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分红都存着呢

更新时间:2018-10-26 09:31:35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142

瞅着李武氏脸上那笑容,吴氏笑了笑,让两个婆子跟着何妈将箱子抬去西厢房。

  看着屋子没人了,才在李武氏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侧身靠近了李武氏,低声道:“娘,上回七爷回来就跟我说,说爹当年留下话,

  咱们七爷跑海的本钱里,是有妹妹的一份的,让七爷给一分的红利给妹妹,可妹妹一直也不要,一直在七爷手上存着,算下来也有两千五百贯了。”

  李武氏眨巴了下眼,笑容收敛,脸色微沉,带了一些探究和深思的看着吴氏。

  李爷子去世前,单独找了李七和李氏说的这个事,她是知道的,她还知道,当时李氏为了不让李爷子伤心没有拒绝。

  可是等李爷子去世之后,李氏找着个机会便跟李七说了,这事不用当真,说她知道,李七跑海带的钱都是他自己的那份,而她已经拿了嫁妆,家里的钱就不应该有所想法,更别说李七自己拼命赚来的钱。

  而李七却说,他当时卖掉了家里分给他的那些田地和铺子,总共才九百贯,是李爷子又额外给了他一百贯才凑够一千贯,这才够了搭伙上船的资格,而那一百贯,自然就是李氏的钱,所以这个份子是一定要算的!

  两人争执的时候,被蒋氏听到了一百贯这句话,当时便嚷嚷开了,说什么李氏拿了家里的钱,说李爷子去世前李氏要了一百贯,这出嫁的姑娘居然回来拿娘家的钱,真是不要脸。

  气得李氏过了头七,便带着黎露回去了,别说钱,连她准备的一些衣物和糕点都没有拿,而且,从那以后,一次都没有回过娘家。

  就是过年,也不过是托人送一份简单的年礼回来。

  现在,好不容易,因为黎尘醒来,因为黎尘这么能吃,又正好赶上黎璟桦要去乡试,李氏才送了孩子们过来……

  别,这一直孝顺的吴氏,又有什么想法了吧?

  吴氏笑了笑,低声道:“媳妇是这样想的,妹妹不要这个钱,除了大嫂,主要还是怕黎家那位婆婆又说什么读书人的脸面什么的,可是,这姑爷去乡试,要是中了举人,明年就得进京赶考,这总归是需要盘缠的吧?

  还有各种应酬,花费也不小,媳妇听说,那京城可最是个看高踩低的地,没有钱,那可是会被人瞧不起,媳妇想着,

  要不,先让露姐儿带一千五百贯交子回去给妹妹自己藏着,等姑爷考上了,再以七爷的名义,送一千五百贯作为贺礼和路费,想来,那个时候黎夫人应该不会拒绝了。”

  李武氏心下一松,看着吴氏长叹了口气,想了下后,轻拍了下吴氏的手道:“你是个好的,就这么办吧,到时候,我也跟姑爷说说,看能不能送欢哥儿去黎家,就跟着然哥儿,一起跟着黎老太爷读书,咱们也不白读,咱们出束脩。”

  吴氏大喜,站起来对着李武氏深福了一礼,道:“多谢娘!”

  这黎老太爷可是两浙路有名的大儒名士,挑学生可是很有讲究的,便是大户人家想请他,他也是要看学生资质,学生不得他喜欢,教上两个月他便走了,最近这些年,更是一个学生都不教了。

  如果李欢能和黎昊然一起跟着黎老太爷读书,那可真是天大的好事。

  不说到时候考上秀才,让一家子人都脱离商户的限制,就是能读书会算数,那就很不错了。

  自家七爷就是吃了读书不多的亏,因为认得的字少,算数也就是会看个简单账本,所以到现在,也只能是跟着别人的船跑海,赚点辛苦钱。

  这李大李二看着他们家这些年赚了万贯家财那是眼红得要死,却不知道,七爷跟着的那个大海商,跑一次,就是几十万贯的收益!

  看着吴氏那满脸的喜色,李武氏也不觉微翘了下唇角,不过随后便又抿了起来,道:“不过,我也只能是先问问,这事,黎家未必会答应。”

  如果不是因为蒋氏,黎家肯定是会答应的。

  都怪蒋氏!还有她教出来的好儿子!

  那时候,李氏刚嫁过去不久就怀孕了,黎家上下都非常高兴,李爷子带着她去看望李氏的时候,就对黎老爷子提出,希望让李大的长子李成去黎家读书,那个时候,李成已经九岁,在镇上的私塾里读了三年,可却连百家姓都背不出来。

  那时候,李爷子对那个长孙还是抱有很大的期望的,所以当时知道这个要求并不好,也是以李氏怀孕,就着这点子情分,变相逼着黎老爷子答应了。

  可李成到黎家之后,那是上房揭瓦下地就挖洞,对着黎老爷子还说什么你收了我家的钱就得听我的话,气得李氏差点流产。

  只两天,黎璟桦就送了李成回来,还将李家送过去的所有礼物都退了回来。

  当时蒋氏还指着黎璟桦骂,说是黎家怎么怎么样她家李成了。

  黎璟桦当时一句嘴都没有回蒋氏,只是对着李爷子躬身一礼,说李氏差点小产,身子不好,家里长辈的意思是,虽然李家不远,但是为了李氏的身子,以后还是少回来的好。

  说完,黎璟桦就走了。

  李爷子觉得不对,当天就赶去了上合镇。

  这李成做的事都不用去黎家问,只问旁边的邻居就知道了当时的情况。

  李爷子气个半死,赶紧跑过去找黎老爷子道歉,黎老爷子倒是大度,说不会跟小孩子计较,但是他年纪也大了,而且黎璟桦也是要考举人的,所以就不再收学生了。

  李爷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且因为这个,李氏一年也就回来一次,李爷子都无法说什么。

  因为这事,李爷子对李大那一家都凉了心,而且一口气憋在心里,没几年就过世了。

  现在算起来,那事也过去十多年了,也不知道黎家还会不会记恨这事。

  吴氏瞅着李武氏的神色,想着婆婆这话,只怕还是担心着黎夫人不肯,想了想后,咬了下唇道:“娘,我们不送束脩,我们就说,送欢儿过去住些日子,陪表弟……

  不,陪他尘妹妹玩,我也不指望欢儿真考上举人什么的,就是能在黎家,跟着学些字,学些本事,就知足了。”

  李武氏的眉头一挑,点头道:“这,倒是个法子,欢儿的性子好,到时候得了黎老太爷的欢喜,愿意留他下来,那就是最好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