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本尊是饭桶!

更新时间:2018-10-19 14:09:57 作者:天狗月炎 字数:2345

第二日一大早的,黎尘便醒了,醒来之后,自己下了地,出了门,还直接跑去了厨房,对着看着她自己跑过来满脸欢喜的李氏又是一句:本尊饿了要吃肉,

  李氏刚犹豫了一下,她便张嘴便哭,这次可不是那种翻着眼白的干嚎了,而是拿着一对黑漆漆亮晶晶怎么看怎么天真可爱的眼珠看着李氏,眼泪珠子吧嗒吧嗒的连成线般的掉。

  看得正好进来的黎老夫人那心啊,痛的是一阵阵的抽,立时掏了银钱出来,喊黎璟桦黎璟桦去买肉,而且还特意吩咐了多买点,买十斤肉回来,让可怜的娃(黎尘)吃个够。

  想到昨天晚上,黎老夫人还特意加了一句,也多买点别的菜,豆腐啊白菜什么的都多买点。

  黎璟桦应了一声,带着钱出门去买了一堆的菜回来。

  李氏煮了一大碗面条,再盖了四个荷包蛋,先让黎尘吃了,等黎璟桦买了菜回来便立时动手,切了五斤肉,整治了一桌子的菜出来。

  大穗国一般的正餐是两顿,当然,这有钱的大户人家是会在早上准备各种小点,在下午或者晚上也加点小点夜宵什么的来加餐,但平常人家里,除了起得早的重劳力者,会在早上煮点粥什么的填下肚子,其余的一般都是吃两顿。

  黎家就是没有重劳力者的平常人家,一日只吃两顿,而且一般是第一顿简单一些,晚边那顿丰盛一些。

  今儿这第一顿就吃肉,还是这么多的肉!黎昊炙是闻着肉香流着口水的就跑了出来,连黎老太爷也笑呵呵的走出来,走到了刚吃完一大盆面条的黎尘身边,拿着帕子低头给她擦唇边的汤汁。

  他还对跟着出来的黎昊然道:“你妹妹啊,昨天肯定是刚醒,所以还什么都不懂,也是,她都睡了六年了,一直喝的白粥,这一下胃口好是自然的,你们可要好好疼她。”

  黎昊然轻轻点点头,伸手,将黎老太爷没有擦到的地方,替黎尘擦干净。

  黎老太爷很是欣慰的站起了身,道:“这样才好这样才好,一家子和和睦睦的,守望相助才好。”

  黎老太爷的这个欣慰,又只持续了三分钟。

  饭菜上桌之后,黎尘再次第一个窜上了桌,风卷残云般的,将桌上所有的菜给吃了个干净,吃完,便自己跑回去小屋睡觉去了。

  好在李氏特意的多煮了一些米,这饭还剩了一些,而且有一个豆腐汤还没有来得及上,一家子就着那盆子汤吃了饭。

  吃完之后,黎老太爷还安慰自己,黎尘睡了六年,这也怪不得她。

  可是,这日晚间,醒来之后就直奔着饭桌而来的黎尘再次的,将那五斤肉连同满桌子的菜,这次是连饭也给吃了个干干净净,让一家子人只能捧着几个芋头就着新煮的面条勉强填了下肚子。

  黎老太爷再是豁达,也是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而黎老夫人则是眉间都被愁出了一道褶子,由川字眉间浅纹,变成了四条深河流。

  回到屋子里,黎老夫人就开始叹气了:“老爷啊,这尘丫头只怕是天生的饭量大,可,可这一天,就吃掉了我们家大半个月的饭钱,这,这,这么吃下去,可怎么得了啊!”

  这黎家是两浙路首屈一指的望族,嫡系本家那是富得流油,钟鸣鼎食的过着,但是旁系的旁系再旁系,可就没有那么好的日子过了。

  这旁了几代之后,到黎老太爷父亲手上,便只有上合镇外头的八十亩薄田,加这个院子的家产了。

  好在从黎老太爷的父亲那里,他们家就是单传,这八十亩薄田和这个院子倒是一直保持了下来。

  再加上,虽然从黎老太爷的父亲开始,连着四代都是只考了个秀才,连举人都没有考上,但却个个都是整个两浙路都有盛名的才子名士,这除了秀才功名朝廷给与的补贴之外,也经常有大户人家请了他们家的人去教学。

  算起来,一年倒是也有百多贯的收入。

  而这薄田,黎家便让那些佃户直接以粮食交租,一年所得,除了自家吃用还可以换些粮油等物。

  在李氏刚嫁进来的时候,黎家家境还可以说是比较富裕,还有余钱供黎老太爷和黎老爷出去应酬喝酒,偶尔还能买点字画古籍等物。

  只是李氏这四个孩子一生,再加上李氏自己带过来了一个陪房不说,为了照顾黎尘,又专门买了一个小丫头,这家里的人口一下多了,吃饭穿衣样样都要钱,再加上笔墨纸砚和书本的钱。

  这一年的收入,就变成了刚刚够用而已。

  为此,他们家顶着个书香门第,名门望族的黎家称号,其实五天才能吃一次肉,还是两斤肉,全家人吃。

  现在可好,黎尘这是餐餐都要肉,还五斤的肉都一次性的给吃掉!别说肉,连那豆腐白菜酸菜汤,都给吃得一干二净,还用舌头将盘底的汤汁给舔干净了!

  连米,她一个人都吃掉了全家人的量!

  这要再这么吃下去,不要一个月,家里的饭钱就得给她一个人全部吃光了。

  可若是说不给她吃……

  想着黎尘用那黑漆漆纯洁无瑕的眼睛看着自己,想着她委屈得吧嗒吧嗒掉眼泪的模样,再想想前面六年那小小的一团无知无觉的只会吃和睡的样子。

  别说这最便宜的猪肉,便是那一贯一斤的羊肉,若是她要吃,黎老夫人觉得自己也是不忍心说不的。

  可是……这是真吃不起啊……

  黎老夫人和黎老太爷相对叹气的时候,李氏将黎璟桦也拉进了屋子里,从自己的首饰盒子里,拿出了一张面值一百贯的交子。

  黎璟桦一看,头便摇得跟拨浪鼓一般的,低声道:“这可使不得,这是你的嫁妆银子!咱们原来就说好了的,你的嫁妆钱,我们不动!”

  李氏将交子放到了黎璟桦的手里,低声道:“这个时候,你还分什么你我,尘儿这么会吃,家里的银钱那里够她这么吃?但是,夫君,尘儿,尘儿她……”

  说到后面,李氏低声哽咽,有些说不出话来。

  黎璟桦轻叹了一口气,轻抚着李氏的后背替她舒气,轻声道:“我知道,我也是不忍,我们的尘儿,当年好不容易保住一条命,却是成了痴儿,现在,她总算是醒了,便是家里都被她吃空了,那又怎样呢,你放心,祖父祖母必然也是如此想法。”

  “虽是这么个说法,但是家里的情况你我也都知道,再过两日,你就要去府城参加乡试,就算再省,这几十贯的钱总得要拿出来的,再加上年底,不管中还是不中,你总要走动走动一些关系,这哪样不是要银钱的……”

  李氏轻叹了一口气,推了下黎璟桦拿着交子的手,低声道:“你拿去给老太太吧,就说,这些,先尽着这几个月用,尘儿的饭钱,不用担心,我们的尘儿好不容易醒了,不过就是想吃肉,我,我一定会想到法子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