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在试探三郎

更新时间:2018-11-20 20:27:02 作者:南窗下 字数:1273

肃亲王世子和静安郡主,他们是一起回来了。

  女人的直觉,让我隐隐约约地嗅到了这背后的目的。

  他的身份尊贵,休掉了一个原配。

  这个位置就空出来了,总有人虎视眈眈。

  他已经二十八了,别的男子在这个年纪早就有妻有子。

  如今,他膝下空虚,静安郡主不会坐视不理的。

  先是吴氏,总会有其他的陈氏、李氏、张氏、何氏顶上来。

  前头的吴氏是个摆设,有名无实,后面的呢?

  李蓁蓁是最好的选择,身份尊贵,又倾心于三郎。

  表哥表妹,青梅竹马,亲上加亲。

  我曾经是个最上不得台面的娼妓,永远都无法光明正大地站在他的身侧。

  没有资格抢,也没有能力抢。

  不得不承认,我真是又贱又矫情。

  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没想到却来的这么快。

  不能够再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子里。

  眼下,摆在面前的无非就是两个选择。

  一就是留在程府,看着他娶妻生子,夫荣妻贵,子孙绕膝。

  我只能在壁上观,就算我硬扛着不加入他的妻妾大军,照我喝汤药的量和他日夜耕耘的劲头,迟早得怀上。生了子嗣,悲剧才是真正的开场。

  二就是走。

  太痛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娶别人,我会痛死的。

  所以,其实也没什么好选的。

  我要走。

  可是,他这人素来霸道,之前提过一次他不让我走,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同意放我走。

  晚上,他回到清晖院的时候,面上无异。

  只是话少了很多。

  “三郎,颐和郡主真是貌美心善、温柔可人的妙人啊。”我想了下,睁着眼睛说瞎话:“她与我说话三句不离三郎你,很是心悦于你。”

  三郎面色有些尴尬,不咸不淡地“嗯”了下。

  我思量再三,问:“三郎,今日肃亲王世子是不是来议亲了?”

  他猛地抬头,凤眸紧紧盯着我:“你怎么知道?!”

  “你跑去打听消息了?”他面露不悦。

  “我对天发誓,没有出去打听消息,这些都是我猜的。“我解释道:“郡主身份尊贵又等了你这么多年,如此深情的女子着实难得,可遇不可求啊。”

  他看我没有露出什么妒忌的意思,稍微松了下来。

  “这事情很突然,我一直把蓁蓁当成妹妹,非常疼爱她,可是从来没想过要娶她为妻。可是母亲和父亲非常满意蓁蓁,舅舅也是自小看着我长大的,这桩婚事大家都很满意,而我的确是需要有个正妻。”

  ““三郎,你和郡主成婚后要怎么处置我?”我睁着双眼一脸迷惘。

  “处置?你好好地待在清晖院就好了。若你想要个名分的话,我可以抬你做妾,马上就可以派程安去上籍。”他有些疑惑,以为是我终于想明白要什么了。

  我这样的身份,能进高门大户给皇亲国戚做妾,简直就是上辈子烧了高香。

  但,我不想做妾,我的母亲就是前车之鉴,多么安分守己的一个人,最后落的却是个令人唏嘘的下场。

  我不能重蹈覆辙。我没有信心在女人的争斗中胜出,耗尽青春,最后变得面目狰狞。

  “三郎,你放我走吧。”我终于说出口:“郡主和你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分享丈夫。我横在你们中间就是根刺,她会不舒服的。”

  他的呼吸沉重起来,深邃的眸子漆黑如墨,瞳孔中好似有火苗在烧。

  “你说什么?!”

  “原来你套了半天话,并不关心我是不是娶蓁蓁,而是为了让我放你走。”三郎的面色越来越冷,“我对你极尽宠爱,你居然想走?!”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这句话,我突然间感觉好冷。

  果不其然,他接下去的那句话,让我从心里开始,瞬间冰凉,眨眼间传遍全身。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