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有钱和没钱区别还是很大滴

更新时间:2018-10-28 10:09:23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85

李大家里,蒋氏和李慧摔骨折起不了床,李功又被李六‘不小心’的掰断了手。

  李二家里,李名被那铁铸的神像将头上砸出了一个坑,神像手中拿着的武器还将他脸上给划了几道血口子,性命是没有问题,会不会砸蠢也不知道,但是脸是肯定破相了。

  这李大李二再没有心思吃饭,两家人早早的告辞,连着几天也没有再进李武氏的这个院子。

  这倒是让李武氏这里气氛变得更加融洽快活了起来。

  李欢从家里拿来了很多书和笔墨,黎昊然和他两人便整日凑在了一起,黎昊炙和几个年纪相近的玩在了一起,不光在院子里玩,还结伴成伙的到镇上去玩。

  黎露则是和李四媳妇学起了刺绣,李四媳妇娘家是开小绣庄的,绣了一手好苏绣,见黎露有兴趣,便也时常过来,教黎露一些针脚绣法。

  而黎尘在经过最初几日吃了就睡睡了就吃后,吃的饭量要小了一半,白日里也会有一两个时辰是清醒的,她醒了之后,便跟着黎昊炙他们一起各种闹腾,李欢和黎昊然便也不读书写字了,小心的陪着她一起和黎昊炙他们一起玩闹,还喊了李六,带了他们去李六媳妇娘家镇上去看社戏。

  日子就这么欢快的,一晃小半个月便过去了。

  这日,在廊下坐着绣好了一朵花后,黎露抬头看了看天,算了下父亲乡试完毕的日子应该是四日后,想了想后,站了起来,走进了李武氏的屋子里。

  李武氏到底是年纪大了,这些天这么多孩子闹腾,开心是开心了,人也累的慌。

  今儿李六又带了黎昊炙那一群小的出去玩了,她便先回到了卧室里,靠在窗边的软塌上闭目养神。

  听得门帘响,李武氏睁开了眼睛,见是黎露,笑着指着软塌对面的位置让她坐。

  黎露笑着坐下,先给李武氏倒了杯茶,才柔声道:“外祖母,父亲再过几日就考完了。”

  李武氏的眉头一挑,思忖了一下后道:“你们姐弟,要回去了吧?”

  黎露轻点了下头,柔声道:“是,乡试要考九天,考完之后,三到五日最多七日便会放榜。”

  “若是你父亲中了举人,这么大的喜事自然是要在场才好。”李武氏笑着点点头,又接道:“若是没中,你们不在,你那奶奶只怕又会说闲话。”

  黎露噗的笑了一声,又赶紧收敛了笑容,道:“父亲会中的。”

  父亲要是不中,黎夫人可不是单说闲话,只怕还会各种找麻烦,她可不能留了李氏一个人在家去应对。

  “那是那是。”李武氏笑着拍了一下黎露的手,道:“你父亲一定会中的,一定会让你娘做上举人娘子的。”

  黎露笑了笑。

  李武氏笑容收敛了一些,想了一会,对外头道:“李妈,你去跟老七媳妇说下,露姐儿他们明日要回去了。”

  外头李妈应了一声。

  听得那脚步声远去,外头应该是没有人了,李武氏下了软塌,从床头拿了一个盒子出来。

  将盒子打开,李武氏招手让黎露到床边来,然后从盒子里拿出了十张交子。

  都是一百贯一张的。

  黎露不觉挑了下眉。

  李武氏看着她,沉声道:“露姐儿,你是个聪明的,外祖母就直接跟你说了,你父亲没有中,也不过是多了些尘丫头的吃食,但是你父亲中了,那要花钱的地方可就多了去了,

  而你们家的情况你是清楚的,你曾祖父黎老太爷和祖父黎老爷性子高洁,定然是不会去收些来路不明的钱,到时候,还不是苦了你曾祖母和你母亲。”

  黎露沉默了。

  李武氏将交子放在了她手上,低声道:“我知道的,我知道,我那闺女,你娘,每日里都要做针线,不光是管着你们一家十几口的衣裳,还想着做一点出去卖钱,也是因为如此,所以,你才这么上心的跟着你四舅妈学刺绣对嘛?”

  黎露的眼眶不觉有些微红,那交子便没有马上推回去。

  家里说是说有三个下人,可一个老仆是黎老太爷的书童,打小跟着黎老太爷,现在年纪也大了,已经做不动事了,也就是打扫打扫院子,伺候下花草,

  一个是李氏陪嫁过来的婆子周妈,四十多岁,管着做饭和洗衣,再就是新买的那个丫头春樱,那是专门让她看着黎尘的,再就是做一些粗使活。

  黎老太太已经老了,黎夫人呢,写字画画是可以,让她拿针线那就是要她的命,李氏没有嫁过来的时候,家里的衣服大多是买的成衣,李氏嫁过来之后,那些衣服,便都是李氏缝制。

  白日里,李氏要照顾孩子,打扫房间,还得帮忙周妈做饭,那些衣服便大多是晚上的时候去做。

  李氏的针线本不是很好,这么些年下来,旁的不说,那裁剪缝制的功夫却是练成了一等一的好。

  而代价就是,李氏的一对眼睛,看东西都有些花了。

  而看看李家,虽然是远比不得黎家本家的那种奢侈豪华,锦衣玉食,那至少也是丰衣足食,针线不过是爱好而已。

  可是,李氏并没有任何怨言,并且还私下里和黎露说,这外头人家再好,那也不过是外头看着的,谁知道里面烂成什么样了,真正的好,是要一家人真心实意的好才是好。

  黎露四岁的时候,黎老夫人带着她去了一次黎家本家,得了黎家本家老太太的喜欢,隔了一段时间,便会派人来接了黎露去住上一段时间,

  黎夫人说,女孩子要跟着去学一些真正书香门第的礼仪才好,所以,每次都是鼓动着黎露去,不光是去黎家本家,就像古家这种,只要有人来接,就一定要黎露去。

  黎露这些年,也算是见识过了那些豪门大户,也明白李氏说的话的意思。

  但是,她更明白,这有钱和没钱的区别。

  特别是,李武氏说的,一旦自己父亲中举,那种区别就更大。

  李武氏将黎露的手卷起,让她握住了那些交子,低声道:“这些,本就是我们给你娘准备的嫁妆,可当年,你那奶奶说什么黎家的颜面,不让我们给带这么多嫁妆去,

  你娘呢,又顾念着你父亲难做,所以,这么多年,明明你外祖父都说了让她有困难就回来拿,她就是不拿,就这么撑着,

  可如今,如今却是不一样了,你娘再撑,就会直接影响到你们姐弟了,所以,所以,你放心,你帮我带这些给你娘,你娘这次,会收下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