻轻的点了点头,心里暗想,这一次,不光是娘想通了,只怕曾祖父和曾祖母也是有所触动,要不也不会那么畅快的同意她带着弟妹到外家来蹭吃蹭喝。

  这以前,家里虽是穷了点,可还没到吃不饱穿不暖的地步,这黎夫人要端着个书香门第的架子,他们两人便也任她去,无非是家里的男人们不出去应酬,少买点书画了。

  可黎尘那么一吃,这家里可就马上见底了。

  黎夫人是为了赶黎尘离开,好不跟她抢食不影响黎璟桦考试,但是黎老太爷和黎老夫人,明知道这样做有违黎家的门风也让他们来……

  是为了让黎尘吃饱!

  “还有啊。”李武氏关上盒子,将盒子放回去后,又轻声对黎露道:“这些钱,你给你娘说,让你娘自己收好,这些,是你娘自个的钱,以后是要用在你们姐弟身上的,可千万别拿出来给了你爷爷奶奶。”

  黎露一怔,有些不解的看向了李武氏。

  李武氏轻叹了口气道:“有些话,我本是不该说,但是,露姐儿,你是个聪明懂事的,所以呢,我也就直接说了,这次你父亲要是中了,你们家的门第就不一样,你奶奶那性子,少不得又要提什么书香门第的规矩啊脸面啊什么的,

  这钱只要一拿出来,你瞅着吧,你奶奶第一时间就拿去买那些什么笔墨纸张,你爷爷呢,就去买什么古籍字画,家里的生计,他们是不管的,可……哎……”

  长叹了一口气,李武氏轻揉了下黎露的头,低声道:“我的露姐儿,也长大了啊。”

  黎露愣了一下后,便明白了李武氏话里的意思。

  她打小就时不时的被各家接过去住,虽然说是堂小姐,也得了当家老太太或者是夫人的喜欢,但那也不过一些怜悯和当做玩物一样的喜欢,那些正经的小姐们,就算有那么一两个真心交好的,对她也多是施舍一般,更别说那些人前人后说闲话使绊子的。

  人情冷暖,她小小年纪就看了个够,那心眼自然也是比同龄人要多上几分。

  她马上就满十一岁了,在黎家本家里,这个年纪的姑娘,家中长辈就开始私下相看合适的人家了,看到合适的,再观察个两三年,十五岁的时候正好定亲,十六岁便可以出嫁。

  所以,她在本家交好的那个和她一样大的黎七小姐,她母亲黎三奶奶就已经开始替她准备嫁妆了。

  而如果自己父亲中了举人,本就是一心想把她嫁入高门的祖母黎夫人肯定会更加起劲,可那位祖母才不会想着替她准备嫁妆,更加不会考虑,要是真的嫁入高门,她没有嫁妆没有钱,会落到一个什么境地。

  要是这钱,李氏交给了黎夫人,黎夫人真的会像李武氏说的那样,转眼,就能将这一千贯变成那些只能看不能吃的古籍字画还有什么名砚名纸。

  别说她的嫁妆,就连家中的生计和举人家的面子,只怕最后都是要落在黎老夫人和李氏身上。

  想清楚这一点,黎露的眼眶不觉更红了一些,将交子收入袖中,低声道:“谢谢外祖母。”

  李武氏的眼眶也不觉一红,低声道:“你懂了就好了。”

  这么说着,心里却是不由发酸。

  才十一岁的孩子,要换成自己的那些个孙女,哪里听得懂这些话,她们还只想着买新衣裳,买新首饰……

  黎露能听懂,除了她本身就极为聪明之外,必然也是吃了许多的苦。

  “娘。”门外传来了一声唤。

  李武氏和黎露忙擦了下眼,两人起身走回了软塌边,刚坐下,吴氏便掀开门帘进来了。

  视线在两人脸上扫过,吴氏当做没有看见的,带了轻柔微笑,将一个盒子放在了软塌中间的小几上。

  轻推了下黎露,吴氏笑嘻嘻的挤坐在了黎露旁边,一手勾着黎露的肩头,一手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放着一叠百贯面值的交子,两支金镶玉的凤钗,一支玉簪子,一对红宝石耳环,一对金镯子。

  也不等黎露说话,吴氏指着盒子里面道:“露姐儿,这些钱本是你娘的,是你娘当年给你七舅舅凑份子的分红,这次你带回去,给你娘一说,你娘就知道了,这些首饰,是你七舅舅和舅妈的一点心意,就当预先祝你娘成为举人娘子,啊,要是你爹没中,那就送给你做嫁妆。”

  黎露很是惊讶的看了看吴氏,再又看向了李武氏。

  这……这是什么意思?

  当然,她是知道吴氏这都是一番好意,不说那钱,就这几样首饰,还真真的是李氏需要的,这秀才娘子是可以布衣荆钗,举人娘子可就不行了,秀才娘子不需要走动,举人娘子却是要走动人家的,没有一两样过得去的首饰……

  她可是见识过黎家本家的那些太太小姐们,怎么当面嗤笑一个举人娘子的。

  可是,首饰她能理解,但是这钱?

  “这个啊,还是真是属于你娘的。”李武氏道:“当年,因为你奶奶,你娘只带了一点嫁妆过去,你外祖父便将一些钱给了你七舅舅做本钱,说好了,要是赚了,就有你娘的一分利。”

  看到李武氏这么直接说了,吴氏便也笑道:“是啊,你七舅舅这么些年,一直将那分红利存着,如今也有两千五百贯了,

  这一千五百贯,你带回去给你娘,让你娘自个收着,等你爹中举啊,另外那一千贯,我和你七舅舅再添五百贯,凑个彩头给你爹送去,就当做给你爹做贺礼了。”

  黎露眼珠眨巴了下,再眨巴了下,再再眨巴了下。

  懂了!

  这个钱,只怕就是上次外祖父去世的时候,蒋氏指着李氏鼻子骂的那个钱,只是,蒋氏只听到了一句外祖父给的钱,却没有听清楚那并不是外祖父直接给李氏的,更不知道那不过是凑份子的本钱。

  但是因为蒋氏的那番骂,李氏便也憋了一股气,一直没有要这笔钱。

  而现在……

  微微沉吟了一下,黎露道:“七舅妈,这个钱,能不能这样,这次,我带回去五百贯给娘,要是我父亲中了举人,您和七舅舅单独送一份贺礼就好,也不要太多,两百贯足矣,

  太多了,曾祖父绝对不会收的,而这两千贯,属于我娘的分红,能拜托七舅妈,帮我娘买点好田地嘛?”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