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拜师求学路

更新时间:2018-11-22 17:21:00 作者:南窗下 字数:1256

最近,我盯上了刘大夫。

  刘大夫本名刘鹤,来闻名天下的神农谷。

  神农谷取自神农尝百草的典故,你一听就知道这是个医者圣地,集中了天下最强的医者。

  听说里面满是奇花异草、珍禽异兽。

  当然,这些都是传说。

  神农谷是一个神秘的存在,非谷中人不能入内。

  而出谷的人,也不得泄露任何有关神农谷的信息,否则谷里的人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灭掉你。

  刘大夫在一次出游河西途中被山匪袭击,因缘际会下被三郎救下,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决定留在程府十年报恩。

  他的医术神乎其技,而且为人狂放不羁,说话非常直白刻薄,很多人都受不了。

  我却很是欣赏,直白的人最没有心眼。

  我病好了以后跟三郎提过,去他那处学习医术,打发时间。

  他看我身体总是不好,学学医术倒是不妨事,就同意了。

  而他这人是个医痴,丸药、膏方、针灸无一不精。

  谈起医术滔滔不绝,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刘大夫孑然一身,早就娶了医术为妻。

  他医术精湛,人品又好,我决定拜他为师。

  他跟我投缘,就择日不如撞日,收了我为徒。

  喝过拜师茶后,我们师徒倆就开始钻进青庐里一个学、一个叫。

  不得不提一下,师傅可比我以前遇到的那些教习先生严厉多了。

  先扔了一本《百草集注》和《千金方》回去先背熟。

  然后天天考、时时考、刻刻考。

  从草药开始,要熟悉它们的形、味、色、药性。

  到丹药配方,炼制方法,药效。

  这些基础知识要烂熟于心。

  但凡我弄错了一个地方,他就会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跳过来往我头上赏一个爆栗子。

  “医术不得有半点闪失,人命攸关,一点都不能马虎!”

  刚开始我天天都捂着脑袋回清晖院。

  号脉这事需要大量的实践,目前没有条件,也就暂且搁置。

  之后,就是选科。

  他总说:“医道博大精深,类目繁多,一个人终其一生也未必将其中一门学完。”

  师傅说他最擅长的一手不是医术,而是易容和制毒。

  易容和制毒,这简直是女子最棒的防身武器啊。

  可惜在程府里,这些他最得意的本领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他想了想也是,这两个对于我来说最实用:你这张脸只会给你招麻烦!是必须要要学学防身自保之术。”

  难得遇上了我这么个知音。

  技痒难耐,就开始一五一十地教起我来。

  从拜师那天起,刘大夫的青庐就没消停过。

  一会儿丹药炸了,一会儿膏方糊了。一会儿不小心吸到毒烟……

  就差把师傅的青庐给烧了。

  忍冬她们看着都心惊肉跳的。

  每次陪我来青庐我都让她们远远地躲着。

  我跟着他瞎捣鼓,学了点皮毛,倒是够用。

  因为我喜欢往府外跑,但是这张脸实在容易招惹麻烦。

  师傅就教我调制了一种药水,涂上后七天不褪,原本如玉的肌肤马上就会蜡黄蜡黄的,唇色灰败,整个人失去光彩就像个痨症病人似的。

  最厉害的是师傅做的假喉结,往脖子上一贴,足以以假乱真。

  不过我年纪尚小,穿男装看上去也不过是个没开长的小男孩,暂时用不到这个东西。

  再用特制的毁容笔点上麻子、贴个痦子就齐活了。想点哪里就点哪里了,简直完美。

  霹雳弹、迷魂烟这些东西更是没少学。

  人只要用心学,什么东西都能学得会,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我一直都是好学生。

  不说青出于蓝,但至少不会给师傅丢脸。

  有时候还会创新下,在霹雳弹里加点辣椒粉、痒痒粉、肿脸粉之类的东西。

  在青庐的日子真是如流水一般,轻松又惬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